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5章 见微知着
    可惜的是,杜飞扬现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研究火药武器也没什么用处,只要能衣食无忧妻妾成群,他就心满意足了,用不着操心那些天下大势。如果杜飞扬有朝一日身居高位,他自然要想方设法让火药武器出现在战场上,让不可一世的契丹铁骑闻风丧胆,再也不敢踏足中原。

    “哦”了一声,柴荣还是头一回听到这种观点,他不由得眉毛一挑,对此很有些好奇,“那么,对于你所说的武器,不知贤弟你有何高见?愿闻其详……”

    “这个嘛……在下其实也只是略知一二,例如,军队中使用的投石车,我们可以进行改进,还有弓弩,也都可以在便于单兵使用和射程上提高许多!不过,在下这也只是纸上谈兵,因为这绝不是我们说说而已的事情,那需要很多精工巧匠为此进行努力才行。”杜飞扬不动声色地解释着,作为一个穿越者,他有着古人无法企及的丰富见识和科技常识,所以,他对自己真正的来历一直讳莫如深。

    杜飞扬当然知道后来的八牛弩和神臂弓,那都是冷兵器时代的大杀器,这都需要很多能工巧匠才能造出来,蒙古人使用的攻城利器“回回炮”,其实也只不过是在投石机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和创新,这才变得威力更加强大。如果有了这些武器,还有必要怕契丹人么?至于威力惊人的火药武器,那就跟不必说了。

    可是,杜飞扬不想对任何人说太多话,因为言多必失,即便是面对柴荣,他也不想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穿越到这里之后,杜飞扬已经打听过,这个世界的情况与自己所知道的历史大体上没有什么不同。他甚至想过,穿越者所能影响的只可能是局部,不会影响到大的历史趋势,但如果有人先于自己穿越到这个时代,并且对这个世界有了一定的影响,甚至改变了一些历史事件的发展,改变了一些历史人物的命运,那么历史又将如何演变?

    快到狼山的时候,杜飞扬提议先派几个人去打探那些山贼的情况,得到的汇报是,天雄节度使杜重威派将领刘延翰到边境一带买马,孙方简的手下抓住了他,却把他献给了契丹人,好在刘延翰福大命大,杀了几个契丹人之后才逃了回来。

    杜飞扬提醒王丹玉:“孙方简利欲熏心,鼠首两端,反复无常,他绝不是可靠的人,对他一定要加倍小心,我们不妨先派人给他送些钱财,就算是买路钱了,以后,我们还可以建议官府用高官厚禄来利诱孙方简,免得那些山贼投靠契丹人。”

    王丹玉点头应允,当即就派王福禄带上三个家丁,携带几袋子钱币和一些从武遂城买来的草原特产,先去狼山上打点一番,免得商队回去的路上再横生枝节。

    杜飞扬又对柴荣提议:“目前,中原有很多地区遭遇了十年不遇的大饥荒,民不聊生,孙方简很有可能暗中勾结契丹人,如果契丹人悍然入侵,他甚至会给契丹人带路……柴衙内,请转告郭将军,朝廷应该为契丹人的入侵可能作好准备。”

    柴荣也是深以为然,他对杜飞扬更加敬佩了几分,杜飞扬小小年纪就这么有远见卓识,能够见微知着,看样子,对于孙方简为首的那些山贼,务必要尽快招安才好,否则,一旦他们投靠了契丹人,对于朝廷将会极为不利。

    到了王家庄的时候,正是午后时分,王丹玉盛情邀请柴荣来府上做客,柴荣却婉言谢绝,王丹玉便将此行的收益分出来一部分给了柴荣,柴荣大大方方地笑纳了,双方此行的合作很顺利,柴荣只是有些惋惜,未能招揽杜飞扬这样的人才。

    临别之际,柴荣轻轻叹了口气,道:“愚兄常听义父提起,我们的军队正是用人之际,那些可恨的契丹人常常越过边界来‘打草谷’,掳掠中原的妇孺,抢夺汉人的粮食……从古至今,北方草原的鞑子就是如同强盗一般,那些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他们民风彪悍,为了一口吃的就能与别人拼命。他们是马背上的民族,靠骑射或者狩猎为生,他们当然要比训练有素的中原士兵还要擅长骑射。”

    杜飞扬肃然道:“说起来,还不是因为中原的繁华富庶让那些游牧民族垂涎三尺,其实,即使契丹人灭亡,还会有别的蛮族取而代之。我们中原的军队向来缺少战马,守城抗敌容易,可是,要想追击歼灭契丹人的骑兵,只靠步兵的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契丹骑兵的四条腿?所以,那些来自北方草原苦寒之地的契丹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着实令人头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果有那么一天,打仗再也不是靠着个人武力或者弓弩骑射决定胜负,而是依靠财力和武器,我们中原人就能一统天下了。”

    柴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杜飞扬时常会有独到的见解,他如今已经完全习惯了,他望向北方茫茫的天际,感叹道:“是啊,自从前唐被朱温灭亡之后,天下间四分五裂,北方草原的契丹人却越来越强盛起来,或许,他们的气数也快到头了。假以时日,只要有些英雄人物趁机崛起,一统天下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飞扬,这块腰牌,你且收下来,如果你将来有事情需要帮忙,可以拿着这块腰牌去河东找我的义父,有了这块腰牌,你在河东会畅行无阻的,没有人会拦着你。”

    说完,柴荣将一块白色腰牌塞到了杜飞扬的手里,杜飞扬迟疑了一下,还是收下了这块腰牌,既然柴荣盛情难却,他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是,柴荣便与商队众人从此分道扬镳,看着柴荣渐渐远去,王丹玉终于松了一口气,杜飞扬最终还是留下来了,她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