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42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杜飞扬转念一想,这些话倒是难以反驳,便淡淡的道:“在下虽然不太精通财务,可是……这瓷器的价格是可以浮动的,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但是我很难理解,既然你们明知瓷器的卖价已经低了许多,为什么一下子卖出了那么多?”

    杜飞扬虽然没学过会计学,却也知道即使把瓷器清仓甩卖,甩卖的瓷器也只占所售全部瓷器的一小部分,王家又没到破产的地步,没必要甩卖那么多瓷器。

    许志辰有点不耐烦了,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杜管事,你来定州的时间并不长,或许你不知道定州前两年是什么情况,有很多人就是这样,我们不大幅度降价,他们绝不会买,他们总觉得我们的价格还能继续降,哎……要不是这些人狠狠地杀价,我们哪能把瓷器卖那么低的价钱?我们也不忍心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希望杜管事能理解我们的难处。”

    杜飞扬深知许志辰地位卑微,有些内幕未必知情,便淡淡一笑道:“小许,照你这么说,可以使资金快速回笼,可是……一旦那些顾客被惯出了毛病,以后总是跟你们讨价还价,你们还能卖出高价么?到那时怎么办?相反,如果我们始终不降价,顾客们就会以为我们的产品都是高质量的,长此以往,就会形成我们的品牌……我认为品牌是最重要的,要想发展成百年老店,必须要有自己的品牌!”

    许志辰听得云山雾罩,杜飞扬这番话包含了一些后世里的商业准则,这是他一时间很难理解的,可是,其中的一些要点,例如品牌,他还是大致听明白了。

    “杜管事,您也可以来做我们店里的管事,如果有您指点,我们这个店铺将来或许能够成为百年老店,不知您意下如何?”许志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杜飞扬听出了许志辰的话里多少有些嘲讽的味道,但他却不以为意,反而报以微微一笑,把眉梢一扬,昂首挺胸道:“在下也只是就事论事……不过,如果你们真的有这个需求,你们不妨去对家主提一提,只要家主任命,杜某在所不辞。”

    守住店堂里的俞掌柜似乎是听见了库房里两人的几句对话,他步履匆匆地走了进来,瞥了一眼杜飞扬手中的账簿,面带诧异地问道:“怎么了?杜管事,请问你有何指教?”

    不等杜飞扬说话,许志辰便抢先说道:“掌柜的,我们为了东家尽心尽力,杜管事却对我们的经营方式有些异议……您瞧瞧,那一阵子,为了钱财快速回流,我们大幅度降价销售,东家也是同意了的,可是,杜管事现在却对此颇有微词呢。”

    “哦,原来你们是在这方面有些分歧,呵呵,这个可以理解……杜管事,你不曾做过店铺的掌柜,自然不知店铺经营的灵活之处,按规矩,那么做着实有些不妥,不过,这两年的瓷器买卖很不景气,这也是权宜之计。俞某做这一行已经有很多年了,这点事还能做不好么?更何况,那时候,家主对此也并无异议……”

    “俞掌柜的,也许您说的有几分道理。如果我站在您的位置上,说不定我也会那么做,可是,在下既然接了这个差事,就应该尽职尽责,我当然要查一些不合乎常理的事情……所以,还请俞掌柜的体谅一下杜某的难处。”杜飞扬不卑不亢地与俞掌柜周旋,他并未因为俞掌柜是少夫人的兄长就有所忌惮,反正他也没打算在王家大院里干一辈子。

    一见杜飞扬的态度这般强硬,俞慕文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果真是后生可畏啊,这个年轻的管事到底有什么背景,居然敢对自己这么说话?真是岂有此理!

    杜飞扬指着那账簿道:“无论卖什么货物,低价收高价卖卖,这都是不成文的规矩,这瓷器铺开了已经这么多年了,要想把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甚至成为百年老店,这个规矩就必须遵守。在个别时候来个低价促销也未尝不可,可是,我们总不能低价倾销啊,那我们岂不是亏了?又不是到了面临破产的极端时刻。”

    “那么,依杜管事之意,我们应该怎么做?”俞掌柜的黑着脸,心情颇为不悦,这小子居然敢跟自己讲道理,果真是年少轻狂得很。

    杜飞扬笑得像个人畜无害的少年,说出的话却如同斩钉截铁一般:“不是根据谁的意思,而是按照生意上的规矩,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能低价倾销货物!”

    俞掌柜压抑着心中的不满,冷冷地质问道:“杜管事,俞某打理这家瓷器铺多年,在那本帐目上,是否有弄虚作假的地方?”说话间,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在下没发现。”杜飞扬淡淡一笑,他是第一次盘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自然很难发现有做假账的证据,实际上,那时候的账簿采用的是单式记账法,也就是所谓的流水账,即便是到了宋代时,也仍然沿用此法,他并不熟悉。

    俞慕文冷哼一声,拂袖离开,回到了店堂里,他显然是对杜飞扬很有意见。

    杜飞扬看在眼里却不动怒,而是依然面带笑容,他不想再逗留在瓷器铺里,那只会更加尴尬,只好告辞离开。俞慕文也不搭理杜飞扬,只是端坐在那里喝茶。

    眼见着杜飞扬受了冷落,杨再兴也觉得忿忿不平,但他对于做生意一无所知,一时间却帮不上腔,只能暗自生闷气,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倒是许志辰打了个圆场,他把杜飞扬送出门去,满脸赔笑地劝解道:“杜管事,俞掌柜的就是这个脾气,您不要往心里去……其实,俞掌柜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他可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东家对他向来是非常倚重的。有俞掌柜的在这里坐镇,东家还能不放心?现在,俞掌柜正在气头上,但他性情宽厚,估计过几天,他也就把这事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