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48章 金风玉露
    杜飞扬一时间有些尴尬,眼见不远处有个假山,他便打了个哈哈:“大小姐,你肯定累了吧,我们在这里歇一歇如何?”说完,他就走到一块青石旁坐了下去。

    王丹玉冲着杜飞扬的背影皱了皱眉,她虽然有些不情愿,却还是走了过去。杜飞扬掏出手帕,把一块看起来很干净的青石仔细地擦了擦,王丹玉便坐了下来。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杜飞扬若无其事地念起了几句宋词,那是宋人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里面的词句。不过,杜飞扬特意略去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句词,因为这句词其实更适合作为异地恋的安慰,并不适合此时此刻的场景。

    这几句诗词就有些表白的意味了,王丹玉好歹也是识文断字的小家碧玉,她当然能听懂这几句诗词中暗含的深意,而这种若有意若无意的暗示,又出自这个时代中本不应该出现的宋词,不过,毕竟杜飞扬说得很含蓄,王丹玉又不好说些什么。

    王丹玉反而更加惊讶,杜飞扬居然这么才华横溢,这是他为自己写的用来表情达意的诗么?可是,这几句诗的格式似乎很奇怪呢,与她曾经听过的那些耳熟能详的唐诗完全不一样……想到这里,王丹玉禁不住俏脸发热,心中有如鹿撞,但她却并不说话,只当是不知道杜飞扬在说些什么。

    杜飞扬见王丹玉默然不语,又试探着问道:“明天,你还来这里练剑么?”

    王丹玉迟疑了一下方道:“明天……我恐怕不会来了,爹爹吩咐我做一些事情,你也知道,家里的事情很多,爹爹一个人忙不过来,二弟他又难当重任……”

    “哦……”杜飞扬心中自然有些失望,但是他也知道王丹玉所言非虚,这也真是难为她了,她的弟弟是个败家子,她一个弱女子却要承担起整个家族的重任。

    杜飞扬想起几日前自己婉拒了王光炎招自己入赘的想法,心中不由得有几分后悔,只是,那些说出去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他深深地望了王丹玉一眼,一丝歉疚顿时涌上心头。

    杜飞扬心中忽然一动,从怀中摸出来一个精致的戒指,那是他在定州城里买的银戒指,那天,他与杨再兴一起去集市上采买,杨再兴给王雪儿买了些首饰,他自己则是买了个银戒指,他把银戒指捏在手里看了看,在阳光折射下,那个银戒指闪闪放光,优雅而又不失贵气。

    “这个银戒指是我几天前在城里的集市上买的,当时,我只觉得这个银戒指很讨人喜欢,所以就买下来了……我一个单身汉也用不到它,我想作为礼物送给大小姐,希望你能笑纳。”杜飞扬鼓起勇气说出了这些话,说话间,他观察着王丹玉的表情,生怕被她拒绝。即便是今生他与王丹玉注定无缘,也能留做个念想。

    王丹玉俏脸一红,连忙摆手:“使不得,无缘无故的,人家怎能收下你的礼物……这个戒指看起来很贵重呢,你,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这个戒指其实不是很贵重的,”杜飞扬忙解释道:“这戒指只是镀银的,只是看起来还算精致,你想想,在定州这样的小地方里,还能有真正贵重的宝贝么?”

    王丹玉还要婉拒,杜飞扬却把那银戒指往她的手心里一塞,笑道:“当官的还不打送礼的呢,这也是在下的一点心意……以后,只怕很难再有机会见到大小姐练剑了。这件小礼物,就请你收下吧,好么?练武的人,何必那么拘泥小节?”

    王丹玉见杜飞扬这般诚恳,只觉得盛情难却,一时间很是难为情,便支支吾吾道:“可是……这,人家不方便戴上的……”

    杜飞扬见王丹玉终于还是收下了这个银戒指,禁不住面有得色,又得寸进尺地催促道:“戴上个戒指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是练武的女孩子,就应该豪爽些才好,别再扭扭捏捏的了,正好我还在这儿,赶紧把这戒指戴上去给我看一眼吧。”

    王丹玉听了杜飞扬的话,俏脸更加发红了,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她那双美眸中眼波流转,似乎是犹豫了一下,嗔怒地白了杜飞扬一眼,又紧紧地咬了咬嘴唇,羞涩地摇了摇头。

    “这个,不行的,人家真的不能戴上……练武的女子又能如何?人家在家里还是要循规蹈矩的,要是让我爹看到了,我该如何解释才好呀?很多人都会在背后说闲话的……你,你就不要再为难人家了……”说话间,王丹玉嘟起了小嘴。

    杜飞扬并不甘心就这么半途而废,他也知道王丹玉对自己有些好感,可是,这些古代的女子终究有很多约束,讲究的是三从四德,那都是被封建社会给害的。

    杜飞扬轻叹一声,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起来,道:“这样吧,既然大小姐不好意思戴上这个戒指,那我就给你戴上,就算是你回去之后立刻就把这戒指摘下来,甚至把这戒指扔掉,在下也不在乎了,你看怎么样?来来来,大小姐,你就不要再客气了。”

    事不宜迟,杜飞扬不容王丹玉分说,一手握住她那白皙纤细而又温热的左手,另一只手就将那个银光闪闪的戒指戴在了她左手的中指上,王丹玉不由得呆住了!

    古代那时候,讲究的是男女授受不亲,虽然王丹玉自幼习武,性格爽快,不像寻常的小家碧玉那般忸忸怩怩,但她一时间却也禁不住惊诧莫名,她万万没想到杜飞扬居然这般胆大包天,就这么肆无忌惮地把那戒指套在了自己的手上……

    “你……你怎么可以这般……你让我如何是好呢?”王丹玉看着自己手指上的银戒指,禁不住心潮澎湃,她只觉得这个戒指很沉重,那是一颗沉甸甸的心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