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53章 心无旁骛
    王丹玉听母亲宋氏说,父亲曾经在私下里对母亲说过,只要杜飞扬愿意入赘,王家便会大操大办,用一场隆重的婚礼来庆贺一番,王丹玉多日来的苦闷这才一扫而空。

    今日,如夫人房月媚提议家人们先聚一聚,商议一些细节,王丹玉立即欣然应允,几天之后第一次踏出了自己的闺房。

    王丹玉领着杜飞扬刚刚来到亭子之外,俞慕华便笑吟吟地迎了上来:“丹玉,杜管事,来来来,你们快点入座吧……就等着你们呢。”

    俞慕华穿着一袭浅绿色的翠罗衣,宽袖对襟的纱罗衫,袖宽达到了四尺以上。下着一件白色曳地长裙,乌黑的秀发盘成双缨髻,上面还有一枝精致的金步摇。这种发髻很流行,五代那时,很多大户人家的妇女都是这种发型,后来一直延续到了宋代。

    杜飞扬心中有着王丹玉,虽然有俞慕华这般美色当前,他却心无旁骛,他的目光并没有在俞慕华的身上停留片刻,他的表情也始终泰然自若。

    王丹玉见杜飞扬这般非礼勿视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好笑:“这冤家,若说他是个正人君子,他却敢在四下无人时硬要给人家戴上戒指,若说他是个登徒子,有嫂嫂这么美貌的女子当前,他却似乎无动于衷,莫非他的心里当真只有自己?那样才不枉人家待他的一片心意……”

    一念及此,王丹玉的心里美滋滋的,嘴角更是流露出一丝甜蜜的笑意。

    “飞扬,你终于来了,快快坐下,先喝杯茶。”王光炎端坐在桌旁,笑吟吟地对杜飞扬招了招手。

    杜飞扬淡淡一笑,几日不见,这老家伙似乎更加苍老了几分,奇怪的是,他今天倒是很热情,就连对自己的称呼都改了,且看看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杜飞扬对王光炎施了个了礼,等如夫人房月媚、少夫人俞慕华和王丹玉等人都相继落了座,他这才在下首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杜管事文武双全,精明能干,当真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假以时日,必定会有一番作为。”俞慕华笑语盈盈地夸赞杜飞扬,说话间,她又若有意若无意地瞥了一眼王丹玉,将王丹玉美目中暗含的深情都收进了眼底。

    “少夫人过奖了,实在是不敢当……对了,少夫人需要的那些东西,在下已经让胡世维给您送去了。”杜飞扬装出一副虚怀若谷的样子,笑道:“区区在下只是个下人,当不起老爷的宴请,但是既然老爷有吩咐,在下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王光炎摆了摆手:“飞扬啊,今日,你不必拘泥小节,也不必有何顾忌……”

    宋氏一言不发,仍然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但她却在暗自打量着杜飞扬。

    众人寒暄了片刻,只差王三石一个人了,他却迟迟未到,王光炎不由得有些急了,便询问王丹玉:“玉儿,三石怎么还不来呀?”

    王丹玉答道:“三石刚刚接手瓷器生意,听说,这两天他正商议着再派商队去武遂城的事情……或许他晚些时间就能过来,孩儿已经让小逸又去催促他了。”

    “我们先聊着,再等他一会儿吧。”王光炎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不悦,他也知道王三石对杜飞扬一直有些成见,既然杜飞扬也被邀请来,王三石当然很不开心。

    杜飞扬心中思忖,此刻的饮宴,在场的都是王光炎一家子,却只有自己一个外人,真是怪了……王光炎这分明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他到底是什么想法呢……?

    房月媚莞尔一笑,问道:“杜管事,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哦,没什么……”杜飞扬连忙敷衍道:“我在想,城里的很多人都在讨论着桑维翰被贬职的事情,这件事非同小可,或许,朝廷的高层近期会有很大变动。”

    王光炎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黯然的神色,杜飞扬的话正好点破了他的后顾之忧,他皮笑肉不笑道:“那些闲人在茶余饭后总要讨论这些,朝中高官的升迁和贬职都是他们闲来无事的谈资,我们是商人,不必在乎那些,只管多多赚钱就是了。”

    此言一出,宋氏却是脸色一变,她当然是有苦自知,也知道王光炎这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但她依然默然不语,只是为王光炎斟了一杯茶,以此来掩饰着心中的波动。

    这显然是上好的茶叶,茶水的芳香迅速沁入鼻息,王光炎对宋氏笑了笑,还是夫人真正体贴自己,虽然他在床第之间被如夫人迷得神魂颠倒,可是一旦王家大难临头,恐怕只有夫人宋氏才可能会与自己甘苦与共。

    王丹玉却大发感慨:“今年真是多事之秋,内有重臣争权夺利,外有异族虎视眈眈……爹爹,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女儿在武遂城的时候就感觉到,那些契丹人早晚还要来打草谷,杜管事说得对,应该未雨绸缪,方能保得我王家的周全。”

    听了王丹玉的话,房月媚和俞慕华都不由得有些好奇,两双美目齐齐地向杜飞扬看去,自家大小姐对杜飞扬这么推崇,却不知道杜飞扬到底有什么锦囊妙计。

    杜飞扬微微一笑,开始娓娓道来:“在下以为,契丹人如果再次入侵,绝不会是简单的打草谷而已,当前,朝廷内部动荡不已,我想,契丹人一定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况且,那些狼山上的盗匪又暗地里勾结契丹人,如果他们为契丹人带路,后果不堪设想……以前,官军与契丹人对阵互有胜负,可是,一旦战端再起,以目前官军的实力以及军中将领的人选,恐怕难以言胜。届时,莫说收复燕云十六州,一不小心甚至会有亡国灭种的危机啊,在下绝不是危言耸听!”

    杜飞扬敢于这么说,自然是基于后世里学到的历史知识,也就在这一两年,契丹人就将灭亡后晋,当今皇帝都要携着后妃子女沦为亡国奴,最终客死异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