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62章 恩断义绝
    杜飞扬循声望去,不由得皱了皱眉,王光炎就在身后的不远处,突然经历了丧子之痛,王光炎此刻浑身颤抖,王丹玉则扶着他的胳膊,似乎是生怕他跌倒。

    得到王光炎的吩咐,那些原本畏畏缩缩的家丁们只好发一声喊,硬着头皮冲向了杨再兴,指望着倚多为胜。

    江小逸指挥两个家丁把王三石的尸体抬了过来,王光炎看了一眼那具冰冷的尸体,他那肥胖的身体又晃了晃,显然是深受打击。

    “儿啊……你醒醒,醒醒啊……”王光炎禁不住哽咽起来,他很难相信这一切,白发人送黑发人,自古以来就是人生惨剧,更何况这好歹也是他的亲生儿子。

    江小逸又添油加醋地解说了一番方才发生的事情,当然,对于自己诱骗王雪儿的事情,她是只字未提。

    “可是,王雪儿为什么会死在这里?”王丹玉大惑不解地质问,眼前的江小逸让她忽然感觉很陌生,她总觉得江小逸说的话似乎疑点重重。

    “这个……奴婢也不清楚呀。”江小逸低下头,故意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但她却始终不敢正视王丹玉的目光,因为她的心里有鬼。

    听着江小逸说话,王光炎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他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杀意,他现在已经近乎于歇斯底里了。

    “你们一起上,给我杀了杨再兴,让他给我儿偿命!”王光炎声嘶力竭地咆哮起来。

    “爹,您莫要太伤心了……女儿以为,不妨先让杨再兴安葬了王雪儿,然后再派人去报官,官府一定会公正处理的……”王丹玉劝慰着父亲,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杜飞扬。

    “报官做什么?老夫现在就能做主……你一个女儿家,不要管这么多事情。”王光炎很不耐烦地打断了王丹玉的话。

    王丹玉此刻百感交集,弟弟就这么死于非命,她当然难免有几分伤心,但她仍然保持着理智,常言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弟弟这是自作自受。

    王丹玉更知道杜飞扬和杨再兴情同手足,所以,她很担心杜飞扬为了杨再兴而与自己的父亲反目成仇,那样的话,她该如何自处?原本令她幸福无比的柔情蜜意,难道就要从此变为恩断义绝?

    杜飞扬瞥了一眼王丹玉,禁不住轻叹一声,难掩心中的遗憾,这一刻,他无暇顾及男女私情,既然他将杨再兴召唤到这个时代,他就要带着杨再兴脱离当前的险境,从此开始一段新生活。

    杜飞扬将目光转到王光炎的脸上,看到老家伙这般沮丧的模样,杜飞扬不由得唏嘘不已,谁让他不能教育好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这样的败家子,死不足惜。

    杜飞扬对王光炎拱了拱手,肃然说道:“王老爷子,杨再兴乃是在下的兄弟,他为王雪儿报仇雪恨,情有可原……既然您这么说了,那就别怪在下无礼了。”

    说完,杜飞扬就转过身,要去助杨再兴一臂之力,虽然杨再兴神勇过人,但他扛着王雪儿的尸体,面对众人的围攻,他难免有些吃力,时间拖得越久,对他就越为不利,杜飞扬计议已定,必须带着杨再兴尽快离开王家庄这个是非之地。

    “爹爹,杜管事说得有道理,请您冷静点,暂且放过杨再兴吧……”王丹玉特意把“杜管事”这三个字加了重音,说话间,她又摇了摇父亲的胳膊,她已经失去了弟弟,她不想再看到她的心上人与父亲反目成仇。

    王光炎铁青着脸默然不语,此刻,他的心已经完全被仇恨占据,就算是把杨再兴碎尸万段也难解他的心头之恨,即便是自己女儿的话,他也根本听不进去。

    杜飞扬用火折子点燃一个霹雳弹,扔向了围困着杨再兴的几个家丁,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定瓷罐子的碎片向四处炸裂开来,几个家丁顿时应声倒在了地上,他们全都被炸得浑身是血,一个个连声惨叫,其余的家丁们不明所以,还以为这是老天爷发怒了,吓得纷纷四散开来,再也没有人敢继续与杨再兴缠斗。

    原本就暗自心虚的江小逸吓得魂不附体,她蓦地尖叫了一声,就逃向了远处。

    杨再兴当然知道这是霹雳弹的威力,他曾经亲眼目睹过杜飞扬与宋应星在荒郊野外试验霹雳弹的威力,至于将霹雳弹用在实战之中,这却是第一次,趁着这些家丁们惊惧交加之际,杨再兴拾起一杆无主的铁枪,跟着杜飞扬一起向外冲去。

    “这……这是什么?难道,这是老天爷对我王家的惩罚?”王光炎喃喃自语,看着这令人震撼的一幕,他禁不住心头一沉,自家儿子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爹爹,冤冤相报何时了?那杨再兴是个悍勇过人的亡命之徒,您要是对他们赶尽杀绝,他们也必定会大开杀戒……府中这么多人命,您可要三思而行啊!”

    王丹玉眼尖,方才,她一直在关注着杜飞扬的一举一动,她虽然并不了解霹雳弹的事情,但她却看清楚了,那是杜飞扬的秘密武器,这个小冤家还真是无所不能呢,他居然能搞出这么威力惊人的武器来,要是用在战场上,那可是一种大杀器!

    “老爷,大小姐,你们快闪开吧,这两个逆贼联起手来杀人了……”王福禄一瘸一拐地向王光炎靠近,还不忘装模作样地大声提醒王光炎父女俩逃离现场。

    不过,王福禄的话还没说完,杀气腾腾的杜飞扬就已经追上了他。

    “闭嘴,你这个混蛋,去死吧……”杜飞扬恨恨地咒骂着,用一把无主的钢刀在王福禄的背后狠狠地劈了下去,一刀就砍下了王福禄的头颅,那具无头的尸体顿时砰然倒地,血如泉涌。

    王福禄那颗血淋淋的头颅则在地上滚了几下,直到碰触到王三石的尸体这才停了下来,这主仆二人在黄泉路上继续结伴同行,也好免得彼此寂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