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64章 风尘困顿
    “我们打算去河东投奔郭威将军,在下与郭将军的义子柴荣也算是有些交情……宋先生,你能否与我们一起去河东?我们完全可以干一番大事业,我相信,以你的才华,完全可以在河东军中立足。”杜飞扬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稍作思忖,宋应星便慨然应允:“好……在下愿意与你们一起去河东闯一闯。”

    在宋应星看来,杜飞扬亦师亦友,杜飞扬的一些设想总是能让他耳目一新,无论是火药武器还是高度烈酒,都是在这个时代中遥遥领先的技术,至于制造香水的设想,更是一个令人期待的赚钱生意。所以,宋应星深信不疑,跟着杜飞扬混,自己将来肯定能有所成就!

    杜飞扬等人洗了个澡,都换上了一身宋应星的旧衣衫,看起来都像是落魄文人的模样,只是由于杨再兴身高体壮,那身衣衫有些瘦,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

    这时,宋应星早已准备好了早餐,众人吃过饭之后,宋应星就去私塾辞行了,就说是自己要回老家全力以赴应对科举考试,至于胡世维,则是留在了孟家庄,私塾里恰好需要人做一些杂役,宋应星的人缘很不错,他的推荐还是很管用的。

    离开孟家庄之后,杜飞扬等人就驾着马车向河东方向行去,这一路下来,虽然众人刻意避开了大路,杜飞扬却发现沿途的不少村寨都设有关卡,有官府的胥吏或者当地为了自保而自发组织的乡兵盘查过往行人。

    起初,杜飞扬还以为这是为了缉捕他和杨再兴的缘故,后来,他对几个消息灵通的行商打听,才知道这与他们并无关系,这是因为契丹军队已经进逼边境,皇帝下了诏书,任命天平节度使李守贞为北面行营都部署,率军在边境一带布防。

    因此,但凡是交通要道,都由地方设关卡盘查,以防契丹人的细作混进来。这样一来,杜飞扬等人的行进速度便不得不慢了下来。

    好在杜飞扬有柴荣给他的腰牌,尽管有了这个腰牌,还不足以在河东军营中随意出入,但却可以轻易通过这些关卡,值得庆幸的是,这些关卡也并没有他们的画影图形,更何况他们都已经乔装打扮了一番,就连杜飞扬都戴上了足以乱真的假胡子。所以,他们并不担心会被人轻易地辨别出来,遇到有人盘问,杜飞扬就自称是郭威麾下的幕僚,杨再兴和宋应星都是他的伴当。

    黄昏时分,众人便来到了乌金山下,山下有一座县城,正是晋中的榆次城,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商贾云集的南北集散枢纽,又是以“米面之乡”久负盛名,更是河东重镇太原府的门户。

    这一路风尘困顿,人困马乏,三人商议一番,便决定在榆次城里找个客栈歇息一晚,采买些物品,次日一早再出发直奔太原。杜飞扬在王家庄的时候赚了不少钱,足够他们三人挥霍一阵子的。但饶是如此,杜飞扬还是刻意地保持低调,他找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客栈,挑了一间比较宽敞的上房,三人就住了进去。

    吃过了晚饭,杜飞扬便和宋应星出去采买物品,杨再兴的心情还没有明显好转,他就留在了客栈里。

    此时正是夏季,晚上正是乘凉的好时候,榆次又是个繁华的县城,城里面有许多酒楼、商铺和青楼,街上更是有很多南来北往的商人四处游荡,这里的夜晚比起定州城可是热闹多了。

    杜飞扬却没心思闲逛,买了些食物和衣服之后,他就和宋应星原路返回,这时,在前方不远处的油坊里却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杜飞扬警惕地看了看,并不是有人来捉拿他们,而是有几个汉子与一个彪形大汉起了争执,一言不合,双方竟然动起手来,引得一些人围拢在油坊门外看热闹。

    这时代,中原各地民风彪悍,打架斗殴的事情屡见不鲜,杜飞扬并不想看热闹,便自顾自地继续赶路,他可不想惹那些没必要的麻烦,倒是宋应星对此很感兴趣,他一边走,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些人打架。

    眼看着就要走到那些围在一旁看热闹的人身边,杜飞扬本想绕着走,明天就要出发去太原了,他可不想节外生枝。出乎意料的是,这场以少打多的斗殴却迅速结束了,杜飞扬也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他却不由得大吃一惊。

    那个彪形大汉身材魁梧,面黑如炭,一看就有一身好膂力,可是,居然只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就把对方那五个人全都打倒在地!那五个汉子都被打得连声惨叫,跪地求饶,那彪形大汉却打得一时兴起,他似乎并不愿意就此善罢甘休。

    杜飞扬的眼珠滴溜溜一转,倒是萌生了结识这个彪形大汉的想法,他对宋应星使了个眼色,将采买的东西都递给了宋应星,就上去劝架,其实,他也不想眼看着对方闹出人命来,要是官府介入,四处搜查一番,弄不好会影响到他们三人。

    “哎……诸位兄台,你们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有话好好说,何必动粗呢?”杜飞扬挤过人群,拦在那个彪形大汉身前,笑眯眯地劝解,在这么近的距离,他这才看清楚,此人的年纪并不大,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果真是后生可畏。

    一看有人出来劝架,一个脸颊被打肿了的汉子捂着半边脸,瓮声瓮气地说道:“我们董家油坊是小本生意,这几个月来,战乱四起,黄河也绝了口,我们经营不善,这厮又缺乏做事的经验,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辞退他,可是,他却动手打人,我的牙都被打掉了几颗……你们评评理啊,他这么粗鲁,与强盗有什么区别?”

    “这小子蛮不讲理,是他先动手的,哎呦……疼死我了,我们这就要去看郎中,姓郑的小子,你赶紧给我们出钱!”另一个被打成乌眼青的汉子也开始诉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