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73章 此一时彼一时
    杜飞扬拱了拱手,便一针见血地说出了自己的建议:“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些异族人向来畏威而不怀德,吐谷浑人虽然曾经与我军并肩作战,但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如今,吐谷浑人暗中勾结契丹人,居心叵测,指望他们有所悔改是不切实际的,如果契丹人大举入侵,一旦吐谷浑人作为内应,使得河东后院起火,我们岂不是腹背受敌?所以,在下以为,攘外必先安内,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尽快剪除那些心怀异志的吐谷浑人,才能确保河东安然无恙。”

    “攘外必先安内?嗯……杜贤侄言之有理。”刘知远点了点头,杜飞扬这番话倒是很合他的心意,虽然他不识字,但他还是大致听懂了杜飞扬表达的意思。

    “这样做倒是未尝不可,可是,人命关天,更是事关朝廷的信誉,贤侄可有稳妥的办法?”郭威不由得心中一动,杜飞扬不愧是个读书人,一开口就是好几个文绉绉的词语,而且,他的话确实很有道理,似乎刘知远都已经被他打动了。

    郭威认为,除掉那些吐谷浑人固然可行,问题是,那些吐谷浑人并没有叛逃,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没有任何把柄可以利用,怎么能不教而诛?这样未免太草菅人命了,一旦传扬出去,很容易落人口实,对于北平王的名声很不利。

    郭威方才说的这些话其实也正是刘知远想说的,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杜飞扬,很想听听杜飞扬接下去怎么说,作为一个沙陀族的武夫,刘知远的手上沾满了别人的鲜血,他不在乎杀掉更多的人,尤其是那些野蛮的异族人。

    可是,刘知远还是有所顾忌,他总要师出有名才好,他可不想被世人唾骂为草菅人命的屠夫,更何况,他并不满足于仅仅在河东做北平王,如今,后晋朝廷外强中干,内耗严重,刘知远还打算着趁此机会更进一步。

    几年前,兵败被杀的成德节度使安重荣曾经说过一句豪言壮语,天子,兵强马壮者当为之,宁有种耶?刘知远对这句话很认同,如今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子的。

    杜飞扬看了一眼郭威,答道:“在下倒是有个法子,仅供王爷参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们不妨说那些吐谷浑人暗中勾结契丹人,试图谋反,然后把他们一网打尽就是。要想剪除这些吐谷浑人,其实不难,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们只要把他们的首领全部杀掉即可,至于剩余的吐谷浑人,如果有真心愿意归顺朝廷的,那就把他们整编到官军之中,如果有人胆敢负隅顽抗,那就斩尽杀绝,免得留下后患,然后,我们再立即派人上报朝廷,免得引起朝廷的误会。”

    此言一出,郭威不由得怔住了,也亏杜飞扬想得出来,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刘知远的胖脸禁不住抽搐了一下,这小子果真是心狠手辣啊,难道读书人都是这样子么?自己恐怕都要甘拜下风啊,好在他的脸颊黑得发紫,别人看不出来。

    柴荣则是皱了皱眉,吞吞吐吐地道:“飞扬,这么做固无不可,只是……只是未免太歹毒了一点吧……”

    郭威当即打断了柴荣的话:“歹毒?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可别忘了,我们是行伍中人,不要有妇人之仁,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话虽然这么说,他却不由得老脸一红,暗自难免有几分心虚。

    “嗯……对那些吐谷浑人,我们万万不能心慈手软。”苏逢吉也随声附和起来,他却暗自心惊,看不出来,这姓杜的小子居然是个杀伐果断之辈,他的狠辣手段丝毫不亚于自己。

    刘知远稍作思忖,终于一锤定音:“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至于具体怎么做,老郭,你们尽快拿出个章程来……至于杜贤侄,暂且先在你那边做个虞侯吧,日后,一旦他立下功劳,可以再行提拔。”说完,他这才感觉松了一口气。

    郭威父子与杜飞扬等人离开客厅之后,刘知远再次来到沙盘前,陷入了沉思,他仿佛看到了远处的锦绣山河,然而,契丹人却想把中原大地变成他们的牧马地。

    如今的契丹人越来越不可一世了,他们的地盘比中原各国都要大上许多,他们不再是化外野人,在草原上有契丹人游牧,在燕云十六州还有汉人农耕,但他们依然保持着游牧民族的勇武彪悍,他们还拥有着中原最为缺乏的战马。这个强大的敌人,一直很让他头疼,如今,他们又要来中原打草谷了。

    刘知远忧心忡忡地看着沙盘,雁门关北部,那里的大漠草原,据说,官军已经在河北与契丹人交手了,契丹人会不会来攻打地势险要的河东?如果官军在河北的战事吃紧,朝廷一定会让自己派兵出战,自己要不要出兵呢?

    以前,刘知远总是刻意保存实力,这一次,他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官军早晚会大败而归,作为一个有多年征战经验的老将,他很相信自己的感觉。可是,一旦官军大败,契丹铁骑会不会直捣开封府?开封府附近无险可守,一马平川,对于契丹铁骑而言几乎没有任何阻力。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自己又该怎么办?

    ********

    对于“虞侯”这个职务,杜飞扬并不了解,他只知道《水浒传》中的陆谦就是一个虞侯。回军营的路上,柴荣兴冲冲地给他解释了一番,杜飞扬这才明白,原来,虞侯这个职务相当于后世里的营级军官,是个纯粹的军中职务。

    无论如何,终于成为了一名军官,杜飞扬的心态却很平静,他绝不会满足于做这么一个低级军官。不过,柴荣却有点惊讶,杜飞扬以前只不过是个家丁而已,他本以为杜飞扬会很激动。

    杜飞扬将那辆几乎要散架的豪华马车卖掉,买了些酒菜和日用品,带回了军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