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84章 扶摇子
    杜飞扬循声望去,却见一些士兵围着一个须发皆白的道人,杨再兴正在对那个老道大呼小叫,似乎在盘问那个老道的来历。

    杜飞扬连忙走了过去,打量了一番那个老道,那个老道看起来大约有六十岁左右,身材瘦削,面容清癯,蓄着山羊胡,头发上挽了个道髻,穿着一件破旧但却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道袍,看样子像是一个游方道人,奇怪的是,他那双又细又长的眼睛却炯炯有神,看起来精神矍铄,倒是给他平添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气质。

    杜飞扬不由得有几分好奇,对正在盘问老道的杨再兴道:“出了什么事?”

    杨再兴一见是杜飞扬,连忙拱了拱手,回禀道:“方才,几个巡夜的弟兄在附近遇到了这个老道,此人看起来鬼鬼祟祟的,巡夜的弟兄们怀疑此人欲图不轨,便把他抓了起来,末将正在盘问此人。”

    杨再兴虽然与杜飞扬的关系非同一般,可是在军营中,他还是很在意上下尊卑的,更何况李洪威才是这支队伍的主官,杨再兴不想授人以柄。

    那老道原本一直泰然自若,他漫不经心地瞥了杜飞扬一眼,却忽然怔住了,他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杜飞扬,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惊讶的表情,眉头也皱了起来。

    “道长这么大年纪,孤身一人,来我们的营地附近做什么?”杜飞扬质问道。

    不待那老道答话,杨再兴也附和道:“末将也颇为不解,此刻夜深人静,榆次县的城门都关了,在城外,除了我们的营地,其余的地方都是荒郊野岭,这个道人却突然出现在附近,着实非常可疑,末将以为,此人很有可能是契丹人的细作。”

    “无量……天尊。”那老道打了个稽首,正色道:“贫道常年走南闯北,游历天下,寻访道友,贫道这是刚刚从峨眉山回来,恰好经过此地,只因在夜间迷了路,这才误打误撞地走到了这里。没想到,却被你们无端地抓捕起来……贫道绝非歹人,更不是契丹人的细作,还请太尉明察。”

    那时候,老百姓见到军官,无论官职高低,都称呼为“太尉”,这是尊称,在老百姓的眼里,这些骄兵悍将们都是惹不起的。

    “哦……是吗?”杜飞扬不置可否,微微一笑,问道:“敢问道长仙乡何处?尊号如何称呼?”

    “贫道的道号为‘扶摇子’,老家就在亳州陈家庄。”那老道眯缝着眼睛答道。

    “那么,道长这是要回家么?”杜飞扬忽然想起来,这个老道要是去亳州,倒是恰好与他们同路。

    “正是……贫道打算回家,与家人共度中秋佳节。”老道的回答听起来似乎滴水不漏。

    对于这个老道的话,杜飞扬并不完全相信,他有一种直觉,这个老道绝对不是寻常的道人,他一定有问题!不能这就放他离开此地,还是将他控制起来为好。

    想到这里,杜飞扬便笑了笑,道:“既然已经这么晚了,榆次的城门都已经关闭了,此时正值初秋,夜间凉得很,以道长这般年纪,就不要再赶夜路了,到处都是荒山野岭,道长不妨暂且在我们的营地里休息一晚,明日再跟着我们一起赶路,我们恰好也是顺路,不知道长意下如何?”

    扶摇子的眼珠滴溜溜转了一下,旋即苦笑一声,道:“贫道早已困倦了,既然太尉这么说了,贫道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那就在此叨扰你们一晚吧。”

    杜飞扬旋即吩咐杨再兴:“你们赶紧给这位道长安排个住处,一定要照顾好他,莫要有任何闪失。”说话间,他又对杨再兴使了个眼色。

    杨再兴会意,随即抱拳道:“遵命……请都虞侯放心。”说完,他便与几个士兵一起将扶摇子带走了。

    “生来无所知,贪求心愈浓。可笑世上人,不知梦是梦……”扶摇子一边走,一边哼唱着一首不知名的诗词。

    “可笑世上人,不知梦是梦,这句话说的……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像是个愤青。”杜飞扬微微一笑,这个老道还算识趣,即使你不愿意留下来,劳资也要强行把你留下来!既然你已经进了军营,将来你想去哪儿可就由不得你了,嘿嘿……

    杜飞扬又对正在一旁客串自己亲兵队长的韩通低声吩咐道:“这个老道形迹可疑,你找两个兄弟,密切监视这个老道,万万不能让这个老道离开我们的队伍。”

    “遵命,下官一定不负所托。”韩通看了看扶摇子离开的方向,嘴角浮现出一丝狞笑。

    杜飞扬点了点头,笑道:“好了,时候不早了……韩兄,你也早些休息吧。”

    杜飞扬和韩通各自散开,杜飞扬刚刚走出不远,李洪威便迎了上来,问道:“都虞侯,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弟兄们抓住了一个老道,这个老道有些可疑之处,为了整个迁徙队伍的安全起见,在下便让人盯紧此人,让他跟着我们一起走,然后我们再作打算。”

    “都虞侯,你做得很好,我们的队伍中鱼龙混杂,此去河阳路途遥远,盗匪横行,我们确实应该谨慎行事。”李洪威很赞同杜飞扬的做法,他也不希望有歹人影响到这支迁徙队伍。

    两人又聊了几句话便各自回去休息,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吃过早餐之后,这支迁徙队伍便离开了榆次,浩浩荡荡的队伍在荒野中慢慢行进,好在正值秋高气爽,适合远行,只是,一些老弱妇孺行动缓慢,难免会有人口出怨言,但在官兵们的押解之下,他们也只敢发几句牢骚。

    杜飞扬不时地看一眼扶摇子,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以此判断他是否有何企图。此刻,扶摇子端坐在一辆牛车上,他闭着眼睛,像是在打坐一般。在那辆牛车上还有两个年长些的老兵,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身边,密切监视着他,生怕他逃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