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85章 紧急救护
    “啊!有蛇……”一个孩子忽然惊呼了一声,随后就倒在了地上,连声喊痛。

    与那个孩子一起同行的是个年轻少妇,她也尖叫了一声,看见一条墨绿色的尖头蛇从她的眼皮子底下快速逃走,远遁而去,但她却无心追赶那条尖头蛇,而是坐在地上,将那孩子搂在怀中,仔细察看那个孩子的伤势。

    那些吐谷浑人手中都没有可用的武器,有几个好心人随手扔过去几个石头,打在了那条尖头蛇的身上,幸亏这种尖头蛇的胆子比较小,它并没有继续攻击别人,而是很快就逃得无影无踪。

    眼看着那孩子痛得禁不住哭出声来,那少妇一时间又惊又怕,手忙脚乱,不知所措,额头上直冒冷汗,队伍中的吐谷浑人大多数原本就是素不相识的,在这种情况下,人的良知和同情心也变得淡泊了,很多人熟视无睹地赶着自家的牛羊继续前行。

    有些人漠然地围在一旁看热闹,还有几个登徒子趁机靠近那个少妇,在她的身上乱摸了几下,然后便坏笑几声一走了之,一时间,竟然没有人主动上前帮那孩子疗伤。

    “快点走,快点走……你们在这里磨蹭什么?赶快走!”几个大头兵发现有人聚集在这边,连忙围拢过来,挥舞着手中的兵刃大声催促。

    那少妇急得热泪直流,她一边哽咽着,一边用有些生硬的汉话解释道:“军爷,不是我们不想走,而是奴家的孩子被蛇咬伤了……军爷,求你们救救奴家的孩子吧,只要你们救了这孩子,奴家为你们当牛做马都行。”

    一听说这孩子被蛇咬伤了,再看看那淤血的伤口,这几个大头兵对望了一眼,一个个都有些胆怯,他们都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吐谷浑少妇居然会说汉话,可是,谁也不敢出手相助,他们反而都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似乎是生怕被蛇毒传染。

    一个年长些的士兵装模作样地对四周围观的吐谷浑人喊道:“你们还围在这里看什么?如果帮不上忙,那就赶紧走开,别在这里浪费时间……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说完,他挥了挥手中寒光闪闪的钢刀。

    此言一出,那些看热闹的吐谷浑人这才灰溜溜地散开,继续麻木不仁地赶路。

    这时,杜飞扬和杨再兴一起打马过来,一见这场景,杜飞扬连忙滚鞍下马,问道:“怎么?这孩子是被蛇咬伤了么?”

    那少妇木然地点了点头,它近乎于绝望地看着怀里的孩子,热泪盈眶,不住地抽泣着,那梨花带雨的样子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杜飞扬心下一软,便起了恻隐之心,将马缰绳递给了紧跟着自己的一个亲兵,打算给那孩子医治一番。虽然他以前从来没有过救治被蛇咬伤者的经验,但却学过一些野外救治的常识。

    此刻,那孩子面色苍白,表情痛苦,杜飞扬毫不迟疑,连忙来到那孩子的身边,蹲了下来,仔细查看那孩子的伤势。

    “都虞侯,小心啊,你可别碰他,蛇毒可是要人命的,你有重任在身,可不能轻易涉险啊!末将这就去问问,有没有人会治病……”杨再兴连忙出言规劝。

    “没事的,我心里有数。”杜飞扬毫不犹豫,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责无旁贷。

    “可是,这样很危险的!哎……”杨再兴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很担心杜飞扬的安全,但他也知道杜飞扬的脾气,只要杜飞扬认准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努力做下去。可惜,自己不会给别人治蛇毒,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伤口就在那孩子的右腿小腿上,杜飞扬掀起那孩子的裤脚,发现在那伤口处有一些明显的蛇牙痕迹,好在那伤口并没有出血不止,这就说明那条蛇不是竹叶青那样的毒蛇。如果是被竹叶青那样的毒蛇咬伤,可能会导致出血不止,局部的皮肤甚至可能会很快溃烂。

    那孩子虽然衣衫破旧,面黄肌瘦,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但那小麦色的腿部肌肤却很娇嫩,杜飞扬此时忙于救人,却也无暇注意到那么多细微之处。

    杜飞扬取出一块干净的白布条,在那孩子伤口的近心端一个关节处快速结扎起来,以阻止蛇毒回流入心。

    “太尉,是不是应该先把蛇毒吸出来?谁来帮这个可怜的孩子吸蛇毒呢?”扶摇子不知何时来到了杜飞扬跟前,他这是在提醒杜飞扬,不过,他也只是动动嘴而已。

    “道长,既然您这么说,您一定有办法……要不,您老人家来试一试吧。”杨再兴没好气地揶揄着扶摇子。

    扶摇子闻言老脸一红,尴尬地挠了挠头,反正,他可不想为这个孩子吸蛇毒。

    听了扶摇子的话,那少妇顿时恍然大悟,旋即急道:“奴家来吸蛇毒吧。”

    那少妇不由得暗自懊悔,自己居然不晓得要给自家孩子吸蛇毒。在大草原里,毒蛇并不多见,她只知道,一旦被毒蛇咬伤,要么就截肢,要么就只能等死了,没有别的办法。可是,好端端的一个孩子,一旦截肢,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你说的不对!根本就不需要用嘴来帮这孩子吸蛇毒。”杜飞扬断然驳斥道。

    杜飞扬知道,如果吸蛇毒的人有口腔溃疡或者一些炎症,蛇毒就会很快被施救者吸收,从而危及施救者的生命,所以,只能在确保口腔黏膜完好的情况下才能考虑这个办法。

    听了杜飞扬的话,那少妇心中的内疚这才减少了几分,但她却仍然担心杜飞扬能否保住自家孩子的一条腿,她凄然地看着自家孩子小腿的娇嫩肌肤,甚至有一丝看一眼少一眼的感觉。

    杜飞扬却无暇去管别人怎么想,他从后背的双肩包里取出一把水果刀,小心翼翼地将那伤口切开,然后由近心端向远心端反复挤压,试图把蛇毒尽快挤出来,因为,在被蛇咬伤的初期,蛇毒就在伤口的局部,要是时间耽搁久了,那可就凶多吉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