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93章 本性难移
    一路上,杜飞扬和杨再兴与郭进聊了很多。多日不见,如今又不打不成交,他们居然成为了军中袍泽,也算是机缘巧合。

    听郭进一说,杜飞扬才得知,那山贼头领果真是个逃兵,他叫王琼,原本是忠武军节度使符彦卿手下的一个都头,王琼有一身好本事,作战也很勇悍,只是由于在许州凌辱民女犯了军纪,他才逃出军营,后来又收拢了很多逃兵和溃兵,在覆釜山占山为王,从此便沦为了山贼。后来,又有一些盗贼和受到官府通缉的疑犯相继前来投奔,这支山贼队伍就渐渐壮大起来。

    郭进和魏立春回到巨鹿之后,无意间得罪了魏立春,魏立春便对他起了杀心,幸亏魏家的侍女竺氏给郭进通风报信,郭进便收拾起细软逃出了魏家,他走投无路,便在覆釜山落草为寇,因为郭进有一身好武功,王琼便让他做了三当家的。

    杜飞扬瞥了一眼在队伍中央趾高气扬的李洪威,轻轻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怕猛虎一样的敌人,就怕蠢猪一样的队友……但愿这位李国舅将来别手握重权,否则,他会坑死很多人的。”

    杨再兴把在口中嚼了许久的草梗吐了出来,恶狠狠地说道:“飞扬,我们只要找个机会把那头猪宰了,然后再嫁祸于契丹人,我们不就可以耳根清净了吗?”

    “嘘……”杜飞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这样的话不要乱说,祸从口出!把你那一身江湖习气好好改一改,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官军的武将了,说话之前,一定要过过脑子!”

    杨再兴吐了吐舌头,尴尬地笑了笑道:“其实,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嘿嘿……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多多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杜飞扬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地瞪了杨再兴一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让这家伙改掉一身匪气并不容易。

    次日午后,这支迁徙队伍终于到达了河阳三城之一的北中城,这里属于武宁军节度使符彦卿的管辖范围,由于吐谷浑人接近两千人,交接的各项事宜很繁琐,整个队伍依然在城外宿营,李洪威与杜飞扬则带了两个亲兵进了北中城,他们要与当地官府做一番细致的交接,以后,这些吐谷浑人便要安顿在河阳三城一带了。

    河阳三城的胥吏要对这些外来的吐谷浑人登记造册,进行进一步安置,那样才能让这些吐谷浑人安定下来,将来,当地官府还要划定放牧区域,或者划分土地,赊给吐谷浑人必备的农具、耕牛以及粮种。

    符彦卿正领兵在前线与契丹人交战,当地衙门的官员以符彦卿麾下的牙校刘思遇为首。处理完交接事宜,当地衙门的官员当然要宴请杜飞扬和李洪威,虽然现在是战争时期,这一桌酒宴却也着实丰盛,尤其是当地的卤肉和烧饼给了杜飞扬很深刻的印象。

    酒过三巡,众人便开始推杯换盏,从刘思遇等当地官员的口中,杜飞扬也得知了河北河南战场的大致形势,现在看来,双方正处于僵持时期,互有胜负,当然,这也与符彦卿指挥有方有关,有勇有谋的符彦卿被视为契丹人的克星,他曾经让契丹铁骑吃过很多苦头。

    不过,作为一个穿越者,杜飞扬却知道中原战事的最终结局是杜重威率领十万大军投降了契丹,导致后晋王朝最终被契丹人灭亡,所以,杜飞扬并不愿意在这里逗留。

    宴席结束,已经临近黄昏时分,杜飞扬和李洪威这才离开了北中城的衙门。李洪威喝酒喝得满脸通红,满口酒气,走起步来都有些摇摇晃晃,杜飞扬却只是面色微红,没什么影响。

    两人从守在门口的亲兵手中接过马缰绳,翻身上马,杜飞扬便提议道:“指挥使,今晚,我们还需要在城外面坐镇,免得吐谷浑人突然生变,只能等到河阳当地官府将这些吐谷浑人彻底安顿完毕,我们才能离开。”

    “嗯,本官也是这么想的,待这里的所有事情办妥之后,我们才能回去。”李洪威深表赞同,他喝了那么多酒,当然也不想连夜赶路。

    两人缓辔而行,刚刚走出不远,随着一阵马蹄声响起,杜飞扬便看见有三个女子策马急行而来,奇怪的是,那三个女子的骑术看起来非常精湛。那三个女子都是一身劲装打扮,为首的女子披着一件紫色的披风,遮掩住了婀娜的身姿,而她身后的两个女子,显然都是她的随从。

    中原各地民风彪悍,别说是女人骑马,就算是见到女人持刀上阵,杜飞扬也不以为奇。可是,到了近前,杜飞扬却不由得怔了一下,那披着紫色披风的女子看起来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生得肌肤胜雪,容颜俏丽,身材高挑,英姿飒爽。

    李洪威见到这么美丽的女子更是禁不住痴了,他竟然一时间忘了闪避,一双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紫色披风女子,心中大为惊讶,想不到这里居然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这条路并不宽,这些人马眼见就要撞到一起,那紫色披风女子连忙急急地勒住马,坐骑顿时人立而起,“咴咴……”的嘶鸣起来。

    紫色披风女子见杜飞扬和李洪威都是一身军官打扮,像是有军务在身的样子,正要拨马闪在一旁让开道路,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时,喝高了的李洪威却硬着舌头说道:“现在兵荒马乱的,你……你们这些女流之辈,不在家里老老实实地相夫教子,却在外面抛头露面,此刻,你们居然还在闹市里策马急行,成何体统,嗯?”

    此言一出,紫色披风女子便听出李洪威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她顿时俏脸寒霜,驳斥道:“本小姐策马急行自然是有原因的,你管得着么?你们是哪里来的?你这一身酒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让开,否则,休怪本小姐不客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