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10章 知己知彼
    这些新兵的第一次战斗就是这种大规模的会战,对于这些新兵而言,这确实是不小的挑战。

    随着符彦卿一声令下,军队在晨光的照耀下开始前进,阳光总会给人带来光明和希望,杜飞扬坚信这场战役的最终胜利将会属于晋军。士兵们步调一致,军中的将校们则是斗志昂扬。

    早晨的温度并不高,偶尔有一阵北风吹过,有些士兵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就连符彦卿身上的黑色披风都被迎面而来的北风刮了起来。

    “今天的风可真不小啊。”杜飞扬对在自己身边并辔而行的主帅符彦卿说道。

    “是啊,天气越来越冷了,这样的干冷干冷的风会越来越常见。”符彦卿漫不经心地答道。

    “干冷的风……”杜飞扬闻言忽然心中一动,敌我双方的兵力相差悬殊,如今气候干冷,要是使用火攻之计,岂不是能够以弱胜强?这个,一定要仔细考虑一下。

    契丹人此时仍然处于修整之中,经历了三天前的惨败,他们目前并没有做好战斗准备,晋军的突然出击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契丹军队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来迎战。

    澶州城外面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在这样的平原地带,非常适合契丹铁骑冲锋,不过,晋军的火药武器也是个不可忽略的变数,杨再兴亲自率领掷弹骑兵营发起了冲锋,符彦卿麾下的一万五千名步兵则紧随其后。

    现在,掷弹骑兵们已经具备了丰富的作战经验,隔着与敌人比较远的距离,投掷出火药弹之后,他们就拔出马刀同契丹骑兵交战,虽然在骑术和单兵格斗能力上有些差距,可是,在陶罐火药弹的攻击下,契丹骑兵们一时间也乱了阵脚。

    契丹人对于杨再兴的神勇早已领教,面对如同战神一般的杨再兴,契丹人毫无办法,看着杨再兴大显神威,郑恩也被激起了好胜之心,他那双沉重的熟铜锤挥舞起来虎虎生风,几乎每一锤都能将一名契丹骑兵砸得脑浆迸裂,骨断筋折。

    这样一来,契丹军队渐渐地失去了斗志,晋军的士气则越来越高涨起来。契丹人灰溜溜地逃回到营寨里,符彦卿与杜飞扬也带领晋军也志得意满地退了兵。

    晋军休整一天之后,杜飞扬便来到了城墙上的敌楼里,和符彦卿商讨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符将军,你还记得契丹人营寨的位置吗?”杜飞扬大有深意地问道。

    “嗯……”符彦卿想了想,有些不解地说道:“那里原本是个小村庄,由于战争来临,村子里的百姓们早就逃到别的地方避难去了,怎么了?”

    看着符彦卿茫然不解的表情,杜飞扬微微一笑道:“契丹人想要在澶州继续作战,他们就必然需要一个战略支点我作为根据地,那座小村庄叫做郑家村,那里的地理位置恰好可以充当契丹人的根据地,不过,这却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符彦卿点了点头,若有所悟地说道:“你是说,我们要拿下那个郑家村?”

    “正是……我们不能眼看着契丹人盘踞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杜飞扬神情一肃,目光中透露出一丝杀意。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们的兵力处于明显的劣势,敌人又有那么多剽悍善战的骑兵。”符彦卿不由得有些犹豫。

    “我们当然不能硬拼,而是应该智取。”杜飞扬的语气很果决,他对于敌我双方的情况当然了然于心,孙子兵法上说过,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哦,智取……可是,飞扬,你可有什么好办法?愿闻其详,某家洗耳恭听!”符彦卿一看杜飞扬淡然自若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必定是有什么锦囊妙计。

    “管他有多少契丹铁骑,末将只知道水火无情,在大自然的神威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的蝼蚁!要知道,郑家村的水源地乃是金堤河,我们只要如此这般即可……”杜飞扬娓娓道来,脸上带有一丝自信的笑容。

    符彦卿听了杜飞扬的话,禁不住喜形于色,他重重地拍了拍大腿,赞叹道:“好,果真是个好办法!就是太歹毒了些……不过,对付这些野蛮人,我们不能心慈手软!事不宜迟,某家这就吩咐下去,我们一定要让那些契丹人有来无回!”

    符彦卿当机立断,连忙部署下去,一面派遣三千步兵前往金堤河沿岸,切断郑家村的水源地,一面由杜飞扬去找杨再兴,让他将掷弹骑兵营的官兵们分为白班和夜班,昼夜不停地骚扰契丹人。

    晋军将采取游击战术,敌疲我扰,敌进我退,就算到了夜间,他们也不时地袭扰契丹人,让驻扎在郑家村的契丹人不得安宁。同时,符彦卿动员余下的所有官兵,时刻做好战斗准备。

    由于水源地被切断,契丹人和他们的战马都没有水喝,他们去金堤河边抢水,却受到了装备有陶罐火药弹的晋军官兵的强力阻击,晋军官兵驻扎在一处高地上,有他们在,契丹人就抢不到水喝。

    契丹人更不敢全军出击去抢水,杨再兴带领掷弹骑兵营不分昼夜地骚扰驻扎在郑家村的契丹人,到了晚上,他们也时不时地向契丹人的营地里投掷陶罐火药弹,让那些契丹人睡不好觉,如果契丹人出来迎战,他们就迅速退回到澶州城里。

    在晋军日以继夜的袭扰下,契丹人苦不堪言,他们到了晚上根本就睡不着,更何况晋军的主力一直在虎视眈眈,随时有可能会进攻他们。

    晋军的步兵也很配合掷弹骑兵营,他们经常做出夜袭契丹人的假象,动不动就敲锣打鼓,虚张声势,但他们却并不真正出击,契丹人不得不枕戈待旦,弄得疲惫不堪。

    两天之后,晋军的斥候们就传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契丹军队开始围攻河边高地,战斗非常激烈,双方互有死伤,但那河边高地却依然在晋军的掌握之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