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19章 近水楼台
    “或许会吧……”杜飞扬洒然一笑,慷慨陈词:“只是,在下却不甘心做亡国奴,现在还没心思成家,只觉得……契丹人尚未被赶走,即使自己身居高位,也没有值得庆幸的必要,反而满是忧虑,只希望为了国家和民族做些什么才好。”

    待到菜上齐了,符金琦便举起酒杯,嫣然一笑:“小女子先敬杜将军一杯。”

    杜飞扬微微一笑,旋即一饮而尽,这里的酒,味道还是不如自己酿的烧刀子。

    “你呀,不要这么忧国忧民反而苦了你自己,更何况,你这么做真的有用么?就凭你一己之力,你能迎回石重贵?你能光复晋国?”符金琦说出了心里话。

    “区区在下的能力终究有限,很难挽狂澜于既倒。”杜飞扬禁不住轻叹一声。

    “我觉得,其实,你不用有那么多的顾虑,需要你做的事情你都已经做了,而且做得非常好,这一点,明眼人都晓得,你应该知道,如今,澶州城里的百姓们对你非常拥戴,甚至可以说是心服口服……以前,就连我爹都做不到,你知道么?如今,你却已经做到了,所以,你是个了不起的少年英雄!”符金琦发自内心地劝慰杜飞扬。

    杜飞扬有些惊讶地看着符金琦,果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呀!没想到,这位一向刁蛮任性的符家三小姐居然也有善解人意通情达理的一面。

    符金琦被杜飞扬这么一看,忽地想起自己以前总是对人家凶巴巴的时候,禁不住脸上一热,吃吃地说道:“其实……人家,人家并不总是那么刁蛮啦,只不过……我家里还有哥哥和两个姐姐,他们自幼就对我礼让有加,人家就被他们宠坏了,骄纵惯了,我的两个姐姐都是秀外慧中的大家闺秀,以后,人家可要向她们学习呢,要不,爹爹就要担心人家嫁不出去了。”

    说到这里,符金琦嘟了嘟小嘴,看起来更加显得娇憨可爱。

    杜飞扬忍不住“噗哧”一笑,符金琦却急道:“人家说的是真的,爹爹也说了,以后,要向两个姐姐学习……”

    “我当然相信,嘿嘿……”杜飞扬笑容可掬地看着符金琦那张俏丽的脸庞。

    杜飞扬在心中将符金琦与王丹玉暗自对比了一下,两女各有千秋,王丹玉的容颜更加清丽,性情更加温柔可人,符金琦则更加娇艳,性情却更加泼辣几分。

    杜飞扬在此刻胡思乱想着,符金琦的心里也是有如鹿撞,萦绕在她心头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家里姐妹众多,又都是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少女情怀总是诗,她们时常会谈论理想中的男子是什么样子,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杜将军便多次被她们在私下里议论过。

    几杯酒下肚,符金琦只觉得脑袋有些昏昏沉沉,那张俏脸更是比桃花还要红。符金琦有些莫名其妙,她并不是头一次跟男人距离这么近,但却是第一次与男子单独饮酒,为什么今晚自己竟然这么紧张?心跳得这么快,脸上怎么这么热……

    “你……你这个人其实还是挺好的,你有没有想过,将来就一直留在澶州?”符金琦一手托着下颌,笑吟吟地看着杜飞扬。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是由不得我自己做主的。”杜飞扬不置可否。

    符金琦嫣然一笑道:“人家是问你自己的想法啊,晋国已经灭亡了,我爹也没有升官晋爵的机会了,以后,我家可能就会在这里定居……如果你也想留在澶州,我可以求爹爹去联络他的旧部,我爹在各地都有很多朋友,可以让那些人支持你,只是……人家担心你有朝一日还会想着去外面再打拼一番,干一番大事业。”

    “干一番大事业?”杜飞扬唏嘘不已:“我以前曾经听人说过一句话,那人说,蝴蝶终究飞不过沧海。如你所说,就凭我一己之力又能如何?人生如白驹过隙,没有一个可以朝夕相伴的人,就算是成就了一番事业,富贵加身又能如何?”

    说到这里,杜飞扬又想起了王丹玉,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王丹玉的倩影,以前,毕竟他们曾经朝夕相伴过,就在不久前,他再次见到了王丹玉,遗憾的是,两人那天却并没有说太多话,也不知道以后能否再次相见,这让他的心中多了几分伤感。

    “蝴蝶终究飞不过沧海……这话我爱听,好有深意哦!其实,莫说你,人家也想找个朝夕相伴的人呢,你看上哪家的姑娘,只要你上门提亲,又有何难呢?”符金琦心中欢喜,说话间眉目含情,更加多了几分妩媚。

    符金琦暗自惊叹,杜飞扬出口成章,果真是才华横溢,怪不得爹爹对他始终非常器重。可是,自己的话说出口之后,符金琦才觉得这句话说得有些冒失,俏脸不由得更加滚烫,心跳也更加快了。

    杜飞扬看了一眼巧笑嫣然的符金琦,禁不住心中一动,这丫头此刻倒是风情万种,王丹玉看起来遥不可及,符金琦倒是近水楼台,方才的话,她是在暗示自己么?她是酒后吐真言还是酒后胡言乱语?

    不过,杜飞扬有自知之明,无论如何,符金琦可是符家的三小姐,如果自己娶了符金琦,那就意味着自己站到了符家这一边……可是,符家在中原根基深厚,未必会把自己看在眼里,符彦卿能同意把这丫头嫁给自己么?况且,符彦卿现在被自己架空了,他会不会心怀怨恨?杜飞扬也不记得符家在历史上的发展趋势到底如何,一旦符彦卿将来出了事,自己少不得要受到株连,自己值得那么做吗?

    有了这种种顾虑,杜飞扬便干笑一声,支支吾吾道:“三小姐,这……这婚姻大事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双方更是要门当户对,杜某孤身一人,无亲无故,即便是看上了哪家的女子,也不敢贸然上门提亲啊,正所谓是高不成低不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