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50章 瑕不掩瑜
    只是,郭进驭下甚严,麾下的士卒稍有违令,时常会置对方于死地,军中有不少人对他颇有微词,不过,杜飞扬却认为郭进是瑕不掩瑜,看一个人还是要看他的主要优点。

    郭进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有几分犹豫,但最终还是肃然说道:“可是,有件事,末将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常遇春将军将那些降兵全都杀了,杀得血流成河,不仅如此,即便是镇州城里的契丹孩子,只要比车轮高的,也几乎都被他派兵杀了。同为袍泽,末将本来不想说这些话,可是,这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啊,无论如何,杀降兵都被认为是不祥,更何况那些手无寸铁的契丹孩子,就这么惨遭屠戮。末将以为,这会给我军带来不好的名声,常将军或许会受到李洪威的弹劾。”

    杜飞扬闻言顿时大吃一惊,他的脸颊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他知道历史上的常遇春就有杀降兵的习惯,就连朱元璋都为此训斥过常遇春,但朱元璋也只能因为常遇春的勇冠三军战无不胜而继续使用这员虎将。

    没想到,常遇春刚刚穿越到这个时代,他这个老毛病却还是不改,长此以往,常遇春难免会因此背上残暴不仁的恶名。杜飞扬暗自思忖,瑕不掩瑜,常遇春的优点还是更多的。自己一定要好好地劝劝常遇春,让他以后不要再这般胡作非为。

    “好了,本帅知道了……”杜飞扬吩咐郭进道:“你去传本帅的命令,今晚就让汉军的将士们进城吧,我军的弟兄们不妨委屈一下,我军今晚就在镇州城外扎营休息吧。”

    “遵命,属下这就去安排。”郭进拱了拱手,当即领命而去。

    这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天威军的将士们就在南城墙外的空地上开始生火安营准备过夜,郭威和李洪威等后汉军队的指挥官们则在镇州城内的府衙里面休息。

    然而,令杜飞扬没有想到的是,天威军将士们正在城外的军营里埋锅造饭的时候,镇州城内的百姓们竟然成群结队地出了城,他们这是自发地慰问驻扎在城外的天威军将士们,这些百姓们给天威军将士们送来了很多美酒和猪羊。

    很多当地百姓甚至热情地高呼杜飞扬的名字,他们早就听说过杜飞扬的鼎鼎大名和光荣事迹,此刻,镇州终于光复了,当地百姓们非常兴奋,他们纷纷提出请天威军从此留下来,以防契丹人卷土重来。

    杜飞扬此刻非常激动,自己能在当地百姓心中有这么好的口碑,当真是始料未及,他微笑着向百姓们挥手示意,可惜他缺不能承诺什么,他是个军人,能否留在这里并不是他自己能够决定的,但是他有信心,镇州不会再次被契丹人占据!

    这天晚上,在凉爽的夜风中,天威军将士们杀猪宰羊,隆重地庆祝了一番。

    酒足饭饱之后,天威军的将士们各自休息,杜飞扬这才派亲兵找来了常遇春。

    杜飞扬看着喝得满脸通红的常遇春,肃然道:“常将军,请坐……今晚找你来,是要对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听了杜飞扬的话,看着杜飞扬严肃的表情,常遇春的酒劲顿时便减少了几分,他连忙端坐在一旁,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常遇春的心中却在猜测着,节帅这么晚还找自己来,恐怕十有八九是为了自己杀降兵的事情。

    “常将军,你自己或许也能猜到,本帅找你来,就是为了你今日杀降兵的事情。”杜飞扬丝毫不拐弯抹角。

    “节帅,辽军的降兵有两千多人,留着他们做什么?他们不仅要浪费粮食,而且,他们会对我军构成威胁,节帅曾经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年头兵荒马乱,干戈四起,契丹人向来是欺软怕硬,我们不能有妇人之仁啊……更何况,这里距离辽国本土很近,以后,我军留在这里的驻军恐怕不会太多。一旦契丹人打回来,那些降兵就很有可能会再次背叛我军转投辽军,到时候,我军恐怕就凶多吉少了。想当年,白起曾经坑杀过四十万赵军战俘,项羽也曾经坑杀二十万秦军降兵……再说了,就在不久前,大梁城中仍有幽州籍的降兵一千五百人,有人传出了‘幽州兵即将谋叛’的谣言,陛下亲自下达命令,把那一千五百手无寸铁的幽州兵诓骗到城外的繁台,全部杀死。既然如此,末将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

    常遇春这番话说得振振有词,大义凛然,他甚至丝毫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其实,常遇春所言不虚,刘知远确实做过这样的事情,后来,刘知远围攻邺都时,城内协助防守邺都的两千幽州士兵也是死战不降。

    刘知远屡次派人劝降,得到的回答却只是一句话,“繁台的幽州降兵无罪被杀,我们守在这里,宁死不降!”。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邺都久攻不下。后来,邺都城中的守将幽州指挥使张琏得到了刘知远许他不死的保证,这才愿意出城投降。

    然而,在为张琏一行人接风的鸿门宴上,张琏等数十人却被事先埋伏的甲士杀死,刘知远的名声因此大受影响。

    “常将军,话不能这么说!”杜飞扬将话音提高了一些声调,正色道:“别忘了,你的字叫做伯仁,这个‘仁’字的含义,你应该比本帅清楚。无论如何,杀降兵都绝对不是好事,我们天威军向来是仁义之师,秋毫不犯,纪律严明……陛下杀降兵,或许是受了谣言的蒙蔽,我想,陛下也一定会暗自内疚的,我们作为军人,要有组织性纪律性,试问,如果我军背上了杀降兵的恶名,以后我们打仗,所有的敌人都会与我们死战到底,那样的话,我们每一战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可是……这,这事情已经这样了。”常遇春的酒劲又消退了几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