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57章 三句话不离本行
    就连杜飞扬也没有取得胜利的绝对把握,或许,史天泽和高宠等人能够超常发挥,总之,他们只能自求多福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们或许要到明天上午才能赶到井陉口的背后,一旦契丹人背后的爆炸声响起,在山下扎营的天威军主力部队就会立刻发起总攻。

    可是,面对井陉口这个举世闻名的要塞,天威军能最终取得井陉口之战的胜利吗?各种奇怪的想法凌乱地浮现在杜飞扬的脑海之中……

    “节帅,您愣着在这里干什么呢?不如,我们去杀一盘……”不知何时,李慕云步履轻盈地走了过来,这丫头现在迷上了象棋,三句话不离本行,不过,她这句话一下子就把杜飞扬从胡思乱想拉回到现实之中。

    “我方才是在考虑着筹建特种部队的事情。”杜飞扬有些敷衍地答道,对于李慕云,他依然是心存忌惮的。

    “急什么?你不是说过什么‘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所谓的特种部队,既然是非同一般的部队,那就必须要慎重,兵在精而不在多,需要步步为营才好。”

    李慕云曾经听杜飞扬提起过“特种部队”这个字眼,但是,关于特种部队的任何细节,她都一无所知,她对此也并不关心,她不想干涉天威军的事情,但她却愿意无条件地支持杜飞扬做出的任何决策。

    可是,天威军与契丹人打得不可开交,李慕云的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毕竟她是个契丹人,当今辽国皇帝耶律兀欲就是她的同父异母哥哥。

    “节帅,小女子倒是有个提议,对于特种部队的训练,不妨加入一些寓教于乐的实战性内容,例如射柳畋猎和骑马击球,这些都是契丹人的习惯,对于提高骑射能力非常有效果……只需要努力练上五六个月,他们的骑射能力或许就能不亚于契丹人。”李慕云提了个建议。

    “说得好!嗯……”杜飞扬点了点头,忽然眼睛一亮,道:“李小姐,你对那所谓的‘射柳畋猎和骑马击球’了解么?如果你对那些很熟悉,能否去客串一下教官?”

    “这个嘛……人家毕竟是个女子,怎么能参加那种训练?其实,人家只是对此略有耳闻而已。”李慕云眨了眨眼睛,迟疑了一下,又道:“不过,小女子麾下的侍卫队长穆永忠倒是精于此术,小女子可以把他推荐给节帅。”

    “好!既然如此,本帅就先谢谢李小姐了。”杜飞扬拱了拱手,道:“对了,这一战恐怕会很艰难,其中的危险,你想必也很清楚,无论我军胜负如何,我们都会撤离河北,回到中原……所以,依我看,你不妨明日一早就先行赶回镇州,抓一抓镇州那边的战后重建工作。”

    李慕云听出了杜飞扬言语中对自己的呵护之意,她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不嘛……人家既然来到了井陉口,就应该有始有终,怎么能半途而废呢?那样的话,人家岂不成了逃兵?那会被人耻笑的,人家以后可就在人前抬不起头了。”李慕云嘟起了小嘴,就像是一个撒娇的邻家小妹。

    杜飞扬哭笑不得,既然如此,也只好随她去吧,反正李慕云是辽国公主的身份,退一万步讲,即便是这次大战失利,契丹人也不会对她怎么样,不过,自己依然要派人暗中监视她,免得她做出对于天威军不利的事情。

    “井陉口这里有山有水,景色迷人,如果没有战争,或许这里是一个不错的游历之地……可惜,战争的持续给这里的一切带来了毁灭和仇恨。不同的民族总是不断地打仗,这要持续多少年?”李慕云忽然若有所感,她的目光中也有一丝隐隐的伤感。

    “你的心情可以理解,天下大势,浩浩荡荡,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啊……漫漫长夜终将度过,取而代之的必将是充满希望的明天,阳光总是能驱散人们心中的阴霾并且给人们带来希望,契丹人既然要打仗,那就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相信,契丹人终究会一败涂地。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受李慕云的影响,杜飞扬也禁不住发起了感慨。

    只是,杜飞扬一时间有些诧异,没想到李慕云这位外柔内刚的女中豪杰居然也有多愁善感的一面。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节帅,你的话总是这么言简意赅,寓意深刻,读书人就是不一样,在中原,像你这样文武双全出口成章的将军可不多呀,你当真是一员儒将,很有当年三国时期陆逊的风采。”李慕云由衷地赞叹不已。

    此刻,李慕云的一双美目更是顾盼生辉,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镇宁军节度使要是在辽国发展,至少也能做个南院大王。自古美人爱英雄,李慕云也并不例外。

    “陆逊……那我可不敢当,陆逊可是出身于江东豪门世家,区区在下只是一个出身寒门的草根而已,只不过在因缘巧合之下,学到了一些还算有点用处的本事。”杜飞扬虽然心中不无得意,却还是装模作样地谦虚了一番。

    一阵夜风袭来,带来了一丝凉意,李慕云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披着的披风。

    “这么晚了,外面很冷的……李小姐,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杜飞扬提醒道。

    “好吧……节帅,你也早点歇息吧,别太累,明天或许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做呢。”李慕云嫣然一笑,便袅袅婷婷地走向了自己所在的帐篷。

    这条不为人知的小道可谓是人迹罕至,荆棘遍地,杂草丛生,那些杂草几乎有一人多高,更可恨的是那些荆棘,一不小心划到脸上便会令人感觉火辣辣的疼。

    即便如此,这些将士们依然衔枚急行,一声不吭。到了后半夜,这支队伍已经翻过了两个山头,只要再翻越挡在前面的一座大山,就到了井陉口关隘的背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