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62章 商业的魔力
    杜飞扬为李慕云早就制定了一整套的经营策略,无论对于来自任何地方的商贾,他们都是一视同仁,即便是契丹人也要区分对待,仔细甄别,当然,对于混迹其中的契丹细作,一定要严密监视,严厉处置。

    渐渐地,栾城和镇州的居民越来越多,很多都是来自于外地的商贾们,他们大多都要租房子,这样才能有个落脚之地,于是,这两地的房价也涨了许多,不仅如此,规模不同的酒肆茶楼和商铺、客栈也都像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两地之中。

    天气渐渐地转凉,来自契丹的牛羊和皮货从栾城或者镇州运抵中原之时,中原各地正好是秋冬季节,这些产品正好可以卖个好价钱。

    随着这两地越来越繁华,赌场和青楼也都应运而生,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李慕云和杜飞扬对此自然也不会横加干涉。只要那些商家都能合法经营缴纳赋税,存在的就可以被视为是合理的。

    这两地的管理严谨有序,无论什么行业的人或者商家,均须在所在地的衙门登记注册并且依法纳税,这是最根本的。

    六个月之后便到了年底,这两地衙门里的府库就充实了许多,他们可以过个好年了。

    杜飞扬出主意,李慕云则负责具体实施,这才导致这两地出现了这么惊人的变化,就连商人出身的柴荣都叹为观止。柴荣实在是难以置信,杜飞扬怎么干什么都能这么出类拔萃?他的想法天马行空,这家伙可真是个无所不能的天才!

    远在开封府的当今皇帝刘知远得知此事也是惊得瞠目结舌,他绝对不会想到栾城这个弹丸之地居然会这么就变得财源滚滚富得流油,按他原来的估计,这个刚刚经历战火洗礼的小小县城,至少要到三年以后才能勉强做到城里的居民不饿肚子,然而现在的实际情况则是,栾城的百姓们基本上达到了温饱的水平,大部分人都积攒下了殷实的家底,这就是商业的魔力!

    实际上,刘知远自己清楚,这几年连年战乱,朝廷从各地收上来的税赋还不够补贴军队的支出。刘知远一想起当初自己大笔一挥,就慷慨地免了镇州和栾城两年的赋税,刘知远的心里就很难受,朕那时候真真是看走眼了!又是杜飞扬,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啊……

    刘知远后悔莫及,他的身体并不好,他甚至感觉自己来日无多了,杜飞扬却这么年轻,将来,这小子会不会危及自家儿子的天下?想到这里,刘知远忧心忡忡……

    这个新年,中原各地的百姓们心情都很不错,就在一年前,后晋灭亡,石重贵远走他乡,被迁到了辽国北方的苦寒之地,石重贵的后妃和儿女们也都蒙受了羞辱,一年后,中原的汉人却扬眉吐气,契丹人被赶跑了,辽国皇帝也被刺杀了!

    这个新年,杜飞扬是回到澶州过的,现在,澶州已经被他当作是第二故乡。

    杜飞扬回到澶州之后,符彦卿特意设了家宴宴请杜飞扬,现在,由于对契丹人战绩彪炳,杜飞扬已经俨然成为了在中原蒸蒸日上的政坛新星,可谓是前途无量,符彦卿也有拉拢杜飞扬的心思,另外,他还有让符昭信去天威军镀金的打算。

    既然符彦卿亲自邀请,杜飞扬自然也不好拒绝,反正也不会是鸿门宴,他与符彦卿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在对契丹人的态度上曾经有过分歧,但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过去了这么久,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芥蒂了。

    杜飞扬来到符彦卿府邸之外的时候,符昭信亲自来迎接,这也算是给足了杜飞扬面子,杜飞扬拱手致谢,两人寒暄了几句,符昭信便领着杜飞扬进入了院子里面。

    两人一边聊一边径直向符府的后院走去,刚刚走进月亮门,杜飞扬就看见一个身穿紫色披风的少女,赫然正是符金琦。此刻,符金琦正亭亭玉立地站在后花园里,她双臂环抱,粉面含霜,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正在冷冷地看着他。

    杜飞扬怔了一下,旋即脸色一变,吃吃地道:“三……三小姐,别来无恙啊?”

    几乎快到一年了,两人终于见了面,符金琦一见杜飞扬此刻似乎有些心虚的样子,心头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她本来还想在兄长的面前显得淑女一点,这时候却忍不住发作了,她冷哼一声,轻移莲步,便迎上前来,挡在了杜飞扬的面前。

    “节帅,哦不……小女子应该称呼你为杜侯爷了,几个月不见,你还真是越来越平步青云了,啧啧,当真是了不起呢……”符金琦挺着胸昂起头,双手叉腰,一双美目眨也不眨地盯着杜飞扬,目光中充满了怒火,像是马上就要喷薄而出。

    “这个……这个嘛,在下其实并不在乎,这些功名利禄其实不过是浮云而已。”杜飞扬故意装出一副虚怀若谷的样子,暗地里却不免有些尴尬,这丫头今天是吃枪药了么?

    “妹子,别乱说话……杜侯乃是父亲大人请来的客人,不得无礼,快快退下!”符昭信连忙在一旁呵斥符金盏。

    话虽然这么说,符昭信也是暗自叫苦不迭,这个小姑奶奶难缠得很,平日里就骄纵惯了,就连爹爹的话,这丫头都不见得能听得进去。

    符金琦丝毫不理会自家兄长,依然冷冷地看着杜飞扬,一字字地道:“哼,少跟本小姐装腔作势的,本小姐有话要问你。”

    符昭信好歹是个衙内,何等眼力,他一见杜飞扬见到自家妹子之时便有些心虚的样子,再看到自家妹子咄咄逼人的态度,一时间不免有些狐疑和不解,这两人之间到底是怎么了?自家妹子固然向来骄纵,却也不会随便对别人这么无礼的。

    实际上,杜飞扬那天听到符金盏含蓄却又饱含深情的话语,他却并没有心理准备在两人之间开始一段感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