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63章 自求多福
    现在见到满腹幽怨的符金琦,杜飞扬自然不由得有些愧意。要知道,符金琦自幼好强任性,受了自己那般婉拒,过去这么久了,自然要对杜飞扬心怀怨恨。

    一听符金琦说有话要问自己,杜飞扬更是禁不住有些紧张,当即弱弱地道:“三小姐,请问你……你有什么话要说?”

    眼见一旁的自家兄长就像兔子一般地竖起了耳朵,符金琦便肃然道:“眼下天气寒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来,杜侯爷,你跟本小姐走吧。”

    一见杜飞扬对自己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符金琦心中更有底气,但她也知道有些话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那会对她不利,虽然明知杜飞扬是来家里赴宴的,但符金琦实在是按捺不住,反正这是在她家的地盘,她自然是毫无顾忌。

    “妹子,有什么话,待我们吃完饭再说也不迟,父亲大人还在等着呢……”符昭信不由得急了,这岂是待客之道?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恐怕没来由地会令外人笑话。

    符金琦根本就不理会兄长的话,她当即把袖子一甩,径直冲上前去,一把拉住杜飞扬的胳膊,就向不远处的一个小客厅走去。

    杜飞扬一时间有些懵了,他居然也不敢拒绝,只是硬着头皮跟在符金琦的后面,他也不知道下一刻究竟会发生什么,一切自求多福吧……

    符昭信本想拦住符金琦,可是,他这一伸手终究还是慢了一点,竟然没拦住自幼练武的符金琦,眼见自家妹妹气呼呼地拉着杜飞扬走远,符昭信不由得目瞪口呆。

    符昭信稍作思忖便摇了摇头,大姐已经嫁人,待字闺中的二妹又整日里研究琴棋书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位三妹妹倒是活泼好动,正因为如此,她才被家里人宠坏了,且等她片刻再说吧……

    符金琦拉着杜飞扬走进不远处的一个小客厅,旋即“砰……”的一声关上门。

    符金琦坐在上首的圈椅上,翘起二郎腿,指了指旁边的一把椅子,淡淡的道:“杜侯爷,请坐吧,还记得你一年前说过的话么?你怎么不说话呀?你哑巴了?”

    杜飞扬小心翼翼地将一半屁股坐在那把椅子上,思忖了片刻,这才回忆起来,就在一年前,他与符金琦在附近的一家饭馆吃饭的时候,他确实说了一些话……

    看着杜飞扬默然不语的样子,符金琦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炽热,她那双蛾眉真的就像要竖起来一样,她现在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了。

    “待到契丹人退回北方之日,在下才会考虑婚姻大事……”杜飞扬想起了自己当时说的这句话,顿时,他的脑袋“嗡……”的一声,那时候,他对此当然是有信心的,问题是,符金琦怎么理解这句话!

    “现在,契丹人已经退回了北方,就连辽国皇帝都换了,这可是大事啊,怎么样?让我说中了吧,在下这是神机妙算啊,哈哈哈……”杜飞扬不知该怎么对符金琦说,便打起了哈哈,反正自己没有忽悠符金琦,且看这丫头怎么说,自己当然是问心无愧的!

    “神机妙算?哼……本小姐想问的是,你那天还说过什么话?难道你都忘了么?别跟本小姐装糊涂!”符金琦没好气地嗔怒道。

    “我……我还说过,契丹人北撤之后,我就会考虑婚姻大事。”杜飞扬也不想跟符金琦兜圈子,他知道符金琦的脾气,还是老实点比较好,免得节外生枝。

    “亏你还记得这句话,既然如此,你就看着办吧……要是你言而无信,你就休怪本小姐不客气!好了,你赶紧出去吧,别让父亲大人等急了。”说完,符金琦扭过头,依然是粉面含霜,强自压抑着自己的脾气。

    杜飞扬对符金琦拱了拱手,这才悻悻地走了出去,心中犹在心有余悸,这丫头当真是难缠的很呢!

    杜飞扬刚刚出门,就看到了正在对他招手的符昭信,符昭信的表情似笑非笑,他也没多问,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人径直向着宴会厅走去。

    杜飞扬是主宾,他到了之后,便若无其事地与符彦卿等人寒暄了几句,府中的侍女们鱼贯而入,将一盘盘一看便知是价值不菲的美味佳肴陆续端了上来。

    符彦卿家中珍藏的美酒自然是难得一见的陈年佳酿,虽然不如烧刀子酒那么烈,却也是味道醇香,令人回味无穷。

    符昭信的酒量不小,他对杜飞扬频频劝酒,这种酒对于喝惯了烧刀子酒的杜飞扬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众人谈笑风生,聊了许多一年来的趣事,酒过三巡之后,符彦卿便开始言归正传。

    “飞扬啊,现如今,契丹人已经逃回了北方,国家百废待兴,朝廷正是用人之际……犬子不才,但他也一直希望能为国效力,他对战绩辉煌的天威军向往已久,不知你能否对他提携一下?”

    对于符彦卿的要求,杜飞扬并不奇怪,符昭信出身将门,他要想从军,武器装备堪称天下一流的天威军自然是首选目标,很多人都打破脑袋想要加入天威军呢,杜飞扬也正想借此机会拉近与符家的关系,现在,刚刚继位的皇帝刘知远开始猜忌杜飞扬了,杜飞扬也要早作打算,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这个嘛……当然没有问题。”杜飞扬毫不犹豫,这个忙,他当然是要帮的。

    一听杜飞扬当场表态,符彦卿顿时喜形于色,他对儿子使了个眼色,符昭信便又敬了杜飞扬三杯酒。

    宴席结束,符彦卿亲自送杜飞扬到了后宅的月亮门,然后又让符昭信送杜飞扬直到院子的大门之外,在这个过程中,符金琦倒是一直没露面。在符家大院的门口,杜飞扬与符昭信又推心置腹地说了几句话,这才离开了符家大院。

    次日午后,符昭信就把符金琦叫到了自己的小书房里,有些事,他必须要对自家妹妹说明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