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66章 叛乱
    后汉朝廷的这些顾命大臣们设了一个圈套,以刘知远的名义发布了一道诏命:“杜重威父子四人,因朕偶有小疾,散布流言,蛊惑人心,着即行推出斩首。晋公主及内外亲戚,与此事无关,一概不问。”

    由此,后汉朝廷就灭了杜重威这个心腹大患,此举令开封府的百姓们拍手称快,杜重威几乎是一手葬送了后晋,中原各地的百姓们都对他恨之入骨。

    其实,刘知远早就对杜重威动了杀心,只是因为朝中有不少重臣与杜重威是故交,就连河中节度使李守贞都与杜重威私交甚密。

    刘知远深知一旦杀掉杜重威,难免会让一些重臣有兔死狐悲之感。可是,到了最后时刻,为了避免杜重威在自己死后谋反,威胁到自家儿子的皇帝宝座,刘知远也是不得不这么做。

    二月初,后汉朝廷正式为谥号为高祖的刘知远发丧,十八岁的皇子刘承佑即皇帝位,也就是历史上的后汉隐帝。

    在短短的时间里突然间发生了这么多大事,杜飞扬原本还在犹豫是否要请人上门向符家提亲,却恰好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暂时推迟下来。

    随着杜重威父子伏法,十八岁的刘承佑继位之后,河中节度使李守贞果然起兵造反,现在,野心勃勃的李守贞更加无所顾忌了,可是说起来,李守贞造反却与符彦卿不无关系。

    李守贞是符彦卿的好基友,两家是通家之好,李守贞之子李崇训甚至娶了符彦卿的长女符金盏。

    有一天,一个和尚见了符金盏之后,当即神秘兮兮地断定“此女必为天下之母也!”,也就是说,符金盏是妥妥的皇后的命!

    李守贞不由得喜出望外,如果符金盏是皇后命,那老子岂不就是太上皇的命了?嘿嘿……既然如此,由于这所谓的“皇后命”,李守贞便开始做起了皇帝梦,他越来越信心膨胀,暗中开始厉兵秣马准备造反,当皇帝没商量!

    后来,李守贞造反兵败之后,李守贞父子相继自杀,他们临死的时候也没弄明白,符金盏不是皇后的命么?其实,李守贞这是有所不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符金盏后来确实当上了皇后,只是,皇帝却并不是李崇训,当然,那就没办法了。

    李守贞父子兵败身亡之后,符金盏却并不想寻死,她对前来平叛的士兵说:“我是符彦卿将军之女,郭威将军跟我爹的交情不错,劳烦你们去给郭将军通报一下!”

    郭威很欣赏符金盏这个小妇人的勇敢,便果断地收她做了干闺女,顺理成章,郭威的干儿子柴荣也就跟符金盏认识了,一来二去,柴荣便近水楼台先得月,把符金盏纳为妾侍。后来,柴荣称帝之后,更是将符金盏册封为皇后,世人称符金盏为大符皇后,由此可见,符金盏果真是有皇后命啊!

    李守贞决定揭竿而起的时候,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占据长安的赵思绾不失时机地派使者给李守贞送来了一套龙袍。这样一来,李守贞便更加相信自己是一位“真龙天子”了。

    不过,李守贞有勇有谋,他并不是行事鲁莽的赳赳武夫,他并没有急着称帝,而是先自称“秦王”,把河中作为据点,大肆扩充军队,同时,李守贞以“秦王”的名义对赵思绾和王景崇等人加官晋爵,赵思绾和王景崇都接受了李守贞的封赐。

    李守贞造反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澶州,符彦卿顿时就坐不住了,因为李守贞不仅是符彦卿的好基友,更是他的儿女亲家,后汉建立之后,符彦卿便被封为泰宁军节度使,加兼侍中一职,可是,现如今李守贞反了,朝廷会对他怎么样?

    符彦卿心里没底,眼瞅着好基友造反了,自己岂不是要受到株连?符彦卿难免会为此焦头烂额,他整日里坐卧不安,生怕刚刚继位的刘承佑找自己的麻烦。

    符彦卿的夫人金氏也是连续好几天寝食难安,大女儿符金盏已经成了反贼的妻子,一旦朝廷平叛成功,符金盏将来如何处置?就连符金环和符金琦这两姐妹也忧心忡忡,在她们俩眼中,大姐是个秀外慧中不让须眉的女子,没想到,大姐就这么受到了李守贞的牵连,果真是造化弄人啊,这甚至可能会危及到整个符家!

    杜飞扬听说了这件事,顿时就意识到这将会是后汉朝廷的一场大劫,李守贞谋反显然是蓄谋已久了,刘知远突然驾崩,尸骨未寒,十八岁的刘承佑刚刚登基,李守贞就借着杜重威之死揭起反旗,虽说处于内乱之中的契丹人未必会趁机南下中原,可是,后汉朝廷少不了要经历一番血雨腥风的大战,这样一来,本以为天下会太平几年的中原百姓又要陷入烽烟四起的战乱之中。

    于是,杜飞扬也紧急召集了在澶州的天威军所有营指挥使以上的将领,一起讨论对于李守贞造反一事的应对办法,这次会议就在杜飞扬在澶州的府邸里面举行。这是一个宽敞的院子,杜飞扬在栾城等地作战期间,符彦卿便派人对这个院子修缮一新,专门作为杜飞扬在澶州的府邸,并且送来了一些侍女和家仆。

    在这座府邸的后宅内有一个会客的大厅,在场的将领们全部坐下来,也不显得拥挤。杜飞扬还没走到大厅的门口,就听到里边的众人在议论纷纷,自然都是关于李守贞叛乱的事情。待杜飞扬进了大厅,众人的议论声便戛然而止。

    众将纷纷站了起来,都对杜飞扬抱拳施礼,一个个表情肃穆,他们都知道,李守贞麾下的兵马勇猛善战,朝廷想要平息这次叛乱,绝不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诸位请坐吧,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不必拘礼……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天气已经不再寒冷,所以,本帅才把诸位请到这里议事,希望诸位都能畅所欲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