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70章 操碎了心
    郭威若有所思地捋了捋胡须,似乎依然还有些担心。

    稍作思忖,郭威又提醒杜飞扬:“明日朝会上,你不用顾忌什么,但如果陛下要召见你,你说话却要小心谨慎。免得引起龙颜大怒,那可就不好了,要知道,陛下最近为了平叛之事焦头烂额,他的心情很不好。”

    “多谢义父提醒,孩儿明白。”杜飞扬对此心里自然是有数。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明日,杜飞扬当然要对刘承佑虚与委蛇,不该说的话坚决不说,据说刘承佑有龙阳之好,与郭允明形影不离,他想来也不是个好东西。

    郭威忽然话锋一转,沉声道:“我朝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武将如果领军在外征战,他的家眷必须要留在京城,其实就是作为人质,这也是为了避免武将拥兵自重的一个手段。”

    杜飞扬点了点头,他对这些还是了解的,这也是为后来郭威和柴荣的家人惨遭朝廷屠戮埋下了伏笔。

    “贤弟,有一桩好事,正要说给你听。”柴荣见杜飞扬面无表情,便又插了一句话。

    杜飞扬闻言不由得眉毛一扬,有些不解,怎么突然间扯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郭威笑了笑,道:“正是如此,日前,陛下曾经对为父暗示过,朝廷之所以对你有点戒心,只是因为你手握重兵但却至今依然尚未娶妻……以你往日立下的汗马功劳,如果你早日成亲,陛下必定会赐给你一座位于开封的豪华府邸,所以,只要你的家眷都留在开封,陛下就不会疑心你了,飞扬,你何乐而不为呢?”

    杜飞扬刚刚喝入口的一口茶水差一点吐了出来,刘承佑这小子果真不是个好东西!你特么的算计义父和柴荣也就罢了,居然还算计到了劳资的头上,真是岂有此理!孑然一身的杜飞扬登时火冒三丈,他只想问一句,他可以娶谁家的女子?

    郭威似乎是猜透了杜飞扬的心思,他微微一笑,道:“陛下对为父说了,以飞扬你的身份和功绩,自然要娶个朝中勋贵人家的大家闺秀,陛下考虑一番,也就是符侍中家的女儿比较合适你,你与符侍中都在澶州,关系非同一般,据说,你与符家的三小姐似乎还有些交情,如果你愿意,为父便会尽快派人上门提亲,不知你意下如何?”说完,他就笑眯眯地看着杜飞扬,期待着杜飞扬的答复。

    杜飞扬闻言禁不住脸颊抽搐了一下,目前正是多事之秋,先帝驾崩不久尸骨未寒,李守贞却又揭起反旗,他原以为可以趁机推迟向符家提亲,没想到就连当今皇帝都把心操碎了,刘承佑想必是打算借成亲之事拴住自己,也算是一种拉拢。

    只是,一想起那个刁蛮任性的符家三小姐,杜飞扬就禁不住浑身一阵恶寒。更何况,刘承佑那家伙明知道符彦卿的长女是叛将李守贞的儿媳妇,却又想让自己娶符彦卿的三女儿,刘承佑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当真令人费解……

    一见杜飞扬似乎有点犹豫,郭威便提醒道:“符家的事情,你不必担心,虽然符家的长女嫁给了李守贞的长子,但这对符家几乎没什么影响,符侍中并没有失去圣眷,符侍中将来甚至有可能加官进爵,当然,那就要等到平叛之后了。”

    “这……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吧。”支支吾吾半晌,杜飞扬才憋住了这么一句话。

    “也好,飞扬啊,你也老大不小了,着实应该娶妻生子了……或许你喜欢那个李小姐,不过,为父以为,那个李小姐固然是天姿国色,但她的家世却根本就无法与符家相提并论,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个李小姐,将来大不了将她纳为妾侍。好男儿三妻四妾,那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正妻的选择,却是一定要慎重的。”

    郭威语重心长地说出了这番实在话,杜飞扬听起来不由得心头一热,有个义父还是不错的,最起码有人关心自己的婚事,其实,杜飞扬也想早日结束单身。只是,要是成了亲,家眷在开封做人质,一旦刘承佑要对义父和柴荣下手,自己岂不是也要受到牵连?想到这里,杜飞扬不由得有些纠结,自己一定要早作打算。

    次日一早,柴荣安排两个侍女伺候杜飞扬换上了朝服,杜飞扬便与郭威一起上朝,到了御街,杜飞扬便与郭威在宣德楼等待验明身份,虽然此刻是早晨,在宣德楼附近就有一些闲汉在“斗茶”,采用的是三局两胜制。

    斗茶胜负的标准一是看茶面汤花的色泽和均匀程度,汤花面要求色泽鲜白,意思就是汤花要像白米粥冷后稍有凝结时候的形状;二是看茶盏内沿与汤花相接处的水痕,水痕先出现者为负,更久者获胜。

    那时候,斗茶用的是建盏,盏沿下有折线,所注的水到此线为止,因此汤花一退,水痕马上就能看得出。斗茶的还要品茶汤,要做到色、香、味三者俱佳,才算是斗茶的最后胜利。

    不多时,验明身份之后,郭威便领着杜飞扬进入朝房候驾,在朝房里,杜飞扬除了郭威之外谁都不认识,他也不便上前搭讪,只是装模作样地一手捧着笏板,心里面却在胡思乱想着。郭威则与一些官员谈笑风生,他的言行举止间倒是很有一番大将风度。

    不多时,太师冯道和李崧也一起走了进来,杜飞扬见到这两人顿时眼睛一亮,可算是遇到了熟人,但他也不多说话,只是故作谦虚地对冯道和李崧拱了拱手,他知道冯道和李崧都是文臣中的高官,以自己的身份,不便多说话。

    奇怪的是,李崧的眉宇间似乎隐隐地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忧郁,却不知道他是否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对于官场上的明争暗斗,杜飞扬并不了解,他也不想了解。

    不多时,苏逢吉也来了,他摇摇晃晃,顾盼自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