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81章 幽怨
    “可是,杜侯爷这么神奇,他……他就不怕功高震主,不怕引起皇帝的猜忌?”李道隐依然有些不解。

    “朝廷现在正需要天威军这样的劲旅,你以为皇帝愿意动他?皇帝拉拢他还来不及呢。”李嘉豪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一见李嘉豪这么看好杜飞扬,李道隐也对杜飞扬有了信心,道:“既然天威军要去参加平叛,这场战争应该能打赢了吧?”

    “那是自然,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你以为李守贞会比耶律德光更难对付?只要打仗,我们就能有钱赚,嘿嘿……”说到这里,李嘉豪得意地笑了起来。

    ******

    这一刻,刘承佑正福宁宫里与自己的宠妃耿氏腻在一起,刘承佑只穿着一件宽松的黄袍,耿妃身穿宫装,秀发披肩,胸前隐隐露出娇美的沟壑,她那柔媚的外表与雍容华贵的气质相得益彰。

    耿氏生得姿容艳丽,身材娇小玲珑,加之性情乖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深得刘承佑的宠爱,现在,耿氏又怀上了刘承佑的孩子,刘承佑对她更加疼爱有加。

    刘承佑坐在临窗的锦榻上,耿氏则皓腕轻抬,纤纤玉指轻拂着横置于桌案上的古筝。铮弦轻动间,古筝上便传出了一阵阵悠扬动听的乐声,不过,她那双秀丽的黛眉却微微蹙了起来。

    日前,刘承佑打算立耿氏为皇后,枢密使杨邠却以耿氏“德不配位”为由而坚决反对此事。刘承佑为此火冒三丈,耿氏也是整日里闷闷不乐,后宫中的女子,哪个不想母仪天下?更何况她已经怀上了龙种。

    说起来,枢密使杨邠之所以被刘知远选为顾命大臣,也算是有些过人之处。他举贤任能,直言敢谏,为政清廉,从来不收贿赂,实在拒绝不了的,待收礼之后,杨邠便会上缴给皇帝。从这些方面来看,杨邠也算是个为人正直的能臣干吏。

    杨邠也曾经因为性情耿直而得罪了刘承佑的亲娘舅李业,李业与刘承佑年纪相仿,他的职位是武德使,掌管后汉朝廷的特务机构,也算得上是手握重权了。

    刘承佑继位以后,李业仰仗当朝国舅的身份,便更加肆无忌惮了。当时,宣徽使一职空缺,李业便主动去向杨邠索官,不但杨邠断然拒绝了李业,就连得知此事的史弘肇也对李业骂骂咧咧,李业从此便对这两个顾命大臣恨之入骨。

    此刻,耿妃弹奏的是曲子“汉宫秋月”,“花垂秋断自难安。金风玉叶坠,乱乱乱、扰人寰……”

    这一曲,耿妃弹奏时用上了吟、滑、按等诸多技巧,曲调缠绵往复,怨愤悲凉,既有无可奈何慨叹之情,又有凄凉惆怅哀婉之意。

    刘承佑虽然不通音律,却也听起来心中多了几分黯然。他正要说些什么,却听见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多时,一个年轻的宦官就在门外用尖嗓子喊了一声:“启禀官家,武德使求见……”

    刘承佑皱了皱眉头,迟疑了一下,还是淡淡的吩咐道:“宣他进来吧……”

    要是换做别的臣子求见,刘承佑此刻是绝不会见的,正与爱妃在一起呢,真是扫兴……既然是李业这位亲娘舅,还是见一见吧,估计李业也是有事在身,自己吩咐他盯紧了杜飞扬,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收获?

    不多时,李业便施施然地进了福宁宫,刚刚来到门外,他就听见了一阵古筝的曲调,只是,那调子怎么听起来这么幽怨萧索?莫非是耿妃在给官家弹曲子?

    想到这里,李业便肃容立在屏风后面,身体微躬,不敢作声,生怕打扰了那位外甥皇帝的雅兴。

    耿妃的纤纤玉手轻轻在那古筝上一按,那悠悠弦音顿时就戛然而止。

    耿妃素来不干预朝政,她正要起身离开避嫌,刘承佑却拉住她的衣袖,柔声道:“爱妃且坐着歇息片刻,你这身子,不宜多动的……”

    “妾身遵命……”耿妃展颜一笑,那双秋水似的明眸深深地瞥了一眼刘承佑,好在有着皇帝的宠幸,她方才那些哀怨顿时就烟消云散。

    “原来是舅舅来了……”刘承佑望着站在屏风外面的李业,道:“你是有事要奏吗?你坐下说吧,都是自家人……这里也没有外人。”

    李业坐在一个锦墩上,低声说道:“杜飞扬已经离开了京城,这几天里,他并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官家可还有什么吩咐?”

    刘承佑不置可否,他缓缓地走到屏风之外,来到一个精致的案几前,盘膝坐下,他瞟了李业一眼,端起一盏凉茶,轻轻抿了一口,又将那盏茶放在了几案上。

    “这些时日,京城里可有什么事情发生么?”刘承佑淡淡地问道,李业掌管武德使,这个特务机构只对皇帝一个人负责,但却只刺探发生在京城里的事情。

    李业拱手道:“回官家的话,京城里并未曾发生什么大事,朝廷发兵奔赴河中,为的是尽快平叛,近来,朝中的一切事宜都是以平叛为重,调集兵马,征集粮草,文武百官们也并无怪异的举动……哦,对了,倒是滑县侯杜飞扬总算是不虚此行,他与郭荣一起去了青楼玩耍,他这次开封之行也算是没白来,至于枢密副使郭威,则是去拜访了太师冯道,或许,郭威是在大军出征之前问计于冯道。”

    “杜飞扬居然去了青楼,嘿嘿……毕竟是少年人,他尚未娶妻,声色犬马也未尝不可,只是,如果被那符家三小姐得知,那会怎么样?”刘承佑自言自语着,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揶揄的笑意。

    “还有……”李业小心地看了刘承佑一眼,禀报道:“有人首告李崧谋反。”

    “什么?李崧谋反……他,他怎么会谋反?”刘承佑那细细的眉毛挑了挑,一脸诧异地道:“那李崧只不过是个文臣而已,况且,他有功于国,他刚刚回到开封不久,手中也没有实权,更没有听说过哪个将领与他来往密切,这怎么可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