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82章 杀意
    由于李守贞起兵谋反,至今仍未平息,朝廷对于谋反的事情非常敏感,一旦遇到这样的矛头,必定会提早防患未然,甚至不惜乱世用重典,可是,李崧曾经在刺杀耶律德光的过程中出过力,即便是刘承佑也不认为李崧这个文臣会谋反。

    李业似笑非笑道:“这件事其实是由李崧的兄弟李屿引起的,据说,李屿对一个姓葛的家仆加以笞责,理由是那个家仆藏匿钱财,李屿要求那个家仆限期交出藏匿起来的钱财,那个家仆认得苏逢吉的部曲李澄,便去投奔李澄,然后,李澄便首告李崧谋反。”

    刘承佑听得一头雾水,便问道:“即使那个家仆知道李屿谋反的内情,这件事又怎么会牵扯到李崧的身上?”

    李业也不禁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道:“据说,苏逢吉得知了此事,便下令将李屿送交侍卫狱。李屿在狱中便全都招了,他说,他与兄弟李崧和外甥王凝以及家仆等二十多人,打算找个机会纵火焚烧京城。他还说,他们还曾派人带着蜡丸密书到河中城,勾结叛臣李守贞,并且暗中联络契丹人,请契丹人出兵助战……”

    “什么?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嘿嘿……”刘承佑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又是苏逢吉,这家伙真的想要在朝中一手遮天么?他的眼睛里还有没有朕了?”

    李业一见刘承佑怒形于色,便添油加醋地说道:“先帝健在之时,苏逢吉就经常肆意制造冤狱,如今他依然如故,这几个老家伙真是越来越嚣张跋扈了……”

    刘承佑黑着脸道:“苏逢吉也真是坏事做绝了,他占了人家李崧在开封和洛阳两地的房产且不说,现在,还想把李崧一家人往死里整……当真是心狠手辣啊。”

    李业也点头称是,又提醒道:“好在苏逢吉手中没有兵权,比起那史弘肇和杨邠来,苏逢吉还不算是心腹大患,况且,有苏逢吉在,他还可以与那两个老匹夫在朝中斗一斗……一旦苏逢吉有个闪失,那两个老匹夫就会全面控制朝政,咱们以后可就要有麻烦了,微臣也是为此事非常担心,所以,方才就多嘴了几句。”

    刘承佑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说道:“知道了,李崧这件事,且容后再议吧。现在,我只问你,那史弘肇的府邸防范如何?京城的禁军,安插好我们的人了么?”

    李业一呆,沉声答道:“官家,据微臣所知,史弘肇府邸的防范戒备非常严密,堪称是滴水不漏,用的自然都是那老家伙的部曲……至于禁军,已经安插了一些我们的人,当然,我们还要一步一步来,千万不能被那老家伙发现问题……”

    刘承佑皱眉道:“这是自然……恐怕,我们不能直接对那老贼的府邸动手了。”

    “那是……那老家伙每次上朝,都随身带着多达几百人的侍卫队。”李业附和道。

    刘承佑冷哼一声,站起身来,背负着双手来回踱步片刻,淡淡的道:“京师重地,稳定与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要是直接攻击那老贼的府邸,的确是不算稳妥。”

    李业又不失时机地开始攻击三司使王章:“三司使急于增加国家的财赋,对百姓实行‘大斗进小斗出’的层层盘剥政策,导致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刘承佑站住脚步,皱眉自语道:“三司使王章也是以国家利益出发,但他与杨邠那老家伙是同乡,他们两人一直走得非常近,议论国事之时,王章也总是和老杨保持一个腔调。有王章在,恐怕我们的人就在朝廷的财权上做不得手脚……”

    李业心中一动,此时他已明白了刘承佑的心思,小心提醒道:“太师冯道也是个老狐狸,不得不防,他与枢密副使的私交不错……这老家伙虽然不事张扬,但他在朝中却有着相当大的根基,且他为官向来谨慎,为人圆滑,做事更是八面玲珑,想要抓住他的把柄着实不容易。”

    刘承佑点了点头,目光中闪过了一丝杀意,吩咐道:“要想大事成功,先得除去那姓史的老贼,这件事,朕再另想办法。你也可以派人收买一些年轻的禁军将校,只要他们愿意为朕效力,将来少不了高官厚禄……你且继续打探消息,如果你得到重要的消息,那就速速汇报给朕,至于冯道那里,也要派人密切监视。”

    “遵命!”李业抱拳应了一声,便领命退出了福宁宫。

    杜飞扬刚刚马不停蹄地回到澶州,便忙不迭地直奔自己的府邸,他忽然发现后院里多了几个陌生的面孔,都是乖巧可人的小萝莉。

    出于好奇,杜飞扬问了问其中一个小丫头,杜飞扬这才知道,原来她们都是符金琦送过来伺候杜飞扬的侍女,听说家主即将带兵出征,她们都是来帮助收拾屋子的。

    符金琦居然派来这么多贴心的年轻侍女伺候自己,杜飞扬不由得哭笑不得。

    此刻,这些侍女们都在忙碌着,看样子,她们都是聪明伶俐勤劳朴实的女子,就连杜飞扬看在眼里都油然而生一丝怜香惜玉之心,符金琦可真是有心了。符家想必是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现在,符金琦已经俨然把她自己当作一家主妇了。

    “家主,您一路劳累,奴婢伺候您沐浴更衣吧。”一个看起来正值豆蔻年华的侍女柔声说道,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更是流露出一丝妩媚,令人不忍心拒绝。

    这个时代,由侍女伺候沐浴再正常不过了,何乐而不为呢?杜飞扬当然不会拒绝这个理所应当的福利,他当即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好吧……”杜飞扬老脸一红,“这一路上快马加鞭地赶路,本官也确实累了,洗洗更舒服。对了,你的名字怎么称呼呀?”

    “家主称呼女婢小薇就可以了……家主稍等,奴婢这就去给您取木桶来。”说话间,小薇就迈着小碎步去忙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