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90章 英雄所见略同
    刘伯温面容清秀,相貌堂堂,中等身材,穿着一身白色的圆领襕衫,下摆有个横襕,手中拿着一把白色的羽扇,他的言谈举止间很有一种儒雅潇洒的气质。

    刘伯温对杜飞扬说了自己的来历,根据植入的记忆,他原本住在垣县,是个新科进士,可惜这年头兵荒马乱的,百无一用是书生,他得不到步入仕途的机会,英雄没有用武之地。心灰意冷之下,听说天威军经过此地,他便特意前来投奔。

    末了,刘伯温又即兴赋诗一首:“人生无百岁,百岁复如何?古来英雄士,各已归山河……”,这首诗可谓是言简意赅,道出了人生的深刻哲理。

    “当前,我军奉命平叛,可是,李守贞势大,几路官军畏其如虎,全都按兵不动,不知刘先生有何高见?”杜飞扬有意考量一下刘伯温在军事方面的见解。

    刘伯温轻摇羽扇,娓娓道来:“回节帅的话,在下以为,当前,关西三叛互为犄角,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李守贞、王景崇和赵思绾这三个叛贼之中,李守贞是公推的首恶。河中地处陕州、长安之北,直接威胁通往凤翔、永兴的要道……有句诗说得好,擒贼先擒王,我们不能舍近求远,应该先对付河中的叛军,否则,稍有不慎就容易陷入三路叛军的包围之中,那时候,可就万劫不复了。”

    “刘先生所说的正合我意,我们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杜飞扬微笑着点了点头。

    刘伯温的话很有道理,杜飞扬也深有同感,天威军目前所在的位置与河中府更近,天威军确实不应该先去攻打另外两路叛军,否则,一旦被李守贞所部断了后路,天威军就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刘先生,你来的正是时候,目前,我们很需要为行军打仗出谋划策的参谋,若想打乱叛军的战略部署,我们就必须要知道敌军的主攻方向是哪里,但是,我们现在并不知道敌军的具体作战计划,你不妨试一试,你可以帮我们制定作战方案……我相信,以你的才华一定可以胜任。”杜飞扬当然不怀疑刘伯温的能力,他只是有些担心,自己并不是朱元璋那样的一代英主,刘伯温会不会感觉屈才?

    “多谢节帅……属下一定尽力而为,不负使命。”刘伯温拱手领命,在他被植入的记忆中,他已经赋闲了很久,他盼的就是这样可以展示自身能力的机会。

    当前,最困扰杜飞扬的问题是,即便是算上在河中沿途各地收割的粮草,军中目前剩余的军粮仅供全军食用五天了。这就意味着天威军必须要在五天之内与郭威所部会师,可是,杜飞扬却并不知道叛军下一步要做什么。

    刘伯温提了个建议,以不变应万变,任他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具体而言就是,天威军继续向绛州方向挺进,与郭威所部尽快会师。如果叛军再次来袭,可以利用地形伏击敌军,也可以用步兵在正面拖住敌人,再派骑兵从两翼对敌军实施迂回包抄战术,这样才能重创甚至全歼敌军的有生力量。

    对于突然间从天而降的刘伯温,符昭信却有几分嫉妒,自己贵为符彦卿的长子,更是杜飞扬的大舅哥,靠着这层关系才成为了天威军的参谋,刘伯温区区一个新科进士,他凭什么刚刚来到天威军就做了参谋?妹夫这不是识人不明么?

    符昭信与刘伯温是同僚,虽然表面上他对刘伯温一团和气,暗地里,他却很不服气,且看看这个到了初秋仍然喜欢摇着一把羽扇的大头巾到底有没有真本事!

    事实证明,刘伯温的策略还是比较可行的,就在这天晚间,叛军便对天威军发动了夜袭,并且,叛军在出发时就选择了兵分两路,本来,他们的作战计划是分进合击,对天威军实施包围,但是由于夜间行军的缘故,这两路叛军人马并没有同时抵达天威军的营地,这种战术的致命弊端就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一览无遗。

    第一批叛军的大约有两万人马,与天威军相比,他们是占据人数优势的,可是,由于杜飞扬早有准备,利用这里的地形优势事先就做好了埋伏,这些叛军误打误撞便进入了伏击圈,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在号角声响起之后,无数箭矢和陶罐火药弹密集发射,四面八方火光四起,叛军士兵一片片地倒了下去,自相践踏,人仰马翻。

    在夜幕中,叛军士兵们分不清方向,仅仅是一炷香的工夫就损失惨重,天威军顿时士气大振,随着杜飞扬一声令下,杨再兴带着一个掷弹骑兵营和两个龙骑兵营冲了上去,无数个陶罐火药弹向着犹在乱作一团的叛军们投掷过去,同时,两个营的龙骑兵从两翼迅速包抄叛军,试图将敌军合围在这一带,一网打尽……

    掷弹骑兵们只靠一次冲锋就基本奠定了胜局,在近距离的火药武器猛烈打击之下,叛军士兵们被炸得伤亡惨重,一个个狼狈不堪,地上到处都是叛军士兵的残肢断臂,就连四周的空气中都充满了浓郁的血腥味道。

    对于叛军来说,这是一场灾难,叛军士兵只听见大地如同地震一样震动,马蹄声和尘埃如同沙尘暴一样,让这个战场尘土飞扬铺天盖地。

    面对横冲直撞的龙骑兵队伍,叛军士兵们被吓得仓皇逃窜,他们已经无心作战,两个营的龙骑兵们快速冲阵,左右开弓,让这个战场成为了修罗场,骁勇善战的龙骑兵们就像屠夫一样,在呐喊声中手起刀落,那些叛军则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被收割着性命,不到半个时辰,这两万叛军人马就分崩离析,兵败如山倒……

    其实,如果叛军能严阵以待奋力还击,天威军龙骑兵的冲锋或许不是致命的威胁,可是,全体叛军的迅速溃退却让他们输掉了这场战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