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197章 赫赫威名
    一个身材魁梧的叛军武将狰狞着脸孔向高宠冲来,却被高宠手中那碗口粗的枪杆狠狠地砸在了肩膀上。

    “呯……”的一声,那员叛军武将的身体禁不住晃了晃,惨叫着落于马下,随后便被身旁狂奔而至的几匹战马踩成了一团肉泥。

    这时,一个虎背熊腰身披盔甲的叛军武将试图从身后偷袭高宠,挥起长刀劈向了高宠的后背。

    “小心!高将军……”杨再兴在不远处恰好看到了这一幕,连忙大声提醒。

    “当啷……”高宠也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他早有准备,用錾金虎头枪挡开了从背后劈向自己的那把长刀,然后就用了一记回马枪,翻动手腕挺枪回刺,枪尖直刺对方的胸口。

    那个叛军武将的膂力非同一般,身手也是足够敏捷,他发现形势对自己不利,连忙撤刀回防,只可惜,他的速度和膂力比起高宠来还是逊色了许多!

    高宠手中的錾金虎头枪如同碗口粗细,将那回撤护身的大刀直接击落到了地上,那闪烁着寒光的枪尖更是不做丝毫停滞,继续高速向前刺去,恰好刺入那叛军武将的护心板与甲叶之间的衔接之处,只听“噗哧……”一声,枪尖已经透胸而入。

    “吼……”高宠怒喝一声,用錾金虎头枪挑起凄声惨叫的叛军武将,又将其甩到半空中,沿着抛物线落了下去,那无主的战马凄厉地嘶鸣一声就落荒而逃。

    那叛军武将的鲜血如同瀑布般从半空中洒落下去,溅了周围的叛军士兵们满头满脸,那叛军武将沉重的尸体从半空中坠落下来,又砸倒了四五个叛军士兵。

    见到这一幕,叛军士兵们更加吓破了胆,叛军的大队骑兵只是抵抗了片刻就溃不成军落荒而逃。叛军早就听说过高宠和杨再兴等几员虎将的赫赫威名,今日一见,更是吓得屁滚尿流,一个个抱头鼠窜。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天威军的龙骑兵和契丹轻骑兵队伍居然凿穿了叛军的队形,这就造成了叛军的彻底溃败,兵败如山倒,五万叛军人马就这么一败涂地。

    追杀了几十里地之后,杨再兴等人又领兵活捉了三千多名叛军降兵,叛军带来的攻城器械和辎重也全都落入了天威军之手,他们这才意犹未尽地回返绛州城。

    随后,天威军的步兵们便出城打扫战场,对于那些已经身负重伤的叛军士兵,全都挨个补上几刀了事,天威军目前根本就没有精力治疗这些重伤的敌军士兵。

    即便是对于那些叛军将士的死尸,也都要在喉咙上补一刀,确认这些敌军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在城头上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原本为了这场胜利而兴奋得手舞足蹈的符金琦惊得花容失色,她怔怔地站在那里,心中有一种莫名的阴郁,这就是战争……

    “夫人,您不必为这些敌军而伤心,这样处理太正常不过了……节帅曾经说过一句话,对待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人残忍。”杨妙真早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

    在战场上就是这样,要是有敌人的漏网之鱼逃出生天,他们就会回去通风报信,等他们再次杀回来,就会有更多的自家士兵失去生命。

    现在,众人都称呼符金琦为“夫人”,符金琦听了也是心安理得,她很开心,更是盼着杜飞扬早日娶她为妻,只是,目前正值平叛战争期间,他们的婚事自然急不得,所以,符金琦比谁都盼着这场战争早日结束,她也盼着嫁错郎的自家大姐能够安然无恙。

    对于这么多叛军降兵,天威军依然采取了以前的办法处置,降兵们大多被打散了整编到天威军的各部之中,至于一些叛军的将校,则是立刻进行审问,由于有徐世路这位降将亲自现身说法,这些叛军的将校们居然全都投降了。

    在他们看来,好死不如赖活着,既然徐世路在天威军中混得风生水起,这些降将也不愿意为了李守贞那个反贼而杀身成仁。

    经过这些审讯,杜飞扬得知了叛军在河中“大堑壕”防线部署上的大致情况,这道庞大的防线的确是个大麻烦,也许,要经过旷日持久的苦战才能攻下河中府。

    直到深夜时分,杜飞扬的书房里依然是灯火通明,他仔细看着地图,思忖着如何对付那个大堑壕防线,这时,书房外却响起了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不用看,杜飞扬也能猜到必定是符金琦在敲门,只有她才敢在这时候敲书房的门,杜飞扬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进来吧。”

    “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符金琦进了书房,她和杜飞扬就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起了这句话。

    两人都心有灵犀地笑了笑,杜飞扬发现,符金琦此刻正端着一个犹在冒着热气的汤碗,她大大方方地轻移莲步,走到了杜飞扬的面前,将一碗热汤轻轻地放在杜飞扬面前的桌案上。

    “飞扬哥哥,你天天这么辛苦,这是人家亲自给你煮的鸡汤,你趁热喝了吧。”

    说话间,符金琦笑了笑,只是,她的笑容却有一丝隐隐的狡黠。

    杜飞扬不由得心头一热,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符金琦,动容道:“真是难为你了,你这么晚也不休息,还为我煮汤……你早些睡吧,我看你的上下眼皮都在打架了。”

    符金琦眨了眨惺忪的睡眼,似笑非笑道:“没事的,飞扬哥哥,只要你开心,人家……人家怎么做都是心甘情愿的!你赶紧趁热喝了吧。”

    杜飞扬点了点头,他浅啜了一口鸡汤,忽然感觉似乎有一种怪怪的味道,他不由得暗自思忖,眼前这位符家三小姐自幼刁蛮任性,恐怕未必擅长烹饪之术,她煮的鸡汤味道古怪些也就情有可原了。无论如何,这大晚上的,人家为了自己亲自下厨,这份情,自己还是要领的。

    一念及此,杜飞扬皱了皱眉头,就继续喝了一大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