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18章 穷途末路
    既然平叛战争即将获得最后的胜利,杜飞扬也即将凯旋而归,符家上下便从此开始紧锣密鼓地张罗三小姐符金琦出嫁的事情。

    在河中子城被攻破之前,关西三叛之一的赵思绾率先被解决了。其实,早在河中城还没被攻破之际,赵思绾就已经派遣使者前往朝廷请求归降。

    几个月后,朝廷接受了赵思绾的投降,并且任命赵思绾为华州节度留后,赵思绾的心腹常彦卿则被任命为虢州刺史,朝廷命令他们走近道直接前往各地就任。

    于是,赵思绾脱下盔甲出城接受了刘承佑的诏书,汉军将领郭从义则派兵把守南门,随后,又把赵思绾接回了长安城里。

    食人魔赵思绾居然向郭从义索要卫队和兵器,郭从义也都毫不犹豫地给了他,可是,赵思绾得寸进尺,他居然还想在离开长安之前在城中继续搜刮一些钱财,一直赖着不走,甚至先后三次改变了行期。

    这一举动,让郭从义等汉军将领怀疑其中有诈。郭从义派人密报枢密使郭威,请求采取果断措施解决赵思绾,郭威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几天后,郭从义和南院宣徽使王峻骑马入城,来到了长安府衙,他们声称要与赵思绾饯行话别,赵思绾不防有诈,被郭从义等人找个机会就势擒住,有趣的是,在抓捕赵思绾的过程中,刚刚投军不久的赵匡胤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由于武艺高强加上有勇有谋,赵匡胤被任命为郭从义亲兵队之中的一个都头,赵思绾见势不妙试图逃脱,却被赵匡胤一棍子打断了腿,当即将他绳捆索绑起来。

    后来,赵思绾的父亲和兄弟,连同他的心腹常彦卿和一些得力部下,共计三百多人,全部都被官兵抓了起来,推到长安的街市上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这样一来,西部的三叛就只剩下王景崇一部了,汉军的赵晖所部也加快了进攻凤翔城的步伐,王景崇的覆灭已经指日可待。

    王景崇的智囊周璨尝试说服他:“您过去与李守贞、赵思绾这两个藩镇互为表里,可是,现在这两个藩镇已经被平定,后蜀朝廷也难以倚仗,不如投降吧。”

    王景崇却轻叹一声,不置可否地道:“好吧,事关重大,且容老夫再想一想。”

    过了几天,汉军在凤翔城外围攻得更加紧急,其余各路汉军也向凤翔集中,这平叛的最后一战一触即发。

    王景崇将那些依然忠于他的部下们召集到一起,推心置腹道:“弟兄们,我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想当初,我们的初衷是推翻刘承佑建立新秩序,可是看看我们现在的处境,我们还能坚持多久?河中那边的结局,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既然早晚都是死,我们与其死守下去坐以待毙,倒不如像英雄一样战斗,大不了马革裹尸,所以,老夫打算孤注一掷,与敌人决一死战,拼个你死我活!”

    “就是,拼了……大不了有死而已!”在场的将领们也都随声附和,虽然他们心里没底,但却不想表现出来。

    王景崇的激情演说慷慨激昂,他似乎是一位天生的演说家,凭借出众的蛊惑人心的能力,王景崇获得了许多士兵的拥护和支持,只是,他们的实力却不允许他们活得更长久一些。

    王景崇顿了顿,扫视了一番众人,接着便开始点将:“公孙辇、张思练……”

    “末将在……”公孙辇和张思练齐齐出列,对王景崇深深一揖,洗耳恭听。

    王景崇看了看公孙辇和张思练,肃然道:“赵晖的精锐部队大多布署在城北一带,明天五更之前,你二人在城中的东部纵火,派人出城诈降,但是,你们一定要切记,千万不能让敌军趁机进城;同时,老夫和周璨率领卫队的亲兵,出北门攻击赵晖的军队,我们纵然突围不成而死,也好过束手就擒。”

    公孙辇和张思练两人拱手领命,在场的其余将领则是各自心怀鬼胎,他们虽然明知突围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却并不说什么,反正,到时候只要趁乱出城投降,王景崇也无可奈何。

    其实,张思练倒还真的赞同王景崇拼死突围的建议,在这生死关头,突围才是真正的归宿,或许能有一线生机,哪怕只有一个人突围出去,也好过全军覆没。凡是稍微有些正常思维的将士都会认同这一点,在城破在即的处境下,没有比突围更可行的办法了。

    此时正是寒冬时节,五更时分,天还没有亮,在一个狂风大作沙石扑面的夜晚,公孙辇和张思练两人带人放火烧了东部的城区,又派人去汉军大营请求投降。

    风助火势,一阵阵人喊马嘶声响起,夹杂着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士兵们杂乱又急促的脚步声,时不时的还能听见几声凄厉的女子尖叫声,那声音听起来异常刺耳,从那声音推断,似乎是有人在趁乱劫掠,现在,他们已经无所顾忌了。

    这时,凤翔府衙内也突然火光冲天;公孙辇和张思练不由得大吃一惊,两人赶紧商议一番,公孙辇自去联系汉军,张思练则亲自带上几个亲兵去府衙侦察。

    张思练赶到府衙,只见后院那边烈火熊熊,浓烟冲天,张思练禁不住心中一沉,连忙大步流星地冲进了后院,浓烟扑面而来,张思练随即掩住口鼻继续前近。在起火区域仔细探查一番,张思练却发现王景崇已经与家人一起在火中自尽而亡。

    “大帅,你这是何苦呢?你昨晚不该欺瞒属下,其实,我们原本可以尝试突围啊……”张思练带着哭腔喊着,说话间,他又抹了抹眼角那并不存在的眼泪。

    张思练深知现在并不是应该哭丧的时候,他跺了跺脚,对那火中深深一揖,便带着几个同行的亲兵去找周璨。找了半晌,张思练却发现周璨已经踪影全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