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21章 成家立业
    符金琦掩着嘴笑了笑,柔声道:“夫君,你还真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呢……”

    杜飞扬坏笑着道:“谁说为夫胸无大志呀?娘子,既然我们郎才女貌,基因强大,以后,我们两个必须要抓紧时间开始生儿育女,你也看到了,为夫家里人丁稀少,所以,我们要只争朝夕,要努力生孩子,我们要建立一个庞大的家族,最好能凑够十个孩子,那才是十全十美的人生呀……”

    “切,你可真是不着调……”符金琦羞红着脸啐了一口,娇俏地白了杜飞扬一眼。

    虽然符金琦不知道杜飞扬所说的“基因”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她下意识地认为那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就懒得理会,反正夫君时常会不经意间说出一两个她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词语,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杜飞扬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可是大事啊,我们家太冷清,需要开枝散叶呀。”

    符金琦闻言俏脸更红,柔声呢喃道:“妾身,妾身终于成了夫君的人……以后,自然会相夫教子,只是,夫君也要辛苦耕耘才是呢。”

    “为夫自然应该辛苦耕耘……”杜飞扬哑然失笑,道:“傻丫头,瞧你这话说的,其实,你早就是为夫的女人了,不是么?”

    符金琦摇了摇头,伏在杜飞扬的怀里,柔声道:“不一样,这可不一样,直到披上红盖头,踏进你的家门,妾身才觉得真正成了夫君的人,妾身的心里才觉得踏实……这一刻,妾身会铭记一生的……”

    经历那么多坎坷之后,两人才有了今日的幸福生活,古往今来,女人最需要的就是安全感,如今,杜飞扬也终于给了娇妻一纸婚书,符金琦自然是欢喜得很。

    对于杜飞扬来说,自从符金琦与自己有了夫妻之实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而对于这个时代的女人来说,一个正式的、传统的婚礼,才是令人有安全感的终身保证。

    杜飞扬闻言心中欢喜,便情不自禁的看了看符金琦那柔若无骨的窈窕身体,她身上的缕缕体香沁入了杜飞扬的鼻息,杜飞扬不由得更加心猿意马。

    符金琦是个出身将门的大家闺秀,也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子,如果说,她以前就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活在衣食无忧的豪门里,所以她才刁蛮任性。

    而现在的符家琦,则是一个小鸟依人的小女人,一个把生儿育女相夫教子视为自己首要责任的小女人……

    杜飞扬忽然想起了初见符金琦时的那一幕,那时候,他就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好漂亮的小丫头!只是,那时候的杜飞扬地位地微,面对刁蛮任性的符金琦,他没有别的想法,更何况当时他军务在身,也没有闲情逸致考虑那么多的事情。

    后来,云飞扬与符彦卿并肩作战,他与符金琦的接触自然也就多了起来。现在想起来,那才真可以说是两个人的缘分到了。现在,这个出身将门的小仙女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妻子,这一切并不是梦,温香暖玉在怀的感觉当然是无比真实的。

    杜飞扬一把拉住符金琦,随手就把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他动情地看着怀中的娇妻,不经意间笑了笑,符金琦的美目轻轻闭上,她仰起俏脸,那一双美目顾盼生辉,似乎在期待着夫君的进一步动作。杜飞扬看到符金琦那鲜艳迷人的红唇,只觉得幸福至极,感觉人生达到了巅峰……

    在这洞房花烛之夜,两人虽然没有了第一次那种近乎于疯狂的感觉,却也如胶似漆,卿卿我我地依偎在一起,这一刻,有情人终成眷属!

    符金琦侧卧在锦榻之上,那一袭粉红色的纱裙薄如蝉翼,她的纤腰如柳不堪一握……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姿令杜飞扬不由得心荡神驰。符金琦那一头浓密如瀑的秀发披散在枕边,眉如远山,肤如凝脂,俏脸上笑靥如花,更是令杜飞扬禁不住心中涌起无限的爱意。

    等到两人一番柔声细语过后,俏脸酡红的符金琦拿起被子遮住曼妙的身子,又将修长圆润的大腿压在杜飞扬的腰上,两人说了许多悄悄话,这才沉沉睡去。

    成亲之后,符金琦的心中充满了柔情蜜意,大姐的坎坷遭遇,使得她不奢望杜飞扬有多么富贵的身份,只要两人能长相厮守就行。杜飞扬想要的其实也不多。

    对于现在的地位和官职,杜飞扬已经心满意足了,既然自己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国公,他还有什么可以追求的目标?难道还要争取封王?那需要多大的功劳啊……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刘承佑的屠刀随时都可能砍向他,那时候,杜飞扬要怎么应对?现在,杜飞扬已经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了,他有了一个娇滴滴的妻子,在不久的将来,他甚至可能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他岂能容忍自己的家人遭到刘承佑的毒手?所以,杜飞扬还不能放下心来,他要自救,也要拯救义父郭威和义兄柴荣的家人,或许那会很难,但他却责无旁贷,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春宵一刻值千金,直到次日的中午,这对新婚夫妇才手牵着手走出了新房。

    管事杜福禄瞥了一眼杜飞扬,见家主迈着方步,并不是想象中那种脚下飘飘的样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暗自敬佩不已,家主当真懂得节制,怪不得家主年纪轻轻就做了国公,这是因为他不像寻常的年轻人那么孟浪轻浮或者声色犬马。

    杜福禄笑眯眯的上前一步,施了个礼道:“夫人,这是咱家的账簿,请夫人过目。”

    符金琦笑吟吟地接过账簿,只是翻开来看了一眼,她就有一种头疼的感觉,一个出身将门的女子,怎能看得懂这些账簿?更何况,这本账簿是根据杜飞扬的指示记账的,账簿中采用了后世里常用的一些记账方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