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28章 偶然
    内客省使阎晋卿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雪地里,随着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响起,雪地上便留下了他的一串串脚印,但是不久之后,他的脚印又会被积雪覆盖住。

    阎晋卿穿着一身便装,外面披个灰色披风,看起来像是个寻常的富家子,他一边走,一边望着不远处的中书令史弘肇的府邸,心中颇为犹豫。

    随着一阵北风吹过,一片片雪花洋洋洒洒地飘散下来,几片雪花飘落到阎晋卿的脸上,泛起了一阵阵凉意。

    阎晋卿这才回过神来,他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反正自己已经来到了这里,那就硬着头皮上吧!

    阎晋卿与李业的私交甚密,再加上他曾经在行伍中有所建树,因此深得当今天子刘承佑的器重,这几天,刘承佑与李业和聂文进等人一直在密谋,制定诛杀史弘肇和杨邠等顾命大臣的行动计划。

    阎晋卿便知道了这个机密,李业等人打算在上朝的过程中安排埋伏刀斧手,刺杀史弘肇和杨玢等人,阎晋卿这大惊之下非同小可,其实,他与史弘肇也是有几分交情的,他岂能对此袖手旁观?

    反复思量之下,阎晋卿终于决定趁着夜色的掩护去给史弘肇通风报信,他想帮史弘肇逃过这一劫。日后,中书令大人自然也不会亏待自己。

    到了史弘肇府邸的门口,阎晋卿见四下无人,便对守在门外的卫兵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声称有要事求见中书令大人。

    虽然已经到了晚上,守在门口的卫兵见阎晋卿并未穿官服,心中难免有几分疑虑,但见阎晋卿的谈吐气质与众不同,很有上位者的风度,却也不敢以貌取人。

    一个年长些的卫兵观察阎晋卿的表情,确实像是有着十万火急的大事,他不敢怠慢,一边下意识地将双手拢在袖子里取暖,一边懒洋洋地进门通报去了。

    过了半晌,阎晋卿站在雪地里已久,冻得两脚发麻,脸颊更是通红,就连嘴唇上下都有了一层白绒毛般的雪花。

    在阎晋卿有些不悦的目光下,那个卫兵施施然地走出门口,淡淡地道:“我家大人说了,大人身体有恙,这几天暂不会见客人……这么晚了,您就请回吧。”

    阎晋卿的嘴动了动,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把想要说的话都咽进了肚子里,旋即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老子这是来给你通风报信,你却将老子拒之门外,你就等着满门抄斩吧,哼,哼哼……

    此刻,史弘肇正端坐在花厅里,惬意地眯着眼睛,享受着新纳的一房小妾的按摩,那是个二八年华的小丫头,娇小玲珑,她正是前宰相李菘的小女儿。李氏的一双粉拳轻轻地捶打着史弘肇的双腿,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史弘肇非常受用。

    当初,李菘被宰相苏逢吉冤杀,史弘肇不但没有制止,反而在李菘被杀之后,将李菘的小女儿纳为自己的妾侍。这个小妾出自书香门第,知书达理,她不仅秀外慧中,聪明伶俐,而且有一手出色的按摩手法,深得史弘肇的宠爱。

    史弘肇自言自语道:“阎晋卿这家伙最近跟李业走得很近,他来找老夫还能有什么好事?莫不是赌博欠钱了,要找老夫借钱?老夫偏偏就不见他,哼……”

    史弘肇却不知道,正是这件偶然的小事让他和他的家人以后付出了无比惨重的代价,其实,阎晋卿原本是来给他通风报信的,如果他能接见阎晋卿,他本可以不必走上那条不归路。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其实,史弘肇的残暴害了自己,在这一点上,他与苏逢吉倒是有些共同之处。

    有个幽州人,名字叫和福殷,他用十四万缗钱买了一个玉枕,然后派家仆将那玉枕卖到淮南,再换成茶叶回来。那个家仆贪财,便将价值几十万钱的财物藏了起来。和福殷训斥那个家仆,让他偿还,那个家仆不肯,和福殷便用棍子打他。

    这个家仆就去向史弘肇诬告和福殷,说契丹人当初进入开封之时,赵延寿曾经让和福殷带着玉枕秘密地赠送给了淮南之主,想联合淮南的势力夹攻后汉国。

    史弘肇不分青红皂白,马上派残酷而又善于用酷刑折磨人的部下解晖去审问,结果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和福殷在酷刑之下不得不被迫招认,他家族里的人也都被连累处死。和福殷的妻子和女儿被史弘肇的手下人分别霸占,财物也都被没收。

    两天之后,史弘肇一如往日般的上朝,途中,他却隐隐地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守卫皇宫的禁军之中,似乎突然间多了许多新面孔,不过,史弘肇不疑有他,对于这些细枝末节自然也没有放在心上,他不认为谁敢对手握兵权的他很下毒手。

    每次上朝,史弘肇都会来到广政殿的东庑,在那里歇息片刻,这次也是如此,他来到那里的时候,枢密使杨玢与三司使王章都已经先行到了,史弘肇冷冷地瞟了一眼王章,不理他,而是与杨玢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起来。

    有王章在一旁,史弘肇难免存着气气王章的心思,便对杨玢大吹大擂起来,自己新纳的那房小妾李氏有多么温柔体贴容颜俏丽,自己又有多么威猛强壮……

    杨玢则始终是强颜欢笑,他对史弘肇虚与委蛇,说了一些言不由衷的恭维话。

    王章闻言却只是冷哼了一声,但却始终默然不语,权当史弘肇那是在放屁。王章很了解史弘肇的脾气,这个老家伙一言不合就能拔剑相向,自己是个知识渊博的读书人,岂能与一个赳赳武夫一般见识?

    三人正在各怀鬼胎地打发时间,他们的末日却突然间到来了。早已做好战斗准备的几十个刀斧手发一声喊,扑向了这三个顾命老臣。这些刀斧手都是全副武装,身披铁甲,武装到了牙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