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36章 穷途末路
    刘承佑实在是想不到,这些升斗小民的想法居然这么复杂,他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刘承佑平生第一次开始扪心自问,难道真的要改朝换代了么?父皇辛辛苦苦多年奋战才打拼下来这份大汉基业,莫非就要断送在自己的手上?自己死后,还有何面目去见先帝?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一时间,刘承佑感慨万分。

    那个中年汉子给刘承佑和郭允明等人安排好住处,便点头哈腰地离开了。

    屋子里还算是暖和,刘承佑脱下厚厚的长袍,含情脉脉地看着郭允明,展颜一笑道:“爱卿,想不到,在朕最困难的时候,竟然只有你依然陪伴在朕的身边……”

    这一刻,刘承佑基情无限,他看向郭允明的炽热目光里,充满了柔情蜜意。

    郭允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官家不必灰心丧气,只要我们回到河东,便可以重整旗鼓,发兵讨伐郭威麾下的叛军,到那时,叛军定会闻风丧胆,分崩离析。”

    刘承佑却没有那么多的信心,他苦笑了一下,侧耳倾听着外面呼啸的风声,禁不住茫然若失,只觉得自己已经走上了穷途末路。

    默然片刻,刘承佑轻叹一声,道:“想当年,楚霸王被围困在垓下,身边只有个虞姬陪伴他……为此,楚霸王写下了‘时不利兮骓不逝,虞兮虞兮奈若何?’那句名诗,在朕的眼里,你就是朕的虞姬!”

    郭允明干笑了一下,继续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来安慰刘承佑:“官家何必这么说?或许,不用多久,我们就能逆转乾坤的,郭威那些叛军不会成大事的……别忘了,河东是先帝的龙兴之地,只要我们回到河东,官家振臂一呼,必定会有各路大军前来勤王。”

    郭允明话虽然这么说,其实,他见势不妙,早就暗自起了乱七八糟的心思,眼下改朝换代只是时间问题,刘承佑大势已去,如果他能将刘承佑的首级献给郭威,也算是将功折罪了,他或许还能活下去,甚至有可能会得到丰厚的奖赏。作为刘承佑的男宠,只有他才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刘承佑,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虽然男生女相,细皮嫩肉,郭允明好歹也算是个堂堂七尺男儿,以前,他强颜欢笑地在刘承佑身边承欢,无非是为了享受荣华富贵,但是现如今,刘承佑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郭允明当然不甘心继续雌伏下去。

    两人正在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那个中年汉子便来邀请他们一起吃晚饭。

    众人边吃边聊,郭允明便大致了解了这家人的情况,那个中年汉子的名字叫做房成富,他是个小商人,家境还算殷实,家里有个正值及笄之年的女儿,还有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妻子董氏,只是,房成富的妻子性格泼辣,他在妻子面前总是唯唯诺诺的,刘承佑最瞧不起的就是这样的男人,没骨气!

    这天晚上,或许是由于太疲惫,郭允明躺在床榻上就睡着了,刘承佑也没有心思做别的事情,他心里面有着千头万绪,反复思忖着以后如何摆脱追兵,在床榻上辗转反侧,直到半夜还没睡着。

    由于心里难受,刘承佑就披上厚厚的粗麻长袍,走到了屋子外面,他也不在乎外面的寒冷,就若有所思地踱起步来,这时,他却听到了不远处房成富的屋子传开了一阵争吵声。

    刘承佑皱了皱眉,就蹑手蹑脚地向那里走近了一点,那间屋子的墙并不厚,隔音效果并不算好。为了给刘承佑等人腾出住处来,这个晚上,房成富一家三口便挤在一起住了,可是,他们却吵了起来,虽然刘承佑不能听得完全清晰,却也大致知道了他们在吵什么。

    原来,房成富的妻子和女儿都很反对刘承佑等人在这里借宿,可是,事已至此,刘承佑等人人多势众,房成富之妻惹不起他们,便只能把怒火喷洒在房成富的身上。

    “你啊,就是钻到钱眼里去了,为了赚钱,你不惜引狼入室,这些人一看就不像是好人,你以为他们真的是商人么?哼……”那妇人的语气听起来很霸道。

    “娘子,为夫也是为了这个家嘛……这些日子,朝廷又开战了,据说那些杀气腾腾的叛军已经兵临城下,生意不好做啊,这些人只是在家里住一晚上,况且,那个相貌出众的公子说了,他们肯定给我们酬谢,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呢?”

    房成富的女儿也插了一句话:“爹爹,您也不想一想,这里距离京城并不算远,现在已经打起仗来,附近到处都是乱兵,如果这些人真的是商人,他们岂不会招来一些贪图钱财的乱兵?到时候,乱兵要是盯上我们家,那可如何是好呀?”

    “唔……你一个女儿家懂什么?家里的事情,不需要你掺和,你还是赶紧睡觉去吧,以后,你应该好好学些针线活才是,过几天,邻村的许家就要来提亲了。”

    听了这些话,刘承佑禁不住怒从胆边生,就连眉毛都竖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免得被这房家人发现自己正在偷听,可是,他的心中却忽然间萌生了几分杀意,这几个大胆刁民,竟敢不把朕放在眼里,真应该杀掉他们全家……

    这些日子里,自从杀了史弘肇等人之后,刘承佑积压多年的愤恨终于发泄出来,可是,他心底的戾气越来越浓烈,虽然诛杀郭威未能得逞,但他却并不甘心。

    虎落平阳被犬欺,一家升斗小民就敢在朕面前这么胆大包天,真是反了他们了!不杀了这几个人,不足以解心头之恨。在这一念之间,刘承佑就开始动了杀心,他悄无声息地走回自己临时住宿的屋子,躺在床榻上,暗自思忖着怎么动手。

    除了刘承佑和郭允明,还有两个身手不俗的侍卫住在隔壁的一间厢房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