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44章 世仇
    杨再兴也很为难,自家的族妹武艺高超,人又生得美,英姿飒爽,天生丽质,可是,杨再兴也知道杜飞扬的难处,杜飞扬已经娶了符金琦,以杨妙真的身份,她要想进门,是娶妻还是纳妾?杨再兴不希望杨妙真感觉委屈。

    正月初六这一天,郭威身着衮衣,头戴冕冠,威风八面地驾临崇元殿,文武在百官“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山呼声中,建立了后周王朝,并且宣布改元广顺。

    郭威之所以将国号定为“大周”,是因为他自称是姬周王朝宗室的后人,其实,傻子才会相信他的话,不过,这个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没有人敢于反对他。

    杜飞扬暗自腹诽着,义父也是不能免俗,义父这是要想方设法表示自己的血统高贵,与众不同,足以登基称帝。在这方面,义父还真不如朱元璋有魄力,朱元璋称帝之时,有人曾经劝朱元璋尊南宋的大儒朱熹为先祖,不过,朱元璋却丝毫不在乎这个,他坦率直言,“朕本来是淮右的布衣,祖上八辈子都是贫农……”

    登基大典之后,自然少不了给文武百官们丰厚的奖赏,尤其是那些有从龙之功的大臣,更是要加官进爵,郭威要把他们扶植起来,作为将来朝廷的重臣,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于是,德高望重的符彦卿被封为淮南王,移镇平卢军节度使。杜飞扬被封为定州刺史,义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尉;柴荣则被封为澶州刺史,太原郡开国侯。

    郭威的嫡长子郭青哥则是被封为杞县开国侯,控鹤军都虞侯,这个任命非常引人注目,意义重大,以前,郭青哥从来没有在军中服役的经历,现在,他却摇身一变成为了控鹤军这支皇帝侍卫亲军的都虞侯。

    郭青哥的权柄很大,堪称前程无限。显而易见,新君郭威对于自家的嫡长子寄予了很大的希望,这对于郭青哥而言无疑也是一个在禁军中历练的宝贵机会。

    对于这个任命,朝中的大臣们都能猜得出来,这分明就是要立郭青哥为太子的节奏啊,杜飞扬对此也很理解,孩子还是自己的好!杜飞扬的要求不高,他并没有称王称霸的野心,只要能有自己的一块地方,有几个温柔美丽的妻妾就够了。

    柴荣对此也是早有预料,只是,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酸溜溜的感觉,为了义父郭威的事业,他付出了许多,他多年走南闯北经商赚来的钱,几乎都给义父用来打点关系或者结交朝廷重臣了,可是,郭青哥毕竟是义父的亲生儿子,自己只不过是个义子,远近亲疏还是不一样的。

    除此之外,柴荣还有些遗憾,他未能参与到拥立郭威称帝的过程之中,为此,他很羡慕杜飞扬,杜飞扬策划了那天的黄袍加身,那可是最重要的从龙之功啊!

    王峻被封为枢密使,兼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相当于宰相,他成为了后周朝中首屈一指的重臣。不过,王峻对柴荣始终看不顺眼,他更希望郭青哥成为太子。

    天无二日,国无二君,虽然刘赟已经失去了称帝的资格,郭威已经达到了称帝的目的,可是,郭威却还有些后顾之忧,因为,“逊帝”刘赟毕竟还活在人间。

    对于郭威来说,刘赟这位逊帝始终是个威胁。为了自己能坐稳宝座,为了大周江山的稳定,刘赟必须死!就在不久之后,湘阴公刘赟竟然在宋州暴病而亡。

    李太后闻讯痛不欲生,其实,傻子都知道刘赟是怎么死的,可是,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谁也没有充足的证据……

    不过,按下葫芦浮起瓢,刘赟的生父是河东节度使刘崇,刘崇得知郭威称帝立国,后汉灭亡,他一心要报杀子之仇,便在晋阳称帝,仍然沿用后汉的乾佑年号,史称为北汉,所辖之地包括并、汾、忻、代等十二州,相当于今山西的中部与北部。

    刘崇要与郭威对抗到底,所以,北汉与后周就有了世仇。为此,刘崇不惜勾结契丹人,他派人出使辽国,企图借助契丹人的力量灭亡后周。

    刚刚出了正月,刘崇便任命刘承钧为招讨使,急不可耐地领兵一千人袭击后周的晋州(今山西临汾东北),由于人马不足,刘承钧兵败于晋州,但他却并不甘心,又带兵攻打隰州(今山西隰县),结果,北汉军队却再次失败,伤亡惨重,刘承钧只好带着残兵败将狼狈不堪地逃回了都城晋阳。

    契丹人也着实给刘崇面子,耶律兀欲派出了一支部队,来到了定州外围地区。这支辽军之中,不仅有骑兵,还有不少步兵,那些步兵都是辽军的仆从军,主要是奚族人。

    这支部队的主将是辽国的惕隐耶律屋质,此人三十多岁,出身于契丹皇族,他身材高大,脸庞棱角分明,剑眉星目,蓄着八字胡,气宇轩昂,是个有勇有谋的将领。惕隐这个官职的职责是调节契丹贵族集团的内部事务,以便确保他们对于皇室的服从和忠诚。

    耶律屋质文武双全,处事冷静,信守承诺,博学多才,甚至熟悉天文,在辽国贵族中是个凤毛麟角般的人才。

    当初,耶律兀欲继位初期,辽国内部矛盾重重,辽国太后曾经派兵讨伐耶律兀欲,幸亏耶律屋质出面调解,才避免了辽国爆发一场内战。从那以后,耶律屋质便得到了耶律兀欲的重用,成为了辽国重臣。

    此刻,耶律屋质披着墨绿色斗篷,头上戴着皮帽子,在亲兵们的前呼后拥中策马而行。

    耶律屋质看了一眼身边的一个年长些的部将,又望向南边的定州方向,用契丹语问道:“定州城里还没有动静?”

    那个年长部将一手按胸,在战马上微微躬身道:“方才,斥候回报了一次,定州城里的人马全都龟缩在城里面,他们正在严阵以待,但却不敢出来迎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