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45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耶律屋质微微一笑,目光中流露出不屑的神色,大声喊道:“就算这些汉儿出城来,英勇善战的契丹勇士也能把他们打败!”

    那个部将附和道:“那是自然……我们契丹人是狼,无所畏惧,所向无敌……那些汉儿全都是羊,他们只能躲在城里面里,死守孤城,他们不敢与我们作战。”

    “哈哈哈……”那些辽军将士听了这些话,一个个肆无忌惮地大声欢呼起来。

    此刻,在定州城里的最高长官是孙方简,以前,他只不过是在狼山落草为寇的山贼,后来被朝廷招安,这才摇身一变成为官军的武将。

    不过,孙方简始终首鼠两端,在朝廷和辽国之间摇摆不定,自从杜飞扬成为义武军节度使之后,孙方简不敢再与契丹人暗中勾结,但他还是缺乏与契丹人作战的胆气。眼看着耶律屋质的军队来到了定州外围地区,孙方简也不敢主动出击。

    当时,驻守在定州城中的军队,除了孙方简的四千多名本部兵马之外,还有天威军的三千名步兵,主将则是孟珙。不过,孟珙毕竟过于年轻,无论在军中的官职还是资历,孟珙都比孙方简逊色一筹。

    按照规矩,定州城里的军队自然要听从孙方简的命令。由于定州城内的守军相比辽军明显是敌众我寡,况且孙方简的本部兵马大多是山贼出身,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战斗力很差,孙方简不敢出城迎战辽军。

    王家庄就在定州城外,自从王光炎死后,王丹玉便成为了王家实际上的家主,但她毕竟只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娘子,在经商和理财方面还是经验有所欠缺,所以,王家大院里的许多事还需要别人帮助她打理。

    正因为如此,在俞慕华的提议下,就在一年之前,她的哥哥俞慕文搬进了王家大院,有了瓷器铺掌柜俞慕文的帮助,王丹玉总算是轻松了许多。

    俞慕文与后宅的侍女江小逸一来二去,越来越熟稔,就在一个月前,俞慕文便将江小逸纳为了妾室,这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由于江小逸原本是王家大院的后宅侍女,王丹玉特意给了他们一个小院子。为了讨江小逸的欢心,俞慕文去年新建了一间宽敞的大瓦房,装饰得非常豪华。

    王家的瓷器店铺经营得风生水起,这倒不是因为俞慕文有经商头脑,而是与当地官府的扶持不无关系,杜飞扬早就关照过当地官府,这年头兵荒马乱的,王丹玉又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娘子,杜飞扬就动了恻隐之心,王丹玉自然也是了然于胸的,她虽然有些过意不去,却也是盛情难却。

    这一天,天空阴沉沉的,一片片雪花在寒风中飘散,看起来倒是有点像丧事中的纸钱,更让天地间多了几分肃杀的气氛。

    俞慕文从瓷器铺回来,把一袋子沉甸甸的铜钱拿出来,放到桌案上,笑眯眯地对江小逸说道:“小逸,好好收起来,以后买些好看的首饰。”

    “哎呦……这么多钱啊,多谢夫君!”江小逸笑得见眉不见眼,看起来更加多了几分妩媚。

    俞慕文看了看窗外随风飘散的雪花,喃喃地自言自语道:“这鬼天气……等到开春了,我就弄来一些花花草草种在院子里,然后,我们再栽上两颗桃树,等到桃花开的时候,找个院子一定很好看!”

    现在,没有王光炎那个老家伙约束,王家的大少爷又远在外地为官,俞慕文对王家的人没有任何忌惮,他衣食无忧,盖了新房子,纳了江小逸,又把许多钱财交给江小逸藏了起来。等将来赚的钱再多一些,俞慕文打算再纳一房小妾……

    俞慕文想把这个并不算宽阔的小院子弄得更豪华典雅一些,毕竟他的妹妹就是王家大院的少夫人,他们兄妹俩总要在人前显得风光一些……除此之外,俞慕文还有些非分之想,何不将总是给人一种冷艳感觉的王丹玉也纳为妾侍?那丫头自幼习武,身材修长,肌肤紧致,肯定很有女人味。

    不过,俞慕文也只是想一想而已,王丹玉那丫头的心气很高,她也老大不小了,但却至今仍然不愿意出嫁,有些风言风语传来,据说杜飞扬与她依然藕断丝连。所以,俞慕文并不敢逾越雷池半步,他可惹不起杜飞扬,那可是国公爷啊……

    江小逸娇俏地笑了笑,将那装着铜钱的袋子掂量掂量,嘀咕道:“这点钱能有什么用?现在的首饰都很贵哩……夫君,既然官府这么支持咱们家,你怎么不让少夫人对大小姐说说,封你个一官半职,总好过做一个商人。”

    俞慕文苦笑一下,道:“大小姐怎么会愿意为这事求人?你还不了解她的脾气么?说来也是可惜,大小姐秀外慧中,文武双全,她要是能做了杜飞扬的妾室,王家还不要鸡犬升天?不过,以她的身世,怕是高攀不起杜飞扬了,哎……”

    说完,俞慕文挠了挠头,他万万没想到,几年后,杜飞扬居然已经富贵加身。

    “真是人不可貌相,那杜飞扬以前只不过是个管事……现在居然成了国公爷,手握重兵,位高权重,着实是世事难料啊。”江小逸也是唏嘘不已,眼红得很。

    江小逸也有些忐忑不安,因为王雪儿的事,杜飞扬和杨再兴一定会对她心怀怨恨,只是,他们现在都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犯不上与自己一个弱女子过不去。

    俞慕文不知道江小逸此刻的心思,他看了看江小逸那丰挺的上围,舔了舔嘴唇,坏笑着道:“小逸,你不用担心,就算是不当官,为夫何时曾经亏待过你?今晚,你可要好好伺候为夫啊,对了,把你说过的那些新花样都试一试,嘿嘿……”

    江小逸将装着铜钱的袋子放在一旁,她俏脸一红,似嗔似喜地乜了一眼俞慕文,娇嗔地问道:“夫君,你真的想试一试那些花样?可是,你能吃得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