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49章 袖手旁观
    “来不及让你入土为安,对不住了……”俞慕文看着老仆人的尸体嘀咕了一句,便离开了王家大院,他和江小逸的身影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渐行渐远,王家大院却在火海中被渐渐吞噬了……

    俞慕文生怕再遇到契丹人,他带着江小逸找个地方躲了许久,直到确认契丹人已经离开了王家庄,这才带着江小逸向定州城的方向走去,此时,江小逸的神志已经恢复了一些,只是,由于心中凄苦,江小逸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赶路。

    俞慕文和江小逸在去定州城的路上,就看到沿途的许多屋舍都是烟雾弥漫,周围一片废墟,有的屋舍甚至被烧得只剩下几面熏黑的土墙,四处犹在冒着黑烟,想必是全都遭遇了契丹人的洗劫……俞慕文顿时感觉手脚发凉,悲从中来,只觉得生无可恋。

    俞慕文瞥了一眼江小逸,红着眼睛道:“韩氏已经被契丹人掳走了,以后,她只怕会凶多吉少,生不如死……为夫还活着干什么?可是,为夫却又舍不得你。”

    江小逸的眼神触及了一下俞慕文的目光,旋即便低下头,她没有说什么,但她的眼圈也红了,此刻,她的眼神之中,似乎是有几分感动,却又有几分自卑。

    毕竟是多日的夫妇,俞慕文当即便读懂了江小逸的眼神,他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哭失声,以前的幸福生活转眼间就成为了过眼云烟,现如今,他就连自己的妻妾都保护不了,他还算男人么?一时间,俞慕文心痛欲裂,暗暗扪心自问。

    哭了一会儿,俞慕文的心里这才舒服了一些,但他却依然悲愤交加,可是,他还能怎么办?怎样才能发泄心中的怒火?即便是找到了那些为非作歹的契丹人,他又能怎样?片刻之后,俞慕文忽然想起一个人来——杜飞扬,他可是手握兵权的节度使,堂堂的国公爷,况且,杜飞扬是当今天子的义子,前途无量啊……

    在定州城墙上,一面青色的大旗正在风中随风飘荡,一身盔甲全副武装的孙方简铁青着脸站在那里,看着尘烟四起的远方,眉头微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在孙方简的旁边,他的弟弟孙行友正在激动地说着话:“大哥,契丹人在咱们的地盘上烧杀劫掠,咱们岂能就这样袖手旁观?”

    孙方简瞥了一眼孙行友,淡淡地说道:“契丹人这次入寇,不仅仅是打草谷而已,依我看,敌军至少有上万骑兵,我们的兵力与敌人相比太悬殊了!节帅出发之前,给我等的命令是守住定州城,要是定州城失守,我们如何向节帅交代?”

    孙行友沉不住气了,又道:“大哥,为何不派人去向镇州或者栾城求援?他们也不会坐视契丹人袭扰定州一带的。”

    孙方简轻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没用的,契丹人突然大军入寇,各城的首要任务都是防御本地,谁都没有足够多的兵力调出来与大股辽军进行野战。何况,节帅不在河北,谁来统领河北各地的诸军?方才,我已经派出八百里加急去奏报朝廷,一切等朝廷下旨……在得到朝廷的旨意之前,我们还不能轻举妄动。”

    孙行友仍然不甘心,怏怏地说道:“可是,要等到朝廷的旨意,恐怕契丹人早就带着劫掠来的战利品满载而归了……”

    孙方简打断了弟弟的话,冷冷地说道:“我们需要做的是,从现在起,夜不解甲,时常巡视各个城门的城防情况,抓捕契丹人的奸细,谨防契丹人趁乱夺城,老弟,你懂了么?”

    孙行友的嘴唇动了动,本来还想说什么,但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想要说的话全都咽进了肚子里。

    这时,忽然有一群人或骑马或步行,他们来到城下的弓箭射程之外停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站住……如果你们再往前走,我们就要放箭了。”城头上的一个都头对着城下大声喊道。

    孙方简也提高了警惕,他走到垛口旁边,向城下仔细看了看,却不由得大吃一惊,那些人里面有男有女,大约有十几个人,当中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娘子骑着一匹白马,披着一件洁白的披风,看起来英姿飒爽,赫然正是王丹玉!其余的男子,看服饰,大多是王家的家丁,只是,这些人的表情似乎都有些黯然神伤。

    孙方简兄弟俩都认得王丹玉,更是听说过关于她的一些传闻,据说,她与杜飞扬曾经是恋人,即便是现在,两人之间也是若即若离,藕断丝连。

    现在,王丹玉在定州军民之中的名声很好,她时常会做一些善事,赈济定州的穷苦百姓,并且经常为定州的驻军捐助钱粮,许多人都夸王丹玉有菩萨心肠。

    王丹玉一家人却对孙方简没什么好感,这家伙向来首鼠两端,唯利是图,眼瞅着契丹人入寇,他却墨守成规,按兵不动,王家大院被烧成了一片废墟,都是拜他所赐!

    王丹玉粉面含霜,按耐住心中的怒火,看了一眼俞慕文,俞慕文会意,便看着孙行友,大声说道:“在下是来投军的,希望孙将军收留,给在下一个为国效力的机会!”

    孙方简不以为然地嘀咕道:“这时候才想起来投军,却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商人,就凭他,能吃的了苦?哼……”

    孙行友也有些不解,连忙问道:“王大小姐,你们不做生意了么?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投军呢?”

    俞慕文咬了咬牙,答道:“我们王家被契丹人烧了,很多家人被契丹人杀了,我要投军,我要杀契丹人,为家人报仇雪恨……”

    孙行友闻言顿时有些惊讶,看样子,王家大院的损失很大,他与孙方简对望了一眼,他见孙方简的目光中有一丝愧疚的神色,便不好拒绝,轻叹一声,道:“你们先进城再说吧,现在兵荒马乱的,从军可是很苦的,尔等可要想清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