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50章 后怕
    王丹玉等人进了定州城,孙行友亲自接待了他们,定州王家好歹也算是义商,王家的人对于定州军民的贡献很大,定州王家突然不幸遭遇劫难,孙行友少不了要安慰他们一番,这也是情理之中的。

    王丹玉的心情并不好,但她尚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俞慕文曾经亲眼目睹自己的妻妾惨遭契丹人蹂躏,他的心情却很激动,依然有些忿忿不平。

    俞慕文丝毫不顾及王丹玉的眼色,道:“契丹人就在定州城外烧杀劫掠,你们这些兵将却不敢出来迎战,真是胆小如鼠!你们就不感觉问心有愧么?在下听说新来的杜节帅对契丹人作战屡战屡胜,就连契丹皇帝都被他派人刺杀了,要是杜节帅此刻在定州,契丹人断然不敢来这里打草谷,官军中就需要杜节帅这样英勇善战的将领!哼……”

    孙行友只觉得这些话非常刺耳,但是,他作为定州守军的武将,未能及时驱赶入寇的契丹人,心中非常愧疚,虽然他心中颇为不悦,却不好当面驳斥俞慕文,一时间禁不住老脸通红,默然不语。

    俞慕文也只是发泄心中的怒火,片刻之后,他的怒气稍微消退,便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再说话,只是,他的胸膛依然起伏不平,显然心里依然激愤难平。

    王丹玉也有些不满,淡淡的道:“如果要等杜节帅调集大军北上,恐怕还需要时日,届时,契丹人已经掠获颇丰,必定会逃回幽州去……目前,朝廷动荡,中原始终战乱不已,即便是今上也没有下旨北伐的可能性,杜节帅恐怕也是无计可施。”

    “王大小姐言之有理……这也是形势所迫,我等无能为力啊。”孙行友应了一声,总算是找了个台阶下,心道,还是王大小姐通情达理。

    王丹玉看了一眼情绪依然低沉的俞慕文,又将目光锁定在孙行友的脸上,正色道:“我们都有拳拳赤子之心,为了一雪国仇家恨,我们这才想要参军…孙将军,我们王家的汉子都愿意在军前效力,即便是小女子,也愿意为官军做些事情。”

    “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许多贫苦人家的汉子当兵吃粮,那是卖命!要知道,武夫们浴血沙场,九死一生……可是,你们王家的人都是商人,你们富甲一方,不愁吃不愁穿,你们为什么要来投军呢?更何况,就凭你们的身手,到了军中,怎么可能会有前途?这一点,你们可要想清楚。”孙行友好言相劝,他着实不明白王家的人为什么突然间有了投军的念头。

    王丹玉想也不想就斩钉截铁地说道:“孙将军,我们王家的人投军,不是为了升官发财,也不是为了立功请赏,而是为了杀契丹人,为我们的家人报仇雪恨!”

    俞慕文更像是自言自语道:“贱内为了救我,被契丹人掳走了,我要去找她!”

    说到后来,俞慕文禁不住哽咽起来,他的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当时的惨景,床榻上那些破碎的女人衣服,还有那点点滴滴殷红的血迹……

    王丹玉闻言不由得暗自唏嘘,要不是当时她催促嫂子俞慕华赶紧逃走,到时候,就连嫂子恐怕都要落到契丹人的手里,想一想就觉得后怕,实际上,在她看来,嫂子才是自家人,至于俞慕文一家人,只不过是亲戚而已……当然,这些话却是不能说出口的。

    听了这些话,孙行友也不由得黯然神伤,城外的百姓们惨遭契丹人伤害欺凌,作为一名官军的武将,他深感遗憾。就连富甲一方的王家都在劫难逃,寻常百姓人家的遭遇恐怕会更加凄惨。

    沉吟片刻,孙行友肃然道:“俞掌柜的,国仇家恨固然是你们从军的原因,可是,你们要知道,国有国法,军有军规……你既然选择了当兵吃粮,就应该服从指挥,遵守军纪,否则,就要受到军法处置,到时候,谁也不能替你们求情的。”

    “这些,俞某当然明白……俞某断然不会让孙将军为难。”俞慕文信誓旦旦。

    “好好干吧,只要你们有勇有谋,敢打敢拼,你们就有机会为国家立功,为亲人报仇雪恨……或许,末将以后还要求你们王家关照一番呢。”孙行友说话间,若有意若无意地看了一眼王丹玉,他当然听说过关于王丹玉与杜飞扬的一些传闻。

    对于杜飞扬,孙氏兄弟由衷地钦佩,此人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固然与他是郭威的义子有关系,但是,杜飞扬自身的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天威军的战绩更是天下皆知,杜飞扬在河北威名远扬,即便是彪悍善战的契丹人也对他心存忌惮。

    “你们暂且回去等候消息,本将问问军中各部,哪里需要人,到时候,本将自会联系你们。”孙行友打算先把王家的人打发走,待杜飞扬回到定州,他要禀报杜飞扬,再根据杜飞扬的指示安排此事。

    杜飞扬率领天威军的主力部队回到定州之前,便得到了斥候的回报,得知了契丹人袭扰定州附近一些村庄的事情。他顿时有些担心,王家庄现在是什么情况?王丹玉不会有事吧?但愿她安然无恙。

    回到定州城以后,辽军早已逃之夭夭,孙行友在第一时间拜见了杜飞扬,他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契丹人是多么的来去匆匆,竭力淡化定州城内守军不作为的事情,末了,孙行友又提及了王家的人想要投军这件事。

    杜飞扬果然勃然大怒,实际上,辽军这次军事行动无法对定州造成实质性的威胁,这只是一次打草谷而已。

    但是,杜飞扬现在根本无法做到足够的理智和冷静,他心里还是有一股子难以抑制的怒火,他对契丹人恨得咬牙切齿,忿忿不平,是可忍孰不可忍!

    或许,这几天里定州城外村庄人口损失的数字并不算是令人震惊,对于整个国家的官员和百姓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数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