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64章 愣头青
    杜飞扬皱了皱眉头,可以想象,许多基层官兵也会有这样的问题,大多数官兵用惯了冷兵器,对于火药武器依然并不熟悉,为此,必须进行有针对性的培训!

    杜飞扬当即做了安排:“我们要建立定州讲武堂,本帅亲自兼任山长,由宋先生和刘先生还有岳司马具体负责讲武堂的一些教学工作,在讲武堂里可以设立不同的学科,例如各种火药武器的使用,火炮和突火枪的使用,以及其他各种武器装备的使用,我们要尽快培养出一些具备专业技能和指挥能力的中下级军官,最好是能够识文断字的……这件事必须抓紧办好,这将会影响到我军的战斗力。”

    众将们深以为然,却都一个个感觉到压力倍增,可以想象,将来的战斗会与以往相比有明显的不同了,以后,要想使用那些新型的武器装备,必须要多学学新东西啊,否则,只靠一身蛮力打仗,将来恐怕很难立下大功了……

    杜飞扬拍案而起,肃然道:“契丹人看似强大,但是契丹人的军队山头众多,大致是由宫帐军、部族军、五京的乡丁和属国军等几部分组成,其中最精锐的部队就是宫帐军,而宫帐军中又以迭刺五院部和迭刺六院部最为精锐,其实,这也正是契丹人内讧不止的重要因素之一……从现在起,诸位都要各司其责,各部兵马都要抓紧操练,除了募集新军,对于定州城内和附近十二岁以上的男孩子,也要定期进行军训,同时,多派出斥候密切关注契丹人的动向,把握战斗的主动权!好了,本帅要说的就是这些,希望大家戮力同心,精诚团结,好了,散了吧……”

    众将有序地离开白虎节堂,回去的路上,依然三三两两地议论着什么,他们都在期待着下一场大战,对于他们来说,只有打仗立功,才能升官发财。

    不觉间,时间已近端午,天气越来越热,定州城中已经有了一些热闹的节日气氛,粽子、艾蒿叶、菖蒲随处可见……在这年代,端午节依然是个令人瞩目的节日。只是,一场暗中的较量却依然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甚至对于将来的事态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作为一个杰出的卧底,宇文虚中办事很有效率,一个月不到,他就传来了一条意义重大的消息:契丹贵族又发生内讧了!耶律安端的儿子泰宁王耶律察割向耶律兀欲告密,揭露其父耶律安端的一些罪行,耶律兀欲哭笑不得,这家伙可真是个愣头青!

    但是,耶律兀欲不能无动于衷,他只能做些无关痛痒的姿态,象征性地贬了耶律安端的官职,让他去带领部族军。为了以示嘉奖,耶律兀欲便留耶律察割在朝中,这个愣头青从此开始得到了耶律兀欲的宠信。

    可是,刚刚升任右皮室详稳的耶律屋质却上表弹劾耶律察割,声称耶律察割野心勃勃企图谋反,耶律兀欲却不置可否。但是,耶律屋质却很执着,他再次给耶律兀欲上表,揭露耶律察割的一些罪行。

    耶律兀欲却对耶律察割非常信任,他认为,耶律察割既然能大义灭亲,揭露其父的罪行,对待皇帝这么忠心耿耿,他不会怀疑耶律察割的忠诚。

    这样一来,耶律屋质也不好继续弹劾耶律察割了,他可不想被皇帝当作陷害忠臣的奸佞小人。这着实是一个讽刺,根据宇文虚中调查到的情报,耶律察割貌似恭顺而内心狡猾,人们都认为他性格懦弱,不过,耶律察割的伯父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却说他是个凶暴愚顽之人,他并非懦夫,这家伙就是一个扮猪吃虎的角色。

    得知宇文虚中传过来的情报,杜飞扬喜出望外,辽国贵族之间的内斗,正好可以拿来做文章。杜飞扬把刘伯温请到自己的书房,两人一边喝茶一边商议此事。

    刘伯温浅啜了一口茶水,便一边轻摇着羽扇,一边笑道:“那耶律察割是个愣头青,但他居然赌对了,真是不可思议,不过,耶律察割对父亲不孝,他对辽国皇帝怎么可能忠诚?此人必定是心怀异志……耶律兀欲这是在自寻死路,这可是天助我军啊!大帅,我们只要把水搅浑,让契丹人自己乱起来,我们就有可能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杜飞扬闻言大喜,欣然道:“我们与契丹人早晚要有一战,就是不知道他们何时出兵?出动多少的兵力?最好让那些契丹人自相残杀起来,哈哈哈哈……”

    刘伯温笑容一敛,提醒道:“可是,对于镇州李姑娘那边,我们却要严加防范,一旦耶律兀欲有个三长两短,或许,李慕云会痛不欲生呢,必定他们是兄妹啊……大帅,镇州还需要李姑娘,她可不能有所闪失。”

    杜飞扬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微笑着道:“这个嘛,本帅自有办法……果然不出所料,现如今,契丹人的内讧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一方面,请朝廷对北汉施加压力,发起佯攻,迫使北汉向辽国求援,另一方面,我们要做好与辽军交战的准备,要给契丹人一个深刻的教训,为不久前遭遇洗劫的定州百姓报仇雪恨!”

    说完,杜飞扬紧紧地握紧了双拳,他的目光中透出了一丝丝凌厉的杀意……

    由于不久前的那次契丹人打草谷,定州城外的许多百姓遭遇劫掠,导致民生凋敝,定州城外的许多村庄与城里的繁荣形成了显着的差异,简直是天壤之别。

    触目所及之处,多是荒山野岭,就连昔日孙方简兄弟曾经盘踞的狼山也更显荒凉。由于白日里天气炎热,路上的行人不多,主要是一些商贾和携带兵器的保镖,这些人大多是衣着破旧,灰头土脸。行路之时,他们的眼神似乎有几分呆滞,看起来像是睡眠不足的样子,即便是路上的行人之间,他们也会彼此保持警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