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70章 有朋自远方来
    那大食商人中等身材,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蓄着满脸的络腮胡子,他身穿一袭宽襟大袖的白色长袍,头缠一条白巾,上面镶嵌着一块翠绿的美玉,此刻,他正笑眯眯地看着杜飞扬,看起来很和气。

    李嘉豪便对杜飞扬介绍了一番,原来,这个大食人的名字叫做阿里·赛义德·阿卜杜拉,这个大食商人与李嘉豪有些生意上的往来,听闻杜飞扬的大名,便特意想来拜会一番。这个大食人的一长串名字让杜飞扬听起来有些好笑,好在杜飞扬知道阿拉伯人确实没有姓氏只有名字,事实上,阿拉伯人常用父子联名。

    无事不登三宝殿,杜飞扬如今身居高位,在河北边境一带举足轻重,这个大食商人自然是希望杜飞扬以后能够对他多多关照。

    那大食商人单手抚胸,毕恭毕敬地用生硬的汉话说道:“见过国公大人,国公大人叫小人阿卜杜拉就行……小人自从来到中原,就听说过国公大人的赫赫威名。得知李员外与太尉大人是旧相识,小人这才请李员外带小人来拜见国公大人。”

    杜飞扬笑了笑,忙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既然阿卜杜拉先生是大食来的商人,又是李员外的朋友,既然到了这里,你就是尊贵的客人,千万不要拘束,来来来,我们进里面谈。”

    杜飞扬在主位坐了,李嘉豪坐在左首,阿卜杜拉在右首坐了,杜飞扬打量了一番阿卜杜拉,此人虽然是长途跋涉而来,身上却是非常干净,几乎是一尘不染,脸上的表情也是神采奕奕。

    阿卜杜拉镇定自若地坐在那里,态度从容,不动声色,像他这样的商人,一看就不是寻常之辈,否则,他也不敢不远万里来到中原行商。杜飞扬暗自猜测,此人做的必定是非同一般的生意,对于这个大食商人的底细,一定要摸个清楚。

    几个侍女送上了热茶,杜飞扬端起茶盏,吹了吹飘在茶水中的茶叶,微笑着道:“阿卜杜拉先生,据本官所知,你们大食国的商人要想来中原经商,一般大多是走海路,路途遥远,风浪和海盗更是层出不穷……这年头兵荒马乱的,你们漂洋过海地来这里经商,着实要冒很大的风险,可是,你为什么还要不辞辛苦地来北方呢?”

    阿卜杜拉微微欠了欠身子,说道:“国公大人有所不知,作为商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足够多的利润。相对而言,漂洋过海来这里做生意虽说有些风险,可是,你们中原上国繁华富庶,我们还是愿意来中原通商的……听李员外说,国公大人向来重视工商业,镇州和栾城更是北方的商业重镇,小人非常希望能在这河北一带开店经营,以后,我们大食的商队也希望得到国公大人的关照。”

    自古以来,无商不奸,对于眼前这个大食商人,杜飞扬也只是在逢场作戏,其实,他也知道阿卜杜拉所说的理由肯定不是那么简单,那时候,许多来自异国的商人都在做着类似间谍的事情,不过,看在李嘉豪的面子上,他对这个大食商人多多少少还是要客气一些的,无非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嘛。

    广州的出海口目前掌握在南汉朝廷的手中,南汉的君臣们也自然晓得商业的重要性,对于大食商人的到来,南汉朝廷基本上还是持欢迎态度的,可是,由于南汉国主刘晟荒淫无道,他任用宦官和宫女为政,使得南汉的国力日益衰弱。南汉又时常受到战乱波及,来到南汉的大食商队其实很少。

    这时代,且不说那些打家劫舍的盗匪,即便是各个藩镇的军队,那些骄兵悍将们猖狂起来也像是土匪一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些富有的大食商人在那些乱兵的眼中就是小肥羊一样,可以想象,阿卜杜拉敢来这里做生意需要有多大的胆子?所以,这个大食商人必定是所图甚大,他在大食的身份也必定是非同一般。

    杜飞扬看破不说破,只是哈哈一笑道:“我们汉人向来好客,本官自然会关照你们……可是,位于边界北方的契丹人野蛮彪悍,本官可约束不了他们,这个,你们可要有心理准备。”

    阿卜杜拉不以为然地笑着道:“小人只是一个商人,可是,却也常年往来于波斯、大秦和南汉等国,至于那些形形色色的君王和统帅、武将们,小人见得多了,像国公大人这样年轻有为的贵人可谓是凤毛麟角,小人自以为看人还是很准的……正因为中原国家林立,连年战乱,所以才会乱世出英雄呀,国公大人贵为大周皇帝的义子,深得朝廷的信任,镇守北方边疆,可以说是国家里举足轻重的贵人,现在,或许国公大人还不能位极人臣,但是国公大人年轻有为,放眼将来,如果有人能成为整个中原的统治者,那就非国公大人莫属了。”

    杜飞扬脸色微微一变,干笑道:“阿卜杜拉先生想必还不明白我们中土的历史和风俗习惯,本官乃是朝廷委任的一方节度使,为国家守卫边疆是本官的职责所在……况且,即便是我朝将来真能一统天下,那也理应是我朝的皇帝陛下成为整个中原的统治者,至于本官,只是一个哪里需要哪里搬的臣子罢了,本官心中在意的只是国家和百姓的利益,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私利。”

    杜飞扬说得都是心里话,他从未想过当什么统治者,即便是他现在身居高位,他也更多是想着将来怎么样才能让契丹人一败涂地,而不是像有的军阀那样一心想当皇帝。不过,他还是有些奇怪,这个阿卜杜拉的汉话当真很熟练。

    “国公大人这么大公无私,尽职尽责,当真令人佩服!”阿卜杜拉对杜飞扬竖起了大拇指。

    “过奖了,不敢当……”杜飞扬故作谦虚地笑了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