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74章 风起于青萍之末
    虽然目前困难重重,但是,宋应星非常有信心,更何况,他与一直在研究火炮的郭侃一直在暗暗竞争着,他的心里憋着一股劲,他一定要比郭侃做得更好!

    杜飞扬拉着宋应星在一处树荫下坐下来,又把昨日会唔大食商人阿卜杜拉的事情对他说了一些。

    杜飞扬打算组建一支重骑兵,即使有了大食人的战马,也还需要制造许多铁甲,这就需要有宋应星的大力支持,这些事其实也并不算重大机密,杜飞扬说给宋应星知道,也显得自己把宋应星视作心腹,对他几乎是无话不说。

    宋应星见杜飞扬对自己这般推心置腹,果然流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待他听杜飞扬把事情经过详细叙说一遍,便微微皱起了眉头。

    宋应星沉吟片刻,说道:“国公,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以下官之见,这个大食人恐怕不只是一个商人那么简单,将来或许会养虎为患呐……我们可不能对此人全抛一片心,要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呀。”

    杜飞扬点了点头,沉声道:“那是自然,不知宋先生有什么想法?愿闻其详。”

    宋应星肃然道:“国公,下官虽然主要负责武器装备的工作,但却对那大食帝国也多少了解一些,大食帝国昔年也曾经雄霸一方,他们的战马和弯刀举世闻名,可是,现在的大食已经衰弱了,据说,他们与更西方的大秦帝国之间多有征战,所以,大食的国力早已江河日下,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食帝国的实力依然不可小觑……寻常的大食商贾断然不会有魄力远渡重洋来中土经商,阿卜杜拉既然能雇佣护卫远渡重洋来这里做生意,此人在大食国内必定会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份,下官猜测,此人即使不是大食皇室中人,也很有可能是出身于大食的贵族……”

    宋应星顿了顿,肃然提醒道:“此人为交结国公,不惜献上那么多美女和金银财宝,必定是图谋不小啊。”

    “这个嘛,本官自然了然于心。”杜飞扬微微一笑,道:“总不能因噎废食嘛,商人的目的就是逐利,他要做生意,我们当然要欢迎,各取所需嘛……不过,对他也要进行监视,要是他敢搞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动作,我们对他依法处置就是了。”

    “国公英明!”宋应星知道杜飞扬是个很有见识的领导者,既然自己已经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他相信杜飞扬能够处理好这样的事情,自然也就不再担心了。

    在一队骑兵的护送下,杜飞扬乘坐一辆经过改装后加固了许多的马车返回城里,这辆马车很稳当,在寻常的路面上几乎不会有颠簸,更重要的是,这辆马车能够抵挡住箭矢的攻击,即使遭到突火枪的射击,坚固的钢铁车厢也不会被损坏。

    杜飞扬不时地透过窗帘看看外面,这是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城里的街道上,随处可见出来乘凉的行人们,他们或者三三两两地散步聊天,或者去商铺里购物。

    一阵夜风吹来,带来了一丝凉爽,杜飞扬却忽然心生感慨:“这样祥和宁静的气氛,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此刻,那些野心勃勃的契丹人或许正在磨刀霍霍……不过,根据契丹人的习惯,他们一般会在秋后才能出兵南下,因为秋天马肥,他们的骑兵能够发挥出最强悍的战斗力,可是,必要的防范还是应该有的。”

    两天后的下午,炎热褪去了几分,偶尔还能听见几声清脆的蝉鸣,杜飞扬亲自送走了李嘉豪和阿卜杜拉等人之后,便召来了杨再兴,一些关于未来军队建设的事情,他要与杨再兴好好聊一聊。

    在府衙中后花园的一个凉亭里,杜飞扬与杨再兴聊了起来,他们两人不仅是军中的上下级关系,更是因为符金琦和符金盏这两位符家的女子而成为了亲戚。

    对此,杨再兴其实一直是心怀感激的,能够娶到符金盏这样出身将门的大家闺秀,杨再兴只觉得这一世没有白来一趟,至于多年前那位曾经让他爱得死去活来的王雪儿姑娘,也只不过是人海之中一个小小的浪花而已,人,不能总是活在仇恨和痛苦里面……如今,杨再兴也已经从那段不堪回首的阴影里面走出来了。

    杨妙真听说族兄杨再兴来了,便想与族兄说几句话,她见杜飞扬和杨再兴正在一座假山前面的小亭子里面有说有笑,似乎是说着什么有趣的事情,杨妙真便起了一个促狭的念头,蹑手蹑脚地穿过几株花木,走到那座假山的后面,想要吓唬吓唬这两个大男人。

    这时,杨妙真就听杨再兴说道:“主公,我方才看你走道,可是有点两腿发飘啊,你可真是不知道节制,你虽然年轻,却也不能这么恣意放纵啊,那可是六个西域美人啊,要知道,色是刮骨钢刀……不过,话说回来,那几个西域美人的味道应该很不错吧?她们既然都是能歌善舞的,一定是很会伺候男人,嘿嘿……”

    杜飞扬哈哈一笑,道:“那是,那是,那几个西域美人着实非同小可,若不是我年轻力壮且又修习过道家的内功,我还真是招架不住她们……西域女人可不像中原女子这么矜持羞涩,她们性情豪放,她们的精力也很充沛,我可是领教了。在驯服胭脂马的过程中,也能有一种妙不可言的乐趣和征服感。”

    那一边,杨妙真听得面红耳赤,她撇了撇嘴,心中腹诽起来:“男人啊,都是喜新厌旧的登徒子,都快要当爹的人了,居然还是这么荒淫无耻,说起话来也是没羞没臊的……哼,真是岂有此理?人家对他那么好,他还是这么风流倜傥的。”

    心中这么想,杨妙真反而更加坚定了偷听杜飞扬与族兄杨再兴说话的念头,这一方面是有些八卦,一方面则是有些好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