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77章 用人不疑
    三个人似乎都能懂得彼此心里的想法,正所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一刻,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他们都知道彼此对于婚姻和生活的态度。

    杨妙真坐在锦榻上,杜飞扬左拥右抱,一手搂着一个女子的香肩,心里别提有多么幸福了,两个妾侍则是都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这一刻,他们都感觉到很幸福……

    过了许久,杜飞扬才轻轻问符婷薇:“夫人怀孕了,也就辛苦你了……你每日忙着厘清那些账簿,是不是很累?”

    符婷薇眯着眼睛依偎着杜飞扬,柔声道:“刚开始的时候,妾身并不熟悉这些事情,做起来确实有点吃力……不过,到了现在,对于这些帐簿的核查,妾身已经轻车熟路了。”

    “怪不得你这些日子里清减了几分,真是辛苦你了……”杜飞扬心中颇为欣慰,又道:“其实,为夫一直感觉人手不足,主要是缺少一些能够做事情的人才。所以,就连你们都这么辛苦……为夫也是有些难言之隐,打仗要靠武将,可是,治理地方却需要许多文官,在这方面,我们着实是捉衿见肘。俗话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诚然,刘伯温是个人才,他可以帮我出谋划策,他也可以运筹帷幄,他还可以帮我打理定州的内政,至于宋应星,他则是一个研究型的人才,在研究制造各种武器装备方面,他是最为擅长的。还有个苗训,他也算是个难得的文官,除了他们,我就只能靠你们几个贤内助了,为夫让自己的女人插手一些政务,将来,或许会有人对此提出质疑,可是,为夫不会在乎的,只有到我们这边人才济济的时候,你们几个才能歇下来,安心在家里相夫教子,可是,那还需要时间。”

    杜飞扬又对杨妙真道:“你负责武卫营的事情,更是重中之重,我能看得出来,你已经驾轻就熟了,这个工作涉及军机大事,必须谨慎行事,只要你习惯就好了……现在,赫连冰冰也已经进入了角色,宇文虚中也在辽国站稳了脚跟,他那边也传来了一些重要的消息,由此可见,情报工作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现在,你们做的都很好。现阶段,我们必须将定州城内的辽国奸细一网打尽,将来战争打起来,我们才能保持定州内部的稳定,以后,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帮我做呢。”

    杨妙真像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嘴角也弯了起来,她心里不无得意,她身上肩负着夫君安排的重任,这是属于她的荣耀,她是独一无二的!

    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杜飞扬看向窗外的方向,说道:“其实,河北各地民风彪悍,河北的女人,无论经商还是作工都不让须眉,像那王丹玉,就连骑马射箭甚至上战杀敌都能做得好,比起南方水乡的娇弱女子,她们可是好多了……对此,人们早就习以为常了,其实,这也是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河北边境一带,经常发生战事,这里的男人有许多被征召入伍,后来,有战死的,有投降契丹人的,也有当了逃兵失踪的,所以,这里的女人似乎更多些,其中还有许多是寡妇,所以,她们也只能抛头露面自食其力了。这里不比繁华富庶的南方各地,这里人口稀少,你们女人也只能委屈一点做些事情了,女人能顶半边天,你们说是不是?”

    “半边天……嗯嗯,是的,夫君说得对!”杨妙真重重地点了点头,她认为夫君的这句话很形象。

    那时候,理学尚未出现,中原女人在家里的地位还远不如明清那般低下,女人的话语权还是有的,女人在家里也要担负许多责任。

    符婷薇想了想,也附和道:“嗯,想当年,花木兰曾经替父从军,传下了千古佳话,妙真姐姐也是个武艺超群的巾帼英雄呢……其实,妾身也有心征战沙场,可惜,妾身武艺平平,就连防身自保都做不到,如果到了战场上,恐怕只能成为别人的累赘。”

    杜飞扬微微一笑,道:“这有何难呢?如今,夫人身怀有孕,千万不能累着她。但是,小薇你可以跟着妙真习武,将来,你们可以组建一支女兵队伍,人数不用太多,至于编制,就隶属于武卫营,她们不用上战场,只要负责你们的安全和伤兵的治疗即可。这些事,女兵还是做得来的,因为,女人大多心细,有爱心,这也算是因人而异……”

    杜飞扬的话还没说完,杨妙真就嘟了嘟嘴,娇嗔道:“夫君不公平,哼……”

    “不公平……何出此言呢?”杜飞扬不由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杨妙真一时便被勾起了嫉妒心,她摇着杜飞扬的胳膊,娇嗔地道:“夫君没完没了地给人家分配任务,人家好辛苦呀……可是,符家姐姐已经有了孩子,人家的肚皮却还一点动静也没有呢,夫君你偏心。”

    说完,杨妙真小嘴一扁,看起来似乎很委屈的样子,就连符婷薇都点了点头,她似乎也有点同情杨妙真了。

    杜飞扬不由得哭笑不得,反问道:“你这……这也怪我么?你夫君我不是也一直在努力耕耘么?”

    “人家不开心嘛,你是人家的夫君,人家不怀孕,不找夫君你找谁?人家也要怀上一个属于我们的小宝宝,哼,哼哼……”杨妙真越说越激动,说话间,她的一双眼睛都仿佛绿了起来,仿佛一条正处于发情期的母狼。

    “那你要怎么办?”杜飞扬皱了皱眉头,他也觉得杨妙真身上肩负的担子着实太重了,对于一个女子来说,确实有点难为她了,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妾侍。

    “人家,人家需要你……夫君,你,你不是说什么天赋异禀么?”说话间,杨妙真扬起俏脸,嘴角浮现出一丝带有揶揄意味的笑容,不过,她这句话竟然说得理直气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