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85章 反客为主
    李慕云忽然有些伤感,青春正在毫不留情地流逝着,然而,她的良人在哪里呢?就在李慕云心潮起伏之时,在她的身后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掌声。李慕云怔了一下,连忙转过身,她就看见了杜飞扬那张笑脸,这家伙怎么来了?

    杜飞扬看着一脸错愕的李慕云,打趣道:“好美的曲子啊!哈哈,大小姐好才情!这曲子当真是令人回味无穷……不速之客来了,是否吓着了李大小姐?”

    “你呀,还真是吓着人家了呢……”李慕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旋即福了个礼,微笑着道:“原来是国公爷大驾光临,小女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恕罪……”

    “行了,李大小姐,你我之间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在下是不是反客为主了?”杜飞扬洒然一笑,说话间,他便大大方方地走进了那个小亭子。

    李慕云是典型的北方美女,她的身材修长窈窕,凹凸有致,她穿的一袭墨绿色长裙更加凸显出她那曼妙多姿的曲线,这么久之后,杜飞扬一看见她,还是禁不住心中一动。

    李慕云刚刚正在胡思乱想,恰好也是想起了杜飞扬,此刻,这家伙居然真的从大老远赶来了!莫非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存了这个念头,李慕云不由得有些心虚,一颗芳心一时间犹如鹿撞,她的俏脸也在瞬间便霞飞双颊。

    李慕云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浅浅一笑道:“国公不必客气,既然你远道而来,想必是有要事相商吧?这里不是谈事情的地方,我们去书房吧……”

    “正如大小姐所言,今日特来拜访,就是为了那大炼钢铁的事情……”杜飞扬点了点头,他也不客气,便与李慕云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向她的书房走去……

    到了李慕云的书房里,李慕云像模像样地泡了一壶凉茶,两人便聊了起来。对于大炼钢铁的事情,李慕云也很感兴趣,她也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无论大炮还是火枪,都很依赖钢铁,这是杜飞扬所说的“战略物资”!

    镇州相对繁华,在镇州有着丰富的铁矿储备,李慕云富甲一方,她在这里秘密地大炼钢铁最合适不过了,这可是战略资源,此举的意义非常重大。对于技术上的问题,杜飞扬给以了一定的指导,这里的铁匠们待遇很好,李慕云也很注意保密,杜飞扬特意任命孟璋负责这里的安保还有屯田工作,闲杂人等不许靠近。

    次日一早,杜飞扬就在李慕云的陪同下视察了炼铁场,这里的第一批炮管还算是符合要求,在杜飞扬等人的见证下,组装起来的火炮进行了几轮试射,并未出现炸膛的情况,杜飞扬对此非常满意。

    “以后,我们的火炮还要在实际战斗中实时地监测各种数据,那样才能不断提高火炮的性能和寿命。”杜飞扬做了重要的指示,并且大方地对相关人员给出了奖赏,要想马儿跑得快,就得给它多吃草,必要的激励是应该的。

    李慕云亲眼目睹了火炮的威力,那震耳欲聋的巨响和无以抵挡的威势让她惊得面色煞白,她相信,即便是辽军宫卫军的铁骑在这么可怕的武器面前也会损失惨重。她对杜飞扬自然更加多了几分神秘感,还有什么是这家伙不会做的事情?

    这一天,一支天威军骑兵也秘密地赶到了镇州附近。镇州城外有一片草场,这里有一个小部落,他们就屯驻在这里,在这里放牧牛羊,不过,这个部落的头领却与契丹人关系密切。要不是李慕云就在镇州城里,他们会经常在这里打草谷。

    在这个草场的远方有一座山,山下有一片并不高的坡地,由于那里是山麓的南面,阳光充足,许多牧人在那里放牧牛羊。

    一眼山泉从山坡上流淌而下,附近是一片茂密的山林,这里很适合居住,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毡帐散布在那里,大约有三百多帐,那算得上是个不小的部落。

    靠近山脚下那边有一个毡帐,一个名字叫做胡都古的汉子穿着一件有几分破旧的长袍,正在那里宰杀着一头肥肥的绵羊。

    那只可怜的绵羊一声不吭,但却似乎在流着泪,它好像已经意识到死亡即将来临,胡都古却毫不留情,他干净利落的一刀砍下去,就斩断了那只肥羊的脑袋,肥羊的血如泉水般涌出,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瞬间就飘散在空气中。

    今天,有几个亲戚来这里看望胡都古,他当然要宰羊了,然后,他还要请一些亲朋好友过来饮酒庆祝。时值夏季,天气炎热,肉类很容易滋生病菌,宰羊的手法快一些更好,吃起来也是更加鲜嫩。

    胡都古的宰羊手法看起来很熟练,一把银白色的小刀在他的手中上下翻动,不多时,那只肥羊的皮就已经被整个都剥了下来,这时候,那肥羊的身体却还是余温尚存。

    旁边架着一口大铁锅,胡都古的妻子蹲坐在炉灶的旁边,她正在往炉灶底下填着柴禾,大铁锅里的水已经沸腾了,在她的身边,一个看起来大约有五六岁的男孩正坐在那里,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那个大铁锅,他嘴里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时候,草场的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阵凄厉的号角声:“呜……呜……呜……”

    这是有敌人来袭的号角声,胡都古顿时脸色一变,他手忙脚乱地将那头肥羊宰杀完毕,简单地处理一番就扔进了沸腾的大铁锅里面,在儿子那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下,胡都古奔向栓在一旁的高头大马,取下一张简陋的长弓背在后背上,又取来一壶狼牙箭斜挎在肩膀上,轻轻一纵身便跃上了马背。

    由于那号角声听起来似乎很紧急,胡都古已经看见有许多汉子走出毡帐扳鞍上马,他们一个个都是全副武装,向那号角声传来的方向策马疾驰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