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在五代闯天下 > 第287章 以牙还牙
    那匹马发出了凄厉的嘶鸣声,难受地胡乱跳腾起来。胡都古一边用双腿牢牢夹着马腹,免得被自己的坐骑掀下马来,一边吃力地拔出佩刀,拼命地格挡迎面呼啸而来的箭矢。

    耶鲁斡情知大势已去,但他不甘心失败,依然仰天怒吼道:“勇士们,跟我冲啊!我们一起杀了这些汉人……”

    耶鲁斡的困兽犹斗未能起到任何效果,对面的汉人骑兵已经冲到了他们的面前!这些草原骑士即将跟随他一起走向灭亡。

    马上就要开始一场短兵相接的肉搏战了,胡都古甚至能够看见对面那些汉人骑兵们杀气腾腾的狰狞面目。这时,对方的阵营中突然又飞出了许多大约四尺长的短枪,那些短枪的枪尖在阳光下折射出慑人心魄的寒光。

    这些汉人的骑兵固然要有很好的臂力,但却不必在乎出手的准头,他们借着向前冲锋的马力,那些奋力掷出的短枪如同子弹一般呼啸而至,飞进了密集的人群,转眼间又收割了许多草原骑士的生命。

    在这么近的距离内,这些用力飞掷而出的短枪有着惊人的冲击力,就连盾牌也无法抵挡,何况这些草原骑士只是仓促集结起来,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携带盾牌。胡都古还没有与敌人交手,一柄短枪就洞穿了他的胸口,枪尖透背而出,上面还残留着几滴鲜血,短枪的惯性把他那高大的身体带得向后一仰。

    胡都古惨叫着跌到了马下,偏偏他的坐骑原本身上就中了箭,正痛得浑身难受,此刻又受了惊吓,四蹄乱踏,又狠狠地踩踏了濒临死亡的胡都古几下,胡都古在承受了一番剧痛的折磨之后终于气绝身亡,他的尸身又被战马踩踏得血肉模糊,看起来触目惊心。

    “噗噗噗……”那些飞过来的短枪一个个都是势大力沉,一旦被击中,必定会留下很大的创口,无论多么强壮的草原汉子,在这些锋利的短枪下,也难逃被瞬间刺透的下场……

    “弟兄们,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跟我杀啊……为死难的定州百姓们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这支骑兵的主将常遇春再一次鼓舞士气,说话间,他挥动着虎头湛金枪,一马当先冲向了敌人。

    受了常遇春的鼓舞,郭进和郑恩也紧随其后,这三个当世一流的猛将一起冲阵,他们身后的骑兵们也纷纷响应,有的拔出钢刀有的手持骑枪,开始了全力冲锋,在他们的眼睛里只有胜利,只有杀戮才能表达他们对这些草原骑士的愤怒。

    冲在最前面的汉人骑兵们都穿着轻便的皮甲,背后挎着弓箭,拿着骑枪,只需要手中的骑枪借助战马的惯性做最省力的捅刺就行了。

    常遇春和郑恩奋力突击,如同杀神一般所向披靡,与他们交手的草原骑士几乎都是被一击必杀,纷纷滚鞍落马,很快,他们就凿穿了这些草原骑士的阵型。

    还能继续战斗的草原骑士已经不足五百人,面对突然袭来的定州铁骑,甫一交手就损失惨重,他们已经吓破了胆,一个个惊得面无人色,许多人拨转马头就想逃离战场,可是,这些汉人骑兵的杀意很浓,他们是要为定州的百姓们复仇的!

    许多草原骑士还没来得及逃走,就被呼啸而来的箭矢射成了刺猬,一个个惨叫着跌落到马下,一些无主的战马则一边嘶鸣着一边落荒而逃,这样一来,其余的草原骑士们也渐渐地失去了斗志,他们终于开始溃败,兵败如山倒……

    天威军的骑兵们旋即兵分两路,一路由郑恩带领,去追赶那些溃逃的草原人,其余的骑兵则留下来善后,他们将那些毡帐里的所有草原人都驱赶出来,让他们聚集在一起。这些草原人已经知道大势已去,他们全都离开了所在的毡帐,瑟瑟发抖地站在外面,他们就像待宰的羔羊一般,等候这些来者不善的汉人官兵发落。

    妇人们牵着孩子的手,默然无语地站在草地上,她们似乎很平静,这就是草原的规则,她们自幼便生长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她们早已见惯了杀戮和掳掠,其实,很多女人都是被从其他部落掳掠而来的,渐渐地,她们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

    郭进低声提醒常遇春:“常将军,剩下的人都在这里了……据说,这个部落的人曾经参与过那次去定州的军事行动。”

    说完,郭进看了看常遇春,这家伙以前就曾经以杀降着称,国公爷对这家伙三令五申,这家伙才改掉了杀降的恶习,这次,但愿这家伙别再犯那样的错误了,否则,回去之后,国公爷少不了要对他们破口大骂一番,甚至有可能军法处置。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汉步履蹒跚地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他身材很高,但却瘦得像个麻杆,身上穿着一件看起来有点破旧的长袍。他站在所有族人的前面,举起双手,一瘸一拐地走向常遇春,隔着十几步远,他便在常遇春的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那个老汉老泪纵横,“砰砰……”地磕了几个响头,用蹩脚的汉话说道:“老朽是这里的族长麻术答,我们以前冒犯了汉人,老朽甘愿以死抵罪……还望将军开恩,饶恕这里其余的族人,给他们一条活路吧!”

    常遇春冷冷地看着那个自称为麻术答的老汉,大声喝道:“休怪本将军心狠手辣,朝廷早有谕令,契丹人和汉人不得互相侵扰,国公爷更是早有明文规定,凡在我大周边境各地游牧的牧人,不得骚扰我国的百姓,你们如果有通商意向,应由各部落的族长去定州觐见国公爷,各种事情都可以商量,有钱大家一起赚……可是你们,你们竟然不宣而战,来到定州附近打草谷,许多百姓被你们害得家破人亡,你们知罪吗?国公爷说了,你们应该以图谋不轨侵入边境论处。这是你们自取灭亡,休怪我们无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