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44章 吓死两人
    比府的阁楼之中,梅公公与比大人正觥筹交错,两人谈论着许多事,有现在的,未来的,有天子归来前的,有归来后的。

    “多谢提点了,若不是比大人,咱家还不知道南宫大将军已经在来都的路上了。”

    “客气了”,比大人笑着拱拱手,“公公卧薪尝胆,潜伏在这等无君无父之人的身侧,也是煞费苦心,等南宫大将军入了城,那洗尘盛宴会定会邀请公公一同来。”

    “咱家这身份...”

    “如此艰难局势,大总管都已身陨,唯独公公还在,这定是一件大功,吾等能够成事,也实在是少不了公公暗中提供的帮助。”

    听了这话,梅公公眼睛一亮,急忙笑道:“哎呀,比大人,咱家可是真谢谢您了,今后如有用得上咱家的地方,尽管说。”

    “梅总管,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呐,哈哈哈...”

    两人相谈甚欢,竟然是聊了一夜,一个想要趁机投资宫里的太监,一个想要借着天子暗哨脱身洗白,这是一拍即合。

    “来来来,再饮一杯。”

    “咱家敬大人。”

    “客气。”

    正聊着的时候,忽地从外一个男子快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比大人。

    比大人认得这是自己手下的暗哨,于是道:“无妨,直说。”

    那男子这才颤声道:“七殿下...回来了!”

    哐当...

    声音刚落。

    梅公公手里抓着的酒杯就落地了,他尖声道:“七殿下不是该被雷音寺的和尚们镇住了吗?”

    暗哨道:“不知...”

    比大人急忙道:“那有雷音寺的僧人一起随他回来吗?”

    暗哨道:“未曾见到...”

    梅公公再问:“七殿下如何打扮?”

    暗哨道:“一身便衣。”

    比大人追问:“可有血污?可有重伤?”

    暗哨道:“一尘不染...精气神足...”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梅公公忽地面如土色,豆粒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渗了出来。

    三日前冬雷滚滚、佛光大显,这显然是七殿下和雷音寺的和尚交手了,而且还凶猛异常,但殿下如今回来了,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赢的是殿下啊。

    但殿下怎么可能赢?

    比大人也是瞠目结舌,满脑子的无法置信。

    他想起自己之前得意洋洋说着“此子若不是得了些奇遇,怕是早就死了,而即便有奇遇,也如此快地挥霍殆尽,黔驴技穷,再无计可施,由此可见,此子心性实在下等,一招隐忍得势,就如暴发户一般,实在是下等,如今难怪被那些和尚抓到”,此时...忽地只觉这脸被狠狠抽了一下。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忽地...

    空气有些安静了下来,气氛有些奇异。

    比大人看了一眼梅公公,梅公公也看了一眼比大人,他的神色有些幽深,有些古怪,有些陌生,虽然还带着笑,但这笑却不同了。

    好似刚刚两人的如漆似胶,亲密无间都瞬间消失了。

    比大人忽地起身笑道:“那夏极不足为惧,且姑安之,老夫倒是还有一壶仙酿,今天定要取来与梅公公同饮。”

    说着,他就往门外走去。

    梅公公忽道:“不知皇上还有安排了哪些大人留在皇都,不若一起叫来,痛饮一番?”

    比大人哈哈大笑道:“一定,一定!”

    他在大笑着,但是走向门外的脚步却一点都不慢。

    此一时,彼一时。

    若是七殿下被困住了,两人就是盟友。

    但七殿下没被困住...

    而七殿下明明无碍,却还在寺中待到第五天才归来,这算什么?

    这是钓鱼不添饵,愿者自上钩!

    这还是莽夫吗?

    若是说这七殿下什么安排都没有,就是离开了五天,任谁都不会相信...

    比大人忽地生出了一丝懊恼,大意了!

    但这是何等的巧合。

    自己本来没想和这梅公公接触,而这梅公公给了一个假信息追踪到了自己,结果这假信息却成了真的,这算什么事?

    他一边笑着,一边往外走。

    梅公公脸上阴晴不定,看他又走了两步,忽地扬声道:“比大人留步。”

    但,比大人哪里还会留步,听到这五个字,他整个人飞快地往外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高声喊:“有刺客!!”

    他喊出这三个字,身边警戒久矣的暗哨一拔长剑直接就刺向了梅公公。

    梅公公才听到这三个字,也是电射而出,左手掌之上寒气阵阵,从后抓向了比大人。

    这寒气之中竟然隐隐带了几分绣花针般的锋利,显然是《葵花宝典》之中的精妙运气法门。

    雁过拔毛,肥肉过手还留三分油,大总管当初让他把《葵花宝典》交给七殿下时,他虽然未曾来得及抄写,但是仗着记忆倒是硬生生背了一部分。

    此时使将开来,已是不顾一切地要击杀这比大人,甚至这比府其他的人。

    若是他杀了比大人,那么不仅可以毁尸灭迹,可以遮藏这一段自己的背叛史,还能前去邀功,说是自己查询到了主使暴民幕后,但是身陷重围,最终还是斩杀了这幕后,也受了重伤。

    比大人是个聪明人,他也知道这一点,于是一边拼命奔跑,一边大喊着:“侍卫,侍卫!!”

    数名侍卫匆匆从远而来。

    阳光里,锵锵剑鸣,寒芒出鞘。

    侍卫们向着比大人身后的梅公公快速奔去。

    然而梅公公并不慌张,冷冷一笑,钢铁右手五指骤张,如是机关启动,指尖露出了五根乌黑的金属管,道道寒芒正从其中射出。

    当初七殿下废他右手,而他将右手改造成傀儡手时,可没少花心思,如今这底牌也是用出,只求尽快屠杀这比府的人,越快越快。

    殿下...

    殿下要回来啦!

    想到七殿下,梅公公简直是怕得要死。

    而正在逃跑的比大人听到身后侍卫的惨叫,他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

    ...

    两个时辰后。

    夏极站在比府之中。

    比府的全家老小,甚至侍卫,还有主人全都死的一干二净,比大人的脸被抓掉了半边,另半边的眼珠子被巨大的力量震动而弹出了,但也没滚落,而是被几根神经扯着半挂在眼眶上,他脑袋豁口处,往外流淌的脑浆和血液处于冰冻状态,而他背脊上又许多针针孔孔,想来死的极不安详。

    而梅公公也倒在血泊里,他双瞳大睁,仰望穹苍,显出几分震惊和不敢置信,而这太监的后脑勺正插着一把弯月样的透明刀刃,刃尖又从他脸庞上透出,似乎是什么暗器。

    这暗器也不难查,就抓在比大人手里,那是地下鬼市售价能达到万两黄金的恐怖暗器,但夏极只是略微一查就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暗器,而是杀人法器,然这法器也已经用到了尽头,否则这主人不会卖了。

    死士们已经把所有尸体全都摆好,一一整齐排在了比府的院落里,真正是无一幸免,全部死亡。

    看起来都是梅公公杀的,这老狗下手还真毒。

    但夏极的目光却是稍稍动了动,伤口虽然雷同,甚至死者的致命伤口都呈现出寒冰真气的“冻结状”,但还是有那么点不同,换句话说......有第三个人帮助梅公公完成了斩草除根的任务。

    很快,查探的死士返回了,但却一无所获。

    比大人是偷偷摸摸去的大学士府,梅公公也是悄悄来地比府,杀戮也是得到“七殿下归来”这个信息的一瞬间决定的,怎么都不会留下蛛丝马迹。

    何况,还有第三个隐形人处理了现场。

    夏极揉了揉眉心,他等着牛鬼蛇神跳出来,结果这群人却是还没等自己回来,就都死了??反倒是打草惊蛇,让剩下的人藏得更深了。

    他隐约猜到这比大人就是暴民幕后指使者之一,而梅公公来此正是要会他,毕竟桌上还摆着美酒珍馐。

    那么,结合死亡时间,是自己的突然回来吓到了他们,以至于让他们一瞬间放弃了合作,转而自相残杀,结果互抛底牌,两败俱伤,全都死了,然后那比大人的同伙急忙派了高手毁尸灭迹?

    略一思索,夏极大概就理明白了三方的心态。

    他稍稍无语了下。

    这算什么事?

    自己都没出手,就窝里斗,彼此弄死了对方?

    但,线索居然还这么断了。

    而要再追查,需要大量时间。

    “回宫!”

    他一挥手,转身离去,部分死士紧紧相随,其余的则是留在这里处理后事,继续搜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