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46章 拒不接旨
    次日,距离过年还有些日子。

    而昨日比大人和梅公公狗咬狗而死的事件,算是敲山震虎,因而其他人都不敢再轻举妄动了,纷纷缩着头蜷着身,收敛手下。

    于是暴民们消失了,皇都街道也第一次迎来了安稳,少了叱骂,而多了互助,少了混乱,而多了秩序。

    过了清晨,小雪又纷扬了起来。

    雪里,一匹快马踏入南门进了皇都。

    骑手匆匆入了皇宫,带来了一封圣旨。

    “七皇子夏极接旨~~~”

    声音在大殿上响起,响了半天却是无人应答。

    良久,才有太监走来道:“殿下在华清湖边,你随我来吧。”

    那宣旨的来人也不多说,随着太监走到东侧的湖边,四角小亭之中,穿着宽松玄衣的年轻皇子正拿着刻刀在镌刻念珠,身侧坐着一个个子很矮、但却绝色的妩媚宫女?

    宫女正幽怨地看着殿下?

    但殿下却是丝毫不管这宫女,他周身正充斥着奇异的禅意,这些禅意使得他整个人和风雪都融在了一起,随着手中的刻刀,在刻着剜着。

    风雪渐大,如万千白蟒在宫里四处游动,但他却极静,尤其那一双手极稳,极快。

    木珠子一个个从他手上产生,然后又入盒中,而此时的盒子里已经摆放许多木珠了。

    他心态也放平和了,既然这天门难开,那么他就一边寻找奇书,

    堆得万千高峰,再搬山移土,将这些高峰叠在一起,他就不信不能高到刺入这天空,如果不能,那是还不够高!

    再一边增强法器,

    既然以如来禅刻绘的百零八念珠可以化作十丈金色佛掌,那么他现在要制作一千零八十粒念珠。

    原本一口气制作二三十粒就会极度疲惫,但因为在雷音寺的两大收获,自己的极限提升了,如今每次可以刻绘四五十粒。

    一千零八十粒,代表十法界的一百零八个数,“十法界”指迷与悟的世界,分为地狱、恶鬼、畜生、修罗、人间、天上、声闻、缘觉、菩萨、佛,是凡夫的迷界和圣者的悟界。

    感到来人,夏极这才停下动作,回头看了一眼那禁军装扮的侍卫以及他手捧的圣旨,道了声:“念。”

    那禁军这才醒悟过来,他意外地发现自己心底竟然没有半点不满,虽然待在风雪里头发都已经被染白了不少,但只是看着这位皇子,就会感到心底的宁静平和。

    再想想这皇子这些日子在皇都做下的大事,这位禁军高手几乎无法把那些事和眼前的皇子联系在一起。

    但他还是展开了圣旨,念诵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七皇子夏极不负朕望,守住皇城,此乃一功,然作乱皇宫,无视礼法,此为一过,功过相抵。

    城中百姓,孤苦无依,皇子不思安抚,却暴起以凌迟之刑,此乃引乱之暴行,现特撤去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若诚心悔改,待朕回归之时,负荆于城前请罪。

    钦此。”

    圣旨念完,这位禁军高手看着亭中的皇子,不禁露出几分同情之色,他并不知道什么天命异数之说,他只觉得眼前这位皇子很是可怜,明明守住了皇城,现在天子不仅要剥夺他的功劳,甚至还要将皇城暴乱的罪责全部加在他身上,让他成为难民的发泄点,之后天子再回来收拾皇城,获得民心。

    然而,这位皇子能怎么办?

    个人勇武,并不能彻底凌驾在群体之上,昔日有实力臻至神明的六臂修罗王随赤王造反,兵败后,六臂修罗王因杀伐太多而不被原谅,于是开始了逃亡之路,期间修罗王零零总总斩杀追兵过万,但最终却在睡梦中被斩杀,斩杀他的人只是个江湖上的无名小卒,只因为那时候的修王罗已经油尽灯枯了,一把染毒的刀穿过了他的眼珠,插入了他的脸庞里,贯穿了他的脑勺。

    七皇子虽然武勇,但比之当初那神明般的六臂修罗王必然还差了些,他已经没有选择了,即便他愤怒,也无可奈何。

    若他是个武将,说不得被磨砺一番,就进入军部,成为手握权柄的虎将了,但他却是个皇子,生于帝王之家,是幸邪,亦不幸邪?

    “请殿下接旨。”

    夏极平静道:“不接。”

    宣旨的禁军高手还有引路来的太监都傻眼了。

    这简简单单的两字震的两人不知该如何反应。

    他们还未见过拒不接旨的人。

    那禁军高手直接道:“七殿下,陛下已在南朝屯兵五十万,许多能人异士来投,原本是准备反攻鬼方夺回皇城。

    现在殿下既然守住了皇城,陛下就派遣了南宫合大将军率领三万先头军入皇城稳定局势,如今距离皇城还有三天时间...您还是接旨吧。”

    夏极道:“问问他,若是我去城前负荆请罪,他敢过来看么?”

    禁军高手沉默了。

    太监也冷汗涔涔,他没想到殿下竟然这么勇猛。

    “七殿下,若是天子问起原因,卑职又该如何说?”

    夏极道:“下去吧。”

    天子若是还问原因,那就不是天子了,情份都扯光了,恩情更是半点都没有,何况母妃的死亡和他必然脱不开关系,还要问什么?

    “是,殿下。”

    那禁军高手抓着圣旨离去,又策马出城。

    华清湖边又恢复了平静。

    被逼幻了身冬装的胡仙儿古怪地看了一眼夏极,“没想到你还挺硬的嘛,只是不知道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夏极:“好好说话。”

    胡仙儿:“说什么呀,奴家都是你的人了,你不如把奴家...”

    夏极神色一动,准备施加惩罚。

    胡仙儿急忙抱着头,尖叫道:“不要,不要,不要呀!啊~~~”

    远处的太监,侍卫,宫女听到这谜之声音,急忙都跑远了,不敢细听。

    “老狐狸,别装了。”

    “狐精越老,功夫越好,主人,你要不要试一试嘛?你不试就放了我,你放了我,我就不烦你了。”

    “闭嘴。”

    夏极说完这两个字,就继续刻起了木珠,刻绘木珠并不会花费太多力气,随后便是以如来禅开始制作念珠。

    强大的精神力量,通过如来禅的交感手段凝聚于木珠面上,金浆自显,天龙游走,直到在木面上留下一个深陷的卍字。

    制作完一颗念珠,他又直接取下一颗。

    一颗接着一颗,毫不停歇。

    本来还要再说什么的胡仙儿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她已经看明白了,眼前这位年轻的皇子竟然在制作法器,而且还制作的这么快?

    他当法器是什么?

    法器这么容易制作吗?

    老狐狸忍不住再度陷入了沉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