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62章 二十四首,十八只手
    夏极使用了【过去燃灯禅】技能珠,

    金色珠子碎裂,从元神处流转全身,与原本的金色融合,而化作了深金色。

    他静静闭目,体会着这佛陀的力量与禅心。

    金色时,是一切光明如灯,一切虚妄自明,看穿妄念,破除妄念,甚至借着妄念显化惊禅。

    但这力量有着不小的局限,首先破除虚妄是一种被动能力,

    比如在之前,在黄竞发动了螺旋九影后,自己才一瞬间看破真身,但他若不发动,那么燃灯禅就并无用处。

    再者,显化惊禅,需得对方心房有了破绽,才可以借着外物将这破绽于一瞬之间扩大,大到对方无法承受,而瞬间心境崩塌。

    比如之前的闻空,自己便是先以滚水泼其脸,让其愤怒,之后才能手沾茶水勾勒出一副惊心之图碎了他的禅心,

    那图若是别人去看顶多只会心动一下,而不会感到有什么特别,只有闻空这种勤修禅心,又于那一瞬间出现了心防破绽的僧人,才会中招,以至于刹那之间,禅心崩塌,看似不战而屈人之兵,实则内里却是惊心动魄。

    如今,第二颗技能珠的融入,使得“燃灯禅”虽还是第九层,但却成了深金色。

    相比如来禅从“交感于天地”到“交感于苍生”。

    燃灯禅也发生了变化,

    从“心中显妄,然后惊心”升华到了“心中藏妄,便是惊心”。

    夏极已经不需要通过“先让对方心防生出破绽”,然后才能惊心,只要对方心底有破绽,那么就可以直接使用惊禅让他心境动摇甚至碎裂,简而言之,就是把这“施法前提”给去了。

    细细体悟了一会儿。

    夏极又使用了【未来弥勒禅】技能珠。

    弥勒禅是他几乎没有用过的禅法。

    虽说精神系功法几乎都无法直接使用,但这弥勒禅却是个真正的被动技能。

    一切妄念皆不动,皆可容纳,这是真正做到了“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只是这世上有几个人能让夏极心动?

    所以,这等精神防御的超强法门,虽然提供了深层次的防御,但却是没有机会表现。

    如今,“弥勒禅”虽还是第九层,但却也已变成了深金色。

    从“包容妄念”变成了“照显妄念”,换句话说,他施展这禅法时,能够无声无息间照出别人心底的精神破绽,甚至洞察一定的隐秘。

    三颗深金色的禅珠再度集合,推动了那【三世佛禅】。

    这唯一的红色技能珠也变成了深红色。

    夏极细细体悟着这技能的变化给自己带来的好处。

    第一个好处是:精神力增强,精神恢复远超常人。

    真气只要丹田无损,最多一两个时辰的调息就可以恢复,

    而心神若消耗了,至少需要三四天时间才可能缓过来,

    若是心神伤了,那说不定需要三五年才行,甚至精神世界会崩塌而再无法承托起身体之舟,实力再无法进步,

    然而因为【三世佛禅】的存在,夏极从来不会面临这种问题,甚至早上消耗了,到晚上就可以恢复,继续镌刻念珠,这对于别人来说是根本无法想象的,而法器的制作真的没有那么容易。

    第二个好处是:通过大精神力进行融合。

    这次提升,使得融合对象提升到了紫色技能珠,而之前是只能使用白色,绿色,再加几个蓝色技能珠进行融合。

    第三个好处是:精神印记。

    如果没有这个能力,即便靠着如来禅法的交感,也无法在别人心底埋下印记,也无法真正地收服雷音寺,甚至如今的慧心。

    如今,随着这颗红色技能珠变为深红色,夏极竟然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玄妙之意。

    这意让他在登临绝巅无可再前时,看到了一线光芒从天垂下。

    就如昨日,他手指明月,告诉慧心“看月,而不要执着于手指,看禅心,而不要执着于文字”,那么他若是要登天,何须执着于自己是否站在山巅?

    禅法可顿悟。

    登天却是真正的无路。

    因为,已到九层。

    九为极数,浮夸者可以乱设层数,说有九千万九千亿层都可以,

    但那又如何,

    不过是掩耳盗铃之辈,

    九亿亿亿层也不过是执着于数,需得靠数来博取浮夸的名,终究连小乘都入不了,与街头唬人跳大神的又有多少区别?

    入不得大家之门,传于乡俗嬉戏笑闹,就如同谣言攘攘,终究不过是海上的浮沫,飞扬在海上,自以为就是大海了。

    九,不是人说的,不是人设的,这是一种意的穷极,你说有十,甚至有十亿亿亿亿亿亿,皆不过是是自欺欺人的孩子笑话而已。

    也许蓝色技能珠的九所极的意并不够高,所以它能够再通过大悟性的融合,而达到紫色,甚至可能再进一步。

    技能珠颜色的变化,是功法质量的提升,也是意的提升。

    但深红色,似是已经穷极了这意。

    而自己又站在这穷极之意的穷极之处。

    精神世界的力量已经达到了这凡人的穷极之境。

    然而...

    仰头。

    依然茫茫一片。

    见得天穹。

    而不得上。

    所以,恨。

    此时,他看到这一线光芒从“天”垂落,他却未曾伸手去抓。

    而是静观。

    如是我观。

    如是我闻。

    若是登天需要路径,如抓着救命稻草一般去抓住这一线光芒,那与观指而索求通往明月的行为有何不同?

    若是真去抓了,又岂有资格真正地再进一步?

    重点不在这路。

    而在于,一步登天。

    那么...

    夏极静静盘膝这石窟里。

    一坐就是一夜。

    一夜,珠水寒露。

    一夜,月明月隐。

    而这一夜,不知为何,约好拜访的王山君却没有来,也许被什么事拖住了。

    次日清晨,小夕送来了早餐,是像模像样的米粥,做的和人类一样,然而狐狸们根本就不生产谷物,这些粮食怕是花了大力气去人类城市采买的,但是狐狸们的钱是从哪儿来的?这就不能深究了...

    看到小夕有些神思不属,不时紧张地看向门外,夏极抬眼看向这只小狐狸,双目柔和,却已借着弥勒禅一眼看出了此时她心底的妄念。

    他看到了邪异的狐妖,看到了手持木杵、钵盂的僧人,看到了杀戮妖族的僧兵,看到了佛火熊熊燃烧的地狱。

    也许是心思这么一转,苦思一夜的登天却忽地有了些松动,这松动不足以让他真正的登天,但却让他踏出一步,这一步去往何处不重要,踏出了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绝巅之上又能再走出一步,但他还未走。

    他忽地问:“小狐狸,你觉得几最大?”

    小夕回过神来,想了想道:“一百?”

    她数学学的不好,数数就数到了一百,连一百零一都数不下去,所以在她眼里,一百就是最大。

    但是她又想起来别的狐狸说还有一万那么大,她不想丢脸,赶紧纠正道:“应该是一万。”

    说完,她紧张兮兮地看向这年轻的皇子,等着他揭晓答案。

    然而,夏极只是露出了微笑,摸了摸这小狐狸的头发,“你说的不错,就是一万。”

    小夕被赞扬,顿时开心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居然说对了?

    夏极安静地吃完米粥,心中积蓄的所感终于迸发了,无声无息之间,他已在那茫茫山巅之上再迈了一步,

    走出之后,并没有登天,

    甚至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夸张,什么天地异象,什么风云雷动,什么钟鼓齐鸣,什么万剑来朝,什么都没有,

    但他已经消化了这深红色的技能珠。

    他站起了身,如寻常人一般走入晨光。

    忽然之间,小狐狸抬头看去,只见那年轻的皇子躯体开始变化...

    那不是法相。

    而是真真实实的身体变化。

    皇子的躯体开始拔高...

    一瞬之间,生二十四首,十八只手,高九丈。

    非但没有半点怪异,反倒是充满了光明与佛性。

    此是,法身。

    小夕难以置信,急忙揉了揉眼睛,再看时,一切却又消失了,只剩下静立在大地之上安然不动的皇子。

    她嘀咕了声:“怎么有幻觉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