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65章 教需有类VS有教无类
    碧霄峰上,

    夏极抚着黑狐,

    那暴戾而妖异的黑狐王,此时温顺无比,随着那只手的拨弄而轻轻蹭着,

    这只看得其余一众狐狸精目瞪口呆,

    这还是黑狐王吗?

    夏极手指抬起了黑狐王的下巴,双目注视着这只黑狐狸,

    消耗精神,弥勒禅照显妄念的力量无声无息之间已经发动。

    一幕幕画面顿时显现了出来。

    他隐隐见到春雨的林子里,一个美艳的倩影撑着油纸伞,走到忽逢大雨正在奔跑的书生面前,帮他挡雨,然后,两人走在一处,交谈欢笑;

    他又看到那书生灯下苦读,但却是少了大儒书册而眉头紧锁,随后那倩影不知从何处取来了许多古书,悄悄放在那书生身侧,然后趴伏在灯下,神色温柔地看着他学习,看着看着便是入了睡,书生为她盖了薄薄的被子;

    再看到,两人亲密无间,无话不说,那倩影甚至坦白了自己的身份是狐妖,书生却似完全不在意;

    之后,书生功成名就,金榜题名;

    再之后,长桥边,已成官员的书生要调任去远处城市,两人依依惜别;

    没多久,就在这狐狸精还在痴情地思念时,整个狐族引来了光明僧和官兵的围剿,被灭半族;

    这狐狸精自然就是黑狐王,那时候的黑狐王目睹着自己亲人全部惨死,痛苦之下,便是想去寻找书生,她走了很远的路,一路小心地躲避着僧人的围剿还有各种危险;

    然后,她在靠近那城市时看到了一篇文章,文章辞藻朴实,极具冲击,却针针见血,恍如天成,令人拍案叫绝,但大体意思却是说畜生就该有畜生的样子,根本不配来到人类的世界,所以写文之人劝世上一切妖都在深山藏藏好,莫要出来丢人现眼,因为这些都是畜生,根本不配。

    写文的人就是那书生。

    而这文章隐隐符了一方大道宗的思想“教需有类,若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成正果,那也忒好笑了”,又暗符了不少权贵的想法,毕竟妖魔夺舍的奇闻怪谈并不少,权贵们哪个见得这些该老老实实做盘中餐、乖乖巧巧在牢笼里被观赏的玩意儿跑出来化人折腾?

    因为这一篇文章的缘故,那书生算是“路线正确,思想端正”,加上无什背景,便是开始被人栽培,如今也是一方大员。

    之后的画面就是无比的黑暗与混乱。

    大抵就是一幕幕狐族灭族的画面,还有“书生始乱终弃、将她还有她这一族狠狠推下深渊、还高高在上的模样”,不时在那妄念中闪回,而这一切就是因,也成了如今黑狐王的果。

    夏极闭上眼,温和地揉了揉这狐狸的头,忽地问:“天狐变是什么?”

    他对妖族的这些功法也颇为好奇。

    黑狐王不敢隐瞒,知无不言地回应道:“我北地狐族一共有三门妖族功法,

    【白狐仙法】修神,

    【狐火三炁】练气,

    【天狐变】练体,

    这所谓的修神之法据说得过古时大能指点,所获得的力量其实是魅术、夺舍、精神冲击以及与对其他小狐狸们的掌控等等。

    而练气之法却是我狐族最正宗之法,据说从古代传下时也得了某位神僧的修改,以佛经相佐得大禅心,化‘贪嗔痴’三火为正气狐火,乃是中正平和、适合狐妖修行的法门,若是一直修行,未必不能如人般成正果。

    而天狐变却是返祖类修行本体的法门,

    人练法门皆是后天返先天,逆天演化而成,

    此法亦是后天返先天,只不过这个先天却不是人类的先天,而是古时大妖模样,

    天狐变就是任由心中邪异之气滋长,将自己推往返祖的状态,只不过此法虽然最契合狐身,最易修炼,但也最易疯狂,修行者也容易暴戾而引惹灾祸,所以,被如今的狐族视为禁法。”

    夏极是明白了。

    胡仙儿修神,

    慧心练气,

    这黑狐王练体。

    只不过修神与练气,都是得到过人类帮忙改善的,

    只有这练体却是秉承了妖族最暴戾血腥的一面,所以被禁止了,但这黑狐王受了沉重打击,为了复仇,所以修行了此法。

    夏极问:“那你现在待如何?”

    黑狐王眨着大眼睛看着这年轻皇子,神色变了几遍,她知道自己也许最好的回答该是“放下屠刀”,然后被这皇子点化了...

    只不过,她心底的恨太浓,于是话到嘴边,回了一句:“我心不悔。”

    说完这句话,她只觉放松了许多,她就是为了仇恨而活,那么既然活不了,那就为了仇恨而死吧。

    然而,面前皇子轻声道了句:“善。”

    黑狐王疑惑地抬眼,“善?”

    夏极轻声道:“欲善恶有报,你又有何错?”

    黑狐王一愣,诧异地说了句“殿下”,但她看向这皇子的双瞳,只见这瞳孔之中如映照着天上地下,渺渺万物,目光平和,却如能直视她心底的一切隐秘,而自己即便有着再好的伪装,再艳的面具,再娇的躯体,在这少年面前,却如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穿。

    那一双眼正静静地注视着她的执念,她的本性,她的灵魂,让她无处可藏。

    夏极问:“你要杀的人是谁?”

    黑狐王本已发誓把这秘密藏在心底,不会告诉任何人,但既然是他问了,她却是不自觉地开了口,“周考,大商治侯。”

    夏极印象里大概有这么个人,这还是皇都重臣,是随着天子南下的权贵之一,二十多年的时光能爬到这样的位置,这周考还真不简单,绝不是个心思浅薄的书生,一将功成万骨枯,眼前黑狐便是那枯骨之一。

    于是,夏极道:“愿听我念一段经吗?”

    黑狐王只听了这一句,便是已经明白,她心有感悟,维持着原形狐坐而起,一双爪子合十抓着,如是跪在大佛前。

    夏极也不害怕她逃跑或偷袭,转身去往洞窟,取了一本古经文,坐回到了黑狐王面前,翻着书页一句一句念了起来。

    他读的认真,如来交感,精神印记,顺着那无防之心潜移默化的渗透而入,而他心底的念也恰是包裹住了这小狐狸的仇恨。

    黑狐王听得认真,听着听着,竟然泣不成声,而她心底的那一丝如幽冥地狱恶鬼的仇恨,竟然如汇入了海流之中,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了归宿,

    自己不再是独自厮杀,独自活着了,

    而是融入到了一股强大的,令她觉得安全的精神力量里去,

    她甚至能隐隐感到这精神洪流之中别人的存在,

    这等异变,无异于点化,而她已到瓶颈的天狐变境界亦是可以再上层楼了。

    一经念完,黑狐王亦已皈依,双爪擦去泪珠,一拜到底,轻声提醒:“我乃是狐狸修成人形,又炼返祖禁决,殿下能容我吗。”

    夏极答:“有教无类。”

    黑狐王深深感动,叩拜不起,然后化作原本妖娆妩媚女子的模样,垂首在少年身前,敬声道:“请为我剃度。”

    夏极道:“善恶还未报,三千烦恼丝,都留着吧。”

    “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