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70章 山河
    慧心尼姑生出了二尾,周身飞舞着六团狐火,狐火外明内暗,如同一颗颗悬浮着的萤火,

    不时有僧人武者飞快扑上来,但在他们冲来之前,一团狐火就会直接飞射而出,攻向这些出头之鸟。

    僧人武者不敢阻挡这狐火,纷纷拼命施展身法往后逃开,但狐火却紧随着飞去,直到拉出很远距离,才会熄灭。

    而若是僧人武者身法不好,便是只能硬扛这狐火了,

    但狐火很强,一旦被击中,大多都是被震的七窍流血,经脉寸断,而若是有能力挡下一击的,却又会被狐火内里的妖气入侵,而变得神志不清起来,除非手握降妖木杵吸去这些妖气,才能挡下一团狐火。

    慧心面无表情,移动速度极快,在短距离的空间里,几乎如同闪烁般消失出现,再消失再出现,而一团团狐火,在她周围生出,向着靠近的敌人飞扑而去,

    失去的狐火未几又能够生出,

    她一狐之力,竟然压下了一大片人,但凡靠前者,非死即伤,

    她身后一个身高两米有余的光头壮汉正捂着胸口,鲜血潺潺,从指尖渗出,

    这壮汉正是王山君,他坐在石头上,目光凶狠地看着远处。

    其余狐精虎妖,正在另一边与众僧人和武者拉锯着激战。

    天地大雾皆散了。

    狐虎二妖对僧人武者的战场上,尸体到处都是。

    光明僧已经认出了这两位是狐虎二族的首领,那么擒贼先擒王,只要杀了这两位,那么这万恶不赦的妖族就可以全部得到应有的惩罚了。

    为首的老僧神色慈悲,而一只两丈长的赤纹巨虎,竟然成了他胯下的坐骑,这是赤山君。

    老僧的身后,黄衣僧人都握着木杵,随着这老僧而动,

    僧人过千,而木杵却又近百。

    这些木杵已经吸收了足够多的妖气,若是同时释放,造成的佛焰将会恐怖无比。

    但,感受到那于心底浮现的静谧杀意,老僧停下脚步,侧头,看向了远处。

    只见那雾气初散的山道,一个裹着暗金斗篷的年轻人正踏步而来,

    每次踏步,都如踏在所有人的心脏上,让人的心跳随着他的脚步快慢,而变快亦或变慢。

    而随着他的靠近,杀气越发凌厉。

    骑虎老僧无法明白,杀气固然能让人感觉到,但如此浓郁而真实的交感,他却是平生仅见,

    而这交感之中竟然蕴藏着浓郁的禅意,这就更让他好奇了。

    为何这杀气不针对妖,却是针对自己等人?

    所以,他暂停了前进,双手合十,好奇地问了句:“贫僧枯闻,请问道友为何助妖?”

    两人距离很远,但这声音却轻松地跨越了空间,扩散开来,也传入了夏极耳中。

    夏极的声音同样平静地散了出去:“为何杀妖?”

    骑虎老僧答:“妖,本就不该存于世间,为何不杀?”

    夏极问:“为何不该?”

    骑虎老僧答:“若没有罪孽,为何投胎成畜生?

    成了畜生,不早日去轮回,反倒是修炼成妖,此谓罪孽深重。

    杀了,便是为之解脱,便是拨乱反正,为人造福,为畜生洗清此世之罪孽。

    此为双全善举,而老僧前来除妖,是入得地狱,

    道友颇有禅心,不明白么?”

    “谁,生而有罪?这罪又由谁定?”

    夏极听得忍不住想笑,忍不住想到自己被定为异数,忍不住想到不少人因为自己是这莫须有的名,就容不下他。

    “妖若是未曾危害人类,若是一心向往着礼信仁义,这样的妖容不下么?”

    他猛然一指那坐在巨石上的光头壮汉,“他是虎族王山君,平日里扮作山神,为周围百姓造福,修桥,斩寇,家长里短的事都会去管,有求未必能应,但却会竭力去做,这不是善是什么?”

    他再猛然一指老僧胯下的赤纹巨虎,“他对人有恨,四处残杀,养伥引人,再化作恶伥;他回归虎族,却对族人不忠,对兄弟不义,关键时刻不仅未曾帮忙,还从背后重创了自族的兄弟,引外人灭族,这不是恶是什么?”

    “善恶不报,姑息养奸,和尚的眼睛难道是瞎了吗?”

    骑虎老僧摇摇头,露出失望之色。

    他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这位道友居然不明白?

    而且还口吐妄言。

    看来佛缘并不深厚啊。

    他正想着如何说时,此处已经有人认出了夏极,大声喊道:“他是大商七殿下,神武皇子,夏极!!”

    骑虎老僧露出了然之色,一切已经明白了,他摇头道:“大商皇子竟然与妖族勾结,真是罪过啊。贫僧只是可惜了,听闻你得了须弥山雷音寺的古代传承,未曾发扬光大,反倒是包庇妖族,殿下不怕死后下无间地狱,来世福报不够,不得再成人么?真乃佛门之耻!”

    “哪个佛门?”

    “天下有多少佛门,便是多少佛门。”

    “你大光明寺,在哪座山?又是哪个佛门?”

    “殿下束手就擒,贫僧可带你回山出家,日夜诵佛,消弭罪孽。”骑虎老僧微笑着看向这皇子,皇子虽然强大,但在法器为王的时代,他此处有诸多吸收满了妖气的降妖木杵,即便是传奇也无法应对这些木杵发挥的力量,即便他有古雷音寺的法器,应当也是挡不下的。

    然而,他终究是听过不少关于这皇子的传说,便是拍了拍手,他身后的僧人飞快的散开,如此,即便这皇子成功使用那金色巨佛手法器,也无法攻击到多少人。

    “殿下,小心!”

    慧心看到来人,急忙出言提醒。

    小狐狸精们,还有虎妖们纷纷看向来人,有不少妖精是第一次看到这位神秘而强大的皇子。

    夏极手掌一挥就取出了念珠。

    念珠,千零八,象征诸多法界。

    那骑虎老僧很有先手意识,他一直在注视着夏极,看到他取出法器,便是一声怒吼出声:“邪魔外道,往生去吧!!”

    声音落下,他身后的黄衣光明僧顿时口中念念有词,将手中的降妖木杵运力推出。

    一声声破空之音,

    一点点星火飞射,

    翻滚之间,木杵已经被炽熊熊的灿金佛火覆盖,消失,而漫天飞来的是一轮轮次日的烈日,

    烈日与烈日在半空相互触碰,连接,融合,若是百溪汇于大河,

    虎妖和狐精们仰头,只见漫天金河从天镇压而下,

    实力稍稍弱些的小妖根本无法直视这光芒,更别说做出反应了,就如光禁于黑暗之中十多年的囚徒陡见烈日临在眼前,小妖们只觉眼前一黑,血水已从眼角流落了下来,

    金色佛火汇聚的大河中,响彻渺渺梵音,激荡着,如惶惶天威,从这晨光刚起的天穹落下,

    这就是二十年前毁灭了半个狐虎种族的佛火,只要沾上一丝妖气,那就是妖不死火不灭。

    如今重临,妖精们眼中只剩下恐惧。

    远处,骑虎僧人双手合十,闭目慈悲地诵读着往生的咒文。

    既然将死,那么就是洗清了罪孽,洗清了罪孽,那就不是妖孽了,他身为僧人,自然需要慈悲对待。

    慧心速度极快,她在看到上百降妖木杵冲天而起的时候,已经化作了一道残影,左手一拎身后的王山君,便是往后以闪烁般的速度进行着连续地移动,但这移动还未能脱开这灿金佛火之河的镇压范围。

    她心底忽地想起,从那年轻的皇子来后,此处的“大将”已不是她了,可是,这般恐怖的力量,除了躲,除了逃,又能怎么应对?

    在这生死关头,她好奇地侧过了脸,看向了那佛陀般的皇子。

    她目光里,夏极举起了手。

    念珠消失。

    他手上,托着一座金色的山。

    五行佛山。

    山尖在下,山底朝上,横亘近乎百丈。

    山对河。

    山在下,河在上。

    天地颠倒。

    山河震动!

    --

    PS:端午节快乐,下午2点有第三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