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76章 再无一分像从前
    三天后,进入须弥山的光明僧或是江湖武者,死的死,被俘的被俘,剩下的即使藏身在密林也无法逃过追捕。

    慧心返回了狐族,她很想随着殿下修行,追求大道,但族中需要她去主持。

    而黑狐王杀生则落得一身轻松,赤山君背叛身死,她原本的杀念也被夏极化开,而变得只针对那一个负心汉,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殿下从未阻止过她。

    她化作一个妩媚女侍的模样,随在了夏极身侧,听候差遣,反正她已经皈依殿下,而且只要跟在殿下身后,迟早有机会能对上那位治侯,到时候一定要把他剁成肉糜做成肉饼以泄心头之恨。

    深冬归途的小道上,大军押运着诸多囚徒在前而行。

    两匹马却落后了些。

    蹄子哒哒哒地踏地而响,

    夏极侧头看了一眼瘦小的皇女。

    夏小苏微微仰头,面庞迎向天光,苍白的皮肤显出一抹病态美。

    夏极道:“没见你说话这么凶过。”

    夏小苏道:“无论怎么样,她伤害过你,我就讨厌她。就算她也有百般理由,千般委屈,我还是讨厌她。”

    “其实我与她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只是一枚刚好出现在那里的棋子,如果不是她,也会是其他人,真正布局的是二皇女。”

    “夏允?”

    夏小苏轻轻舒了口气,她已经习惯了这充满了悬念的信息,无论世界怎么变,只要变强就是了,兄长要以力镇压天下,那么她就要做兄长最强的后盾,何况,她心底还存了天下苍生,这可笑的念头让她会在深夜每每想起那些饿殍遍野、那些冻死桥下的人们,就感同身受,在被窝里抽泣不已。

    所以,为了这些必须要去做的事,她会改变自己,变得敢去和无论什么样的存在“对线”。

    两人没继续夏允的话题。

    夏小苏淡淡说了句:“哥,我已经想好要改的名字了。”

    “嗯?”

    夏极等着答案。

    夏小苏道:“桀。”

    夏极愣了下,他想起了前世的一些事,这难道是平行世界的商,但却也是注定了覆灭的定数么?

    他侧头看了一眼皇妹,凄凉苍白,小的像一朵墙角的白梅,但她却要叫夏桀么?

    他要不要提示一下,最好不要叫这个名字?比如曌之类的,再不济用一些诸如龘之类的字,这样在未来对方武将骂阵时会一时间忘了怎么念这个字,然后就不骂了,而勉强去骂的都只会自取其辱被人耻笑,大战未开先赢了士气?

    夏极心底的念头一闪而过,“你喜欢这个字吗?”

    “这个名字我觉得很霸气,应该可以镇住别人了。”

    夏小苏其实并没有很多信心。

    “我也喜欢。”

    夏极笑了起来。

    夏小苏得到肯定,也露出了笑容。

    夏极仰起头,看着远处的天空,脑海里又想起自己身为异数的论断。

    异数与夏桀么?

    那又如何?

    ...

    观星十八层高塔,已经被改造成了监狱,原本的一些禁制机关刚好做成了防御措施,底楼三层作为值守武者所用。

    塔外则是常驻着甲士,三班倒日夜巡守。

    夏极顺着回旋的阶梯一步步走着。

    塔顶的一间囚室里,穿着囚服的燕灵正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她看着斜对面墙壁上的铜雀油灯走神,心底想着也许这么死了最好吧。

    “啊啊!!”不远处忽地传来武者痛苦的喊叫,那是正在被审讯的声音。

    这审讯很有效果,不少武者都已经屈服了,开始书写自家门派秘笈。

    就要轮到自己了。

    燕灵心底想着,她左手抓了抓白鱼吊坠,也许只有来自于亡母的力量才能给她一点温暖。

    哐当。

    就在这时,金属锁链响了响,发出刺耳的声音。

    燕灵循声抬头,看到门前站着一个人。

    一个少年。

    内束暗金小袄,外披玄色蟒袍。

    是夏极。

    两人隔着囚门对了一眼,燕灵就别开了头。

    狱卒解开门锁,然后把里面其余几个女武者都赶了出来,殿下来访,怎么可以有其他人在侧。

    那几个女武者里有青崖山庄的人,看到此情此景,顿时明白过来,急忙道:“燕师姐,不要忘了小妹我呀。”

    其余几个也大概明白这燕灵的身份,于是纷纷嚷嚷着:“燕姑娘,能共处一室也是有缘,请...”

    “快点出来!”狱卒催促着众武者。

    武者们被上了镣铐脚铐,这种镣铐是专门研制了针对武者的,铐中藏针,针长不多不少,若是经脉之中运起真气而稍稍鼓起,这针就会直接扎入经脉而废了经脉。

    而这针的材料也很是特殊,除非是传奇层次的强者,否则别想用着横练功法破开镣铐,这还不够,但凡入了牢狱的武者每日的饮食之中都会被下类似“软筋散”之类的药物,总之就是除非江湖传奇,否则那是绝无可能逃脱的。

    “殿下请。”狱卒讨好地看着这位七殿下。

    夏极走过狱门,坐在了燕灵面前。

    “民女见过七殿下。”

    燕灵声音不冷不热。

    夏极道:“你应该也明白放你们离去,并不现实,所以这一类的话就别说了。但你我在皇都街头曾有过情谊,这情谊让我可以多给你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

    “放开心神,我诵经一篇为你安神。”

    燕灵听到“诵经”这两字,心底抽了抽,自己这近三年过得很不好,但这位皇子就好吗?若不是他自己破局而出,怕是早已经死了吧?

    “对不起...”

    她声音柔了些,带上了歉意。

    夏极道:“乱世之中,弱者为棋子,被强者拈着落下,被风云带着搅动,所作所为所说所想,都不由己,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听我诵经么?”

    燕灵点点头,虽然不明白“诵经”有什么作用,但总归可以窥探到这位过去的一角,然后才能有共同的话题吧,有了话题,曾经破碎的情谊才能被慢慢修复。

    她已经没有亲人了,只有眼前这一位会让她去思念,也会痛苦。

    夏极盘膝坐在狱窗落下的天光里,双眸清明,张口念诵经文。

    他的声音不快不缓,不高不低,平静的如同一抹洋流,因为深邃,所以反而没有喧哗和激荡。

    片刻后...

    他已经诵完了经文。

    燕灵至始至终确是放开心防在听,正因为如此,她很快感受到了那股浩大如海的精神。

    在那精神面前,自己就是一汪潭水。

    她觉得面前的皇子真的变了,明明坐在他对面,只有着一尺之遥,但那种距离感却用云泥之别来形容都不为过。

    看着他,就如看着穹苍,能强烈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她闭目良久,心底那一汪小小的潭水终于汇入了大海,一股奇异的安全感涌上心头,同时,她也明白了眼前的少年真的再非昨日故人,在这短短三年不到的时间里,他究竟已经攀爬到了何等的层次?

    一别三年,再无一分像从前。

    难道他就是为了这般的乱世而生的么?

    许许多多念头涌入她脑海,但随着那精神的深入,她心底涌出了一股浓烈到极致的自卑感。

    那是一股近乎于伟力的精神。

    自己怎么可能去与这样的存在拥有情谊?

    怎么可能与他拥有共同话题?

    自己还想着儿女情长时,对方想的却已再不是这些,她睁眼看着面前的少年,那一对瞳孔深如大海,她更是自惭形秽,一瞬间放弃了心底那些些“再续情缘”的想法,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配不上了。

    于是,她开始问一些功法修炼,心中困惑之类的问题。

    她问,夏极就答。

    一问一答,未几便过了一个时辰。

    良久,燕灵已经明悟了许多,看向面前少年,心底的情绪也有些变化,那是混杂着自卑与敬重,还有许多复杂的情愫。

    “殿下。”

    燕灵再喊了一声,想要说什么。

    夏极打断她道:“今后叫我老师吧。”

    这称呼就是直接断绝了两人的一切可能,也是为曾有的因果画上了句号,师生只能是师生。

    燕灵愣了下,咬了咬嘴唇,心底虽然宁静了许多,但听到这句话终究还是有一丝绞痛,但能被一位传奇收为弟子已经是天大机缘了,何况她对青崖山庄早没了感情和归属感,叛就叛了吧。

    于是,她道了声:“燕灵见过老师。”

    等她再抬头,脸上却是换上了一副戏谑之色。

    夏极也未曾惊讶,淡淡道了声:“夏允。”

    此时的“燕灵”好奇道:“噫,你居然还没杀她?也没上她?小弟,你还是个男人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