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91章 我欲登天,顺路么?(第九更-致盟主“我本浪人刀不见鞘”)
    宁小玉无法忽视夏极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夏极看着她,一个和自己母亲长的有七八分相似的少女,偏偏还出现在自己必经的路上,偏偏还要自己带她一程,偏偏...

    他目光撇向宁小玉胸口。

    少女道:“登徒子!”

    夏极:“露出来了。”

    宁小玉低头一看,看到怀里放着的匕首居然露出了尖,她不动声色地压了压。

    牛车慢悠悠地在春光里前行着,驾车的老者哼着曲儿,忽然他后知后觉地一拍脑袋道:“哎,公子,你这名字怎么和北方那挡住了异族入侵的皇子一个读音啊?”

    夏极坦然道:“我就是他。”

    老者愣了愣,笑了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您是贵人,但您也别逗老头儿我,而且这假冒皇族之名是要出大事的。而且我听说这位七殿下名声不好,反正许多人都说他是大魔,不忠不孝不义,冒充他也没什么好,不是么?”

    他自己说了一会儿,没人睬他,老者觉得挺尴尬,于是也不说了。

    牛车上,少年和少女面面相觑。

    夏极闭着眼,和他同车的这少女十有八九是刺客,那么他的行踪已经暴露了,或者是被“撒网”给带到了边。

    只不过这样一个笨刺客,血气和真气都很稀松平常,但却有着和自己母亲差不多的面容,真是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

    对方的想法,他也大概猜到了。

    要乱了他的心。

    但对方估计猜不到,这会成就了他的心。

    他心底那一抹契机,也许差的就是这么一个时机,平生之恨,其一就是“黄泉两隔,未能尽孝”,这少女虽然不是娘,他也不会把对娘的心思对了她,但总归是一种触动,是一种完整自己心境的机会。

    为了防止这个笨刺客做出傻事,夏极在休息前道:“我闭目养神,不是真的睡着了。”

    宁小玉无语。

    夏极生怕她听不懂,又强调了一遍:“吾好梦中杀人,不要靠近。”

    宁小玉还是无语。

    夏极问:“懂?”

    宁小玉点点头,然后道:“要我坐远了,留出空间让你好睡得舒坦点儿,就直说呗,弯弯绕绕这么多干什么?”

    她边说着,边坐远了。

    夏极也是奇了怪了,这笨刺客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么,还敢这么与自己说话?

    自己都已经摊牌了,还不能敲山震虎?

    他双手交叉着,仰倒在草垛里,这种感觉很奇妙。

    耳边忽地又传来少女的声音。

    “小哥为什么心肠这么好,要捎我一程?”

    夏极坦言道:“你像我娘。”

    宁小玉瞪圆眼,愕然良久,才爆出一句:“老娘...我才十八岁!”

    夏极伸入怀里,摸出了一方画筒。

    这是国手为玉妃画的丹青之一。

    他把画筒轻轻推了过去,“小心点看。”

    宁小玉好奇地打开筒,抽出了其中的画卷,小心翼翼地摊开。

    画上,是个长发起舞的美丽女子,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凌波微波,罗袜生尘,只似是天上仙女。

    宁小玉看了会,觉得和自己确实很像,五官眉眼竟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自己实在是土得掉渣,不会打扮,也从没穿过舞裙,但她看着这画上女人,终于是看到了自己打扮之后的模样,于是如同看着镜子一般,摸了摸自己脸颊,喜滋滋道:“哎呀,这可真是漂亮。”

    夏极轻声道:“她已经死了。”

    宁小玉身子一颤,笑容也消失了。

    “对不起...”

    “别说了。”

    夏极扬声问:“前面一个城镇还有多远?”

    驾车的老者道:“回公子,今晚能到,刚好能入了城,这可是座大城市。”

    夏极把丹青收回画筒,放入怀中,又看向少女道:“我在那儿下车,也把你放那儿,就这么分道扬镳吧,你我不是一路人。”

    说着,他又从怀里取出一袋碎金子丢了出去,算是圆了这个笨刺客的谎,也圆了自己的心。

    十几两金子,换了一个契机,值得。

    他抬头看了看云,

    云开,

    似天门。

    而这少女,同了一路,就足够了。

    ...

    黑狐王杀生已经跑了一路。

    枯见跟在她后面追了一路。

    这一路上,不时有武者跑出来,对着她大吼一声“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她很无奈,想要变回自己的模样,然后悄悄隐匿了,但那大光明寺的和尚却一直紧追不舍,根本不给她机会,以至于她这小半个月只睡了十几个小时。

    和尚依然龙精虎猛,在后面大喊着:“请殿下归还舍利子!”

    杀生没有舍利子,

    她也不能变回妖狐模样,

    更不能动用妖气,

    她心底把和尚骂了几百遍,但还是得咬着牙往南逃跑,一边逃还得一边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时不时喊上一句:“本殿下赶路,不和你一般见识。”

    殿下也不是没给她底牌,但那八百死士令里的八百死士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敌人太多了。

    而,枯见心底却很开心,

    他没想到自己能把神武皇子追成这样,

    在奔跑的过程之中,他觉得已经跑出了人生巅峰,

    此事之后,天下必然会传出“击败了鬼方冰霜巨人的神武皇子被枯见和尚狂追十天十夜,不敢回头”。

    想到这里,他急忙暗暗诵经几句,压下自己争强好胜之心,然后一副高僧模样道:“殿下,请归还舍利子!”

    杀生心底苦,但声音却维持着“淡淡”的味道:“本殿下,没带舍利子。”

    枯见道:“殿下一定是带了,否则早就该和贫僧说了。”

    杀生心底把和尚骂了一百遍,淡淡道:“本殿下,说没带就没带。”

    枯见:“阿弥陀佛。”

    杀生黑着眼圈,心底又把和尚杀了一百遍。

    一僧一狐,飞快地向着大河北岸跑去。

    ...

    黎明时分。

    诸多快马向着四方而去。

    天子被七皇子刺杀的消息,也随着这些快马向各处传去。

    一起传出去的,还有骂名。

    但凶名却没提多少。

    天下震动。

    而夏极却挺平静的,他在牛车停下的城市里宿了一晚,吃了碗面条就走出了这座城市,他心境已经圆满。

    此去,

    登天。

    但宁小玉悄悄尾随在他身后,女人是好奇的猫,一旦被勾起了兴趣,那么就想钻研到底,她总觉得这位天字第一号弑君弑父的大魔不是那么回事,她想弄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好人不像好人,坏人不像坏人。

    ...

    “哼!那女人竟然收了金子不办事?!”

    “不过也真是愚妇,自己跑了,那一村的人跑的掉么?”

    一个华服男子已经得到了消息,他神色冰冷。

    他是檗侯,是投诚了五皇子的人。

    他奉命在这里阻拦夏极,如果能擒下那就是头功,擒不下杀了也可以。

    想到自己把钱白花了,一股愤怒之情就忍不住冲上了脑门,“来人!”

    一名心腹锦衣侍卫跑了进来,“大人有什么吩咐?”

    “前天晚上,我们经过了一个山村,带人去,扮作山贼,把那村妇一家全部杀了...”

    “是,大人。”

    檗侯想了想,似乎还是不解气,又叫道:“等等。”

    那锦衣侍卫跑了回来,半跪在他面前。

    檗侯用茶盖轻轻撇着面前的热水里的沫子,饮了一口,然后慢条斯理道:“不是山贼,而是那不忠不孝、弑君弑父的大魔到了那村里,村里人好心接待了他,但那大魔生怕自己行踪被泄露,所以将整个村子屠杀一空,付之一炬。”

    锦衣侍卫愣了下。

    檗侯厉声道:“夏极,他该死!!竟连无辜百姓都不放过,此等人实在是该杀!!”

    这侍卫身为檗侯心腹,武功,心智自然都不弱,他一抱拳道:“属下明白。”

    “去吧。”

    檗侯挥挥手,“你这么忠心,等回来了,我赏你几个侍女。”

    “谢侯爷!”

    锦衣侍卫挺身而出,这些事他已经很熟练了。

    ...

    午后。

    锦衣侍卫回来了。

    檗侯奇道:“怎么这么快?”

    锦衣侍卫:“属下先去正常去试探村子里的情况,以防杀了不该杀的人,结果那女人的母亲见到我直接给了我一封信,这信看着古怪,上面有个红印,不像是胡闹的民妇能弄出来的。属下拿不准,所以先带回来给侯爷过目。”

    檗侯摇摇头:“区区愚妇能有多大关系,拿给我看看。”

    锦衣侍卫双手恭敬着奉上了书信。

    檗侯拆开书信,书信上空空如也,只盖了一个红色的大印,印纹细腻,龙凤飞舞,中间用古体刻着一个“七”字。

    “这是什么?”

    檗侯眼珠子盯着那印章,总觉得有点熟悉。

    那锦衣侍卫也就静静等着,

    良久,他看到了自家侯爷脸上的神色变了,

    那感觉就好像忽然从高高在上的位置上,一下子摔了下来,然后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震惊。

    然后,他看到自家侯爷苦笑了起来。

    侍卫不解。

    难道那印章真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檗侯问:“那个村的人,你没动吧?”

    侍卫道:“还没。”

    “把人都撤回来。”

    侍卫震惊了下,但还是回答道:“是。”

    然后他还是忍不住好奇道:“侯爷也给小人掌掌眼吧,这是何方神圣?”

    檗侯道:“说不得,你下去吧。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回来后去库房领三百两赏银。”

    “是。”

    侍卫不再多问,急忙离开了。

    空荡荡的屋内,檗侯苦笑着,喃喃着回答了刚刚侍卫的问题:“何方神圣?这不是神圣了...这可是七先生,这可是能把王侯将相甚至天子都晾在门外不见的那一小撮人。”

    ...

    宁小玉跟着远处的少年跑了起来,她扬手喊着:“夏极,你等等我!”

    但夏极不睬她,他越走越快。

    宁小玉忽的愣了下,她察觉到自己留下的信被打开了,也听到了些微的交谈,那印章可不是凡物,能够在见光之后,短暂地将周围的画面传入自己脑海,儒门八奇的八道印章都可以做到这一点。

    而,檗侯和侍卫对话已经被她听到了,这让她忍不住皱起了眉,那权贵回去探查她能理解,但看样子居然想灭了整个村子?

    和七皇子作对的人,在此时此刻,一定只是五皇子的人,因为三皇子在做其他事。

    她一边想着,一边走的飞快。

    夏极猛地停下了,此处已是山腰,风过山林,吹起鬓发,灌入耳中。

    “宁姑娘,你到底要做什么?”

    宁小玉也停了下来,微带了数十根白发的青丝在风里飞扬着,她仰头露出美丽的面庞,坦然道:“我对你感兴趣,所以想跟着你。”

    她接着又笑道:“有人给了我金子,让我刺杀你,但我没学过刺杀,只能作罢,但我真的对你产生了兴趣,让我跟着你吧。”

    夏极乐了,这还是个有个性的刺客。

    他见这少女坦诚,于是也很真诚地说:“回去吧,我们不是一路人。”

    宁小玉问:“你的路是什么?”

    夏极指了指头顶,“看到了什么?”

    宁小玉仰头:“天。”

    夏极道:“我要上去,你和我顺路吗?”

    宁小玉愣了下,然后捧腹笑了起来,“你这人真有意思。”

    然后,她又收敛了笑容,真诚地问:“你若登天了,要做什么?”

    夏极看着她的面容,然后道:“和你无关。”

    然后,他身形闪动,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山巅而去,宁小玉很快就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没多久,夏极已经来到了绝巅。

    他坐在最高山峰的一处悬崖之上。

    然后释放开了一切。

    如同解锁了自己。

    三尊血佛法相瞬间浮现,双手合十,礼敬向他。

    九颗烈阳腾空而起,阳光普照,将他沐浴在其中。

    明王法相,宝日天子法相,地狱法相一一显出。

    他的精气神都已经都到了最圆满的地步。

    他的心境也已经在这几日的时间里圆满了。

    “是突破的时机了。”

    他仰头看着穹苍,想着自己曾经在须弥山中,看着天空发出的那句感慨“恨天穹太高”,如今,他终于可以触碰到了。

    就算是这个世界要压着第十一境界,

    今天,他也要破开。

    --

    PS1:首订不太好,请支持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