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94章 脱胎换骨
    九境为后天、先天、然后巅峰可凝虚影。

    十境为法相。

    跨过法相,便是换血而生法身。

    夏极感受着自己体内的流转的强大精神力量,俯瞰着山河。

    山河壮阔,却在自己脚下了。

    四周的一切动静也巨细无遗地落入他神识里,犹如他亲自看到,听到。

    但是,问题来了。

    怎么变回去?

    难道一直维持着法身状态?

    他尝试着调动力量去压缩自己。

    在尝试了不少遍后,他终于把这庞大的躯体压缩了下去,把浩大的力量塞回原本的皮囊之中。

    但在压缩的过程之中,另一种奇异的感受涌入了心底。

    这感受告诉他:他已是脱胎换骨,可以重塑第二肉身,但却还能随时变回原本肉身的状态。

    夏极略作思索。

    他大概明白了意思。

    若把肉身比作一个模具。

    你从原本的模具里挣脱了出来,然后现在又要将自己变回“模具大小”,那么你自然可以选择什么样的模具。

    无论什么模具都可以,是男是女,是人是妖,是动物亦或是植物,都可以。

    但因为你对原本“肉身”有着记忆,所以你能够随时变回原本的肉身。

    夏极并没有做什么惊世骇俗的选择,比如让第二肉身变成女人或是动物之类,但他却要做一个和自己形象、气质都不同的人,否则算什么第二肉身。

    他回想着自己初次穿越到异界,心底惊喜,在发现自己是皇家身份后更是开心的那种情绪,心想着今后可是妥妥儿的皇子了,是大权贵,是纨绔子弟,从此就是逍遥人间,吃喝玩乐,怎么快活怎么来,天子之位我不争不夺,各位皇兄皇姐养着我这个富贵闲人就好。

    他也曾经想着自己鲜衣怒马,如同仙人般,在这攘攘红尘里,游戏人间,什么都用最好的,如果能修仙得长生那最好。

    他也曾想过如果能得到奇遇,那就一直苟下去,在暗中布局,让自己成为博弈天下的黑暗雄主,谁都知道自己可怕,但谁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然后自己就可以在明面上维持潇洒生活。

    但金手指迟迟没来。

    但,他很快发现现实很残酷。

    紧接着,玉妃死了。

    他被陷害,进入了藏经阁。

    黑暗的现实打了他一个巴掌,让他孤独,隐忍,杀伐。

    他心底已经有了第二肉身的模样。

    站立山林大地上的光明巨人消失了,这天下各处古刹长鸣的钟鼓也缓缓停了。

    ...

    宁小玉看到那光明巨人不见了,她再揉了揉眼,果然没了。

    “神仙?书上没有过对神仙的描述呀。”

    她托着腮,停在一处山路上,那神武皇子跑的太快,她根本追不上,不过经过短暂的相处,还有看着他真情流露,绝不是外人传闻的那种大魔。

    反倒是那些说他是大魔的人行事作风才有问题。

    儒门并不禁止你侍奉什么样的主君。

    儒道八奇,则是儒门的八位大先生,神秘莫测,拥有着在战场上逆转一切的恐怖力量,但在他们选定了主君之前,绝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就算偶然让人知道了,也是只见冰山一角。

    宁小玉见过三皇子,也见过五皇子,如今又见到了七皇子。

    其他不论,但从个人喜好来看,她觉得七皇子挺好,要不是有那个什么大魔之名,就更好了。

    正想着的时候,耳中忽然传来调笑的声音。

    “佳人独自踏青游玩,何其孤独,不如让本公子陪你一起?”

    宁小玉一听这种腔调就觉着耳朵被污了。

    她抬起头,入目的是一个花花公子,那公子手抓一柄折扇,看到她目光投来,折扇“刷”地一声摇开了,气定神闲地扇着风。

    风带动他两侧鬓发往后微微扬着,不得不说,很有一点风流倜傥的小白脸味儿,如果真换成游山玩水的哪家大小姐,说不定就答应了他,和他结伴而行了。

    花花公子微笑道:“本公子在这山里还有一处小宅,宅中颇有不少有趣的小玩意儿,今晚倒是可以带姑娘去见识一下。”

    宁小玉心底厌恶的情绪骤然升到了极致,她连“登徒子”都懒得说,只是冷冷道了声:“滚。”

    比起这种肤浅的花花公子,她只觉得神武皇子那张冰冷冷的木头脸不知道要顺眼多少。

    她本想着这公子定然要发怒,定要然纠缠,说不定还有恶仆要上来。

    然而,那花花公子却是仰头哈哈大笑起来,他骚包地摇着画扇,往着山下而去。

    两人错身而过。

    花花公子看了一眼宁小玉冷艳的侧脸,又深吸了一口气,感慨道:“香,花香,女人也香,小姐芳龄几何,可有婚嫁?”

    宁小玉心底无名火起,正要动手,那花花公子很识趣地跑了。

    宁小玉平复了下情绪,继续爬山。

    而走下下山路上的花花公子笑着摇摇头。

    脱胎换骨,重塑肉身,果然便如新生了,就算是认识自己的人再见了面,也是完全不知自己是谁了。

    那么,

    这算是又获得了一张新的底牌。

    走远之后,在无人注意到的地方,他身形变化,变回了原本神武皇子的模样,身上的衣衫也重新变为了暗金蟒袍的样子。

    “今日我登天穹,这天下既然有人想杀我,而我想杀人,那么就直接来吧。”

    他自言自语着,下山之后,一路往南,每经过一个城池,看到城门上贴着自己的悬赏画像就撕下,然后告诉握着刀,颤颤巍巍走到自己面前的侍卫们、巡捕们。

    “半个月后,我在浮玉山最高的山巅,想杀我的人来。”

    消息如生了翅膀,以极快地速度传递向了大河北岸的各座城池。

    原本不少人还在寻着这四处逃窜,弑君弑父的凶魔,如今却都没想到这凶魔自己跳出来了,讥讽的有,嘲笑的有,以为这大魔自认为无法逃生想以风光的方式自我了断的有,慎重的也有,疑惑的也有,林林种种...

    但无论什么样的人。

    无论他们怎么想。

    夏极已经攀登上了浮玉山。

    浮玉山,南望大河涛涛,北瞰崇山峻岭。

    登临绝顶,一览天下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