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07章 他不是魔,是神武王
    突厥使团。

    名为陶如瑞的文士正骑在一匹棕色健马上,捏着胡尖末,他看着这片熟悉的土地,眼中露出了极多恨意,要不是这片土地容不下他,他又怎么会被迫去往突厥?

    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原本是世家子弟,为了帮助世家的某人上位,而去一个大寇营寨里做了个谋士当内应,许多年后,那势力庞大的大寇被剿了,那人也上了位,只可惜却不认他,甚至还要杀了他。

    陶如瑞无奈之下只能四处奔逃,只可惜城门上都有他的悬赏,无奈之下他只能乔装打扮,悄悄出了关,辗转之下去到了突厥,之后再去打听消息,却得到自己在中土的儿子被流放,妻妾被送去教坊司,妻子不堪耻辱而悬梁自尽了,美妾却是去了。

    什么是教坊?

    说白了就是官妓,而在教坊里被称为女乐,这些人被纳入贱籍,世代连坐。

    “陶先生,你说这和咱家王联姻的皇女会不会反抗?”一个披着尖甲的壮汉策马靠了过来,这壮汉高大无比,身高竟然快达到三米,这简直无法想象,而他胯下曾有着野马王之称的黑马,此时就好像个小毛驴似的。

    “阿史力将军,必会反抗。”

    “嘿,那就好。”那壮汉俯瞰着文士,扭了扭脖子,“我听说中原人都喜欢弯弯绕绕,真打起来又怂的很,真怕他们直接应了,这样我哪里能让他们体会一下我突厥大勇士的力量呢。”

    陶如瑞虽然对大商很仇视,但还是提醒道:“阿史力将军,切不可小觑大商,这片土地藏龙卧虎,水深如海,无论是从地域,还是从历史上来看,都是无法看尽。”

    “那不正好?嘿...”披着尖甲的壮汉笑了笑,仰头看着这蓝天白云,扭头看着经过的村镇,镇上有些女人正在走动,他目光就在那些女人身子上扫来扫去,不时又盯在屁股上,哼出一口热气,“中原的女人真是小巧,等到了皇都,一定要那未来的王妃好好地款待我们一下,听说皇都有教坊司,里面都是一些犯错权贵的妻妾,那可真是太爽了。”

    说到这里,他看到陶如瑞脸色不好看。

    阿史力显然知道这位文士的事情,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投靠了我们突厥,就把过去的事忘了吧,到时候让那皇女多安排几个别人家的女人陪你。”

    “是”,事已至此,陶如瑞也没别的选择。

    他知道如今突厥得了一场奇异的天眷,确实强大,但他还是对原本自己所在的这片土地有着敬畏,于是提醒道,“阿史力将军,小心为上,请记得大商传奇神武皇子,神武皇子力挽狂澜,鬼方兵临城下也被他击退了,而这神武皇子可是那位皇女的哥哥。”

    “神武皇子夏极?”

    阿史力眯了眯眼,嘴唇咧开,露出的竟然是...

    一口如同狂狼的锯齿利牙,

    在天光里闪烁着森然的寒光,“嘿,神武?小胳膊小腿也敢称为神?花拳绣腿也敢称之为武?”

    金色阳光璀璨夺目。

    而一道阳光却格外激烈。

    伴随着一声强劲无比的风声。

    旋即,那一声变成了一声声。

    一根根箭矢忽地从路边丛林里射了出来!

    这些箭矢都是三棱锥,只要被射中,就会撕裂肌肉,使得血流不止,算是特制箭了。

    所有箭矢劲气十足,外力推动,内藏真气,向着突厥使团笼罩而来。

    与此同时,又是三十余名劲装江湖人,手握长剑利刀冲了出来,化作一道道疾风,用极快的身法向着突厥使团为首的人扑去。

    “非我族类其心必诛!”

    “杀!”

    “滚回塞外!”

    首当其冲的就是陶如瑞与那壮汉。

    阿史力看着那些箭,眼中露出不屑的讥诮,深吸一口气,忽地爆喝一声:“淦!!”

    一口气,好像高能压缩又释放,瞬间引爆了面前的空气,发出骇人的白日惊雷。

    而扑面而来的箭矢竟被全部震散了,软哒哒地落在马侧的泥土里。

    那三十多名劲装武者都愣住了,但是退已无法退,为首之人神色凝重,一步踏出,整个人竟在空气里化出一道苍狼虚影,虚影随着他手中刺出的剑,带着扑面如鞭的烈烈气流向阿史那射出。

    此人也有些心思,是稍稍弓腰,在地面再借力一次,然后从下往上刺出,这一剑的出剑角度以“马头”卡了一下视觉死角,占得了些微先机。

    剑出,一气呵成,如苍狼扑起猎食。

    然而...

    下一幕,他看到难以置信的事。

    那突厥为首的壮汉,不仅没躲,甚至也没拿武器,而只是低下了头,用脸迎向自己这一式绝杀,带着不屑的狞笑,张开了嘴,露出了一口浑然不似人类的獠牙。

    ...

    小半盏茶的时间后,三十多名劲装武者死的死,没死的则被突厥使团的勇士抓着直接砍头,再大笑着踹入林道,还有两个颇有些姿色的女子则被送到了阿史那面前。

    这位突厥壮汉正拿着剑一口一口咬着,嚼着,好像这剑不是钢铁所制,而是他吃的肉食。

    “为什么埋伏我们?”

    阿史力问了一句。

    陶如瑞就翻译了一遍。

    一名女子狠狠道:“你们突厥每年在边境打草谷,害了多少人,滚出我中原!”

    另一名女子道:“皇女为人良善,是天下少有的好人,你们休想去皇都。”

    陶如瑞又询问了一会儿,知道这些人居然不是皇都派来的,而只是江湖自发组织的义士,这些侠客几乎没有一个相同门派的,还有的应该是散人。

    于是,他就把情况如实告诉了阿史力。

    阿史力嘿嘿笑了笑,“服侍好我,说不定留你们一命。”

    陶如瑞翻译。

    两名女子彼此对视一眼,忽的同时深吸一口气,要震碎自己心脉,算是自绝。

    但阿史力反应极快,只是屈指一弹,两道劲气提前撞击在了两女身上,射入了定身窍穴,让两人动弹不得,看着这两个颇有姿色的女人,阿史力露出了狞笑。

    他舔了舔嘴唇,扭动着脖子时,往身后的使团。

    按理说,他已是此处最强的将军了,他根本无需再去看任何人,所以他只是随意扭了扭脖子。

    但使团里,偏偏有一个人对他轻轻点了点头,阿史那这才从马上一跃而下,向两女走去。

    而就在这时,狂风骤起,一道极快的白影从远飞射而来,阿史力停下身子,冷哼一声,抬手向着白影抓去。

    刷!!

    白影反应极快,回身一掌,掌还未至,掌力就已经化出了一道银色巨龙法相,巨龙在半空萦绕,携风带云,一双眸子冰冷地死死瞪着敌人,如两把利剑,而巨龙的双爪已经向阿史力扑去了!

    阿史力急忙双手去应。

    两道劲力碰撞,发出强大的冲击力。

    嘭!!!

    磅礴气流如高山雪崩,向四处轰散开来,近处的树木花草尽皆被震起,根茎皆拔,又带着数尺泥土石头如流星落水,带着滚滚波涛,向八方扑打而去,飞速散离。

    雷鸣爆破之声,让近处之人简直耳膜都要撕裂。

    突厥之中顿时闪过一人,双手捂住了陶如瑞的耳朵,带着他往后激射。

    阿史那则是狂吼一声,整个人躯体都开始变化。

    轰!!

    良久...

    烟尘缓缓散尽,只见一只高达两丈的巨狼正人立着,周身肌肉如虬结老根盘错,他双爪正做着交叉进行格挡的姿态。

    再一看,面前,那两名女人还有白影已经不见了。

    ...

    远处。

    一名头发有些花白的男子咳嗽着,将那两女放下,解开她们穴道,然后说了声:“走吧。”

    男子明明并不年老,但却不知为何头发白了许多,而且显得极度虚弱。

    两女看到了刚刚那一幕,“大侠受伤了?”

    “那突厥鬼怎么这么厉害?”

    男子摇摇头:“这是旧伤,不要紧的。”

    两女这才道:“多谢大侠相救,不知大侠怎么称呼?”

    “风牛马。”

    “北地刀王——风牛马...”

    两女再瞥了一眼男子腰间的两把佩刀,顿时确认了这位的身份,这是一个传奇人物。

    “请风大侠阻止突厥使团,他们...”

    花白头发男子道:“世道在变,这世上的力量也在变,与力量对应的势力也在变,这就是杀劫的一个动因。

    你们不要再去做冲动的事了,回去遇到那些心有愤慨的江湖同僚,也告诉他们一句,别再动手了。如果真想做点什么,去皇都吧。”

    “皇都...”

    两女有些尴尬。

    风牛马忽地咳嗽起来,良久才平缓下来,他知道两女说的是什么,于是道:“神武王不是传闻中的那般人,其中另有隐情。”

    一名女子道:“他不过运气好,继承了雷音寺功法,但品行不端,弑君弑父,实乃是天下第一等不仁不义...”

    风牛马道:“此事有人故意煽风点火,否则不至于如此流传,天下恶人多了去了,为何别的不传,就传这一位?

    更何况,这些日子我在皇都,也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看了皇都如今的情况,只从冰山一角就可以推出如今的皇城之主是真的为民之人。”

    两女沉默了下来,这一点她们都是认同的。

    风牛马继续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何况亲兄妹?

    至于皇家事,其中多少隐秘也无人知道,是非善恶谁看得清?

    不过三两个跳梁小丑跑出来,说着某人如何的恶,别人就都信了,这又是何其愚蠢?

    如果真有心,去皇都吧。

    如果神武王在,也许你们能用自己的眼睛去见证,那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

    ...

    ...

    日子一晃,又是许多天过去了。

    皇都客栈,人满为患。

    不少江湖中人都赶来了此处。

    而所有人也都知道那位神武王回来了。

    故而,皇都人虽多,鱼龙混杂,但却没有人敢惹事犯事。

    神武王的名是杀出来的,虽然之前的战斗被人刻意隐瞒,以免他声势浩大。

    但浮玉山一战却再也无法瞒了,谁来谁死。

    事后有人统计,江湖三榜,人榜地榜天榜,有不少人都死在他手里,更何况还要加上传说层次的二十诸天里的几位。

    “突厥使团快来了,你说皇女会答应他们的联姻要求吗?”

    “应该不会的。”

    又有人忽然感慨道:“现在想来,天子弃城而逃,反倒是神武王和九公主守住了城池,若不是这两人,整个皇都早就化作废墟了,哪里还会像如今?”

    “人言可畏啊,这明明是守城救人的英雄,反倒是成了罪人,成了暴君,又成了不忠不孝之徒。按我说,这等造谣生事的,都该凌迟处死,把头挂在城墙上。”

    “黑白颠倒,善恶不分...”

    “我等也是,铸下大错啊。”

    不少江湖中人看到了皇都如今景象,又听到了乡坊百姓是如何评价着那兄妹二人的,这才是忽然意识到了许多事。

    谣言可畏啊。

    造谣之人也是真的该死。

    众人也都不是没脑子的人,一窝蜂的热度过去后,脑子平静了仔细想想,忽然察觉真的很有问题,似乎从头到尾都被人带着节奏,但如果把一切添油加醋的东西给去了,才会发现,从始至终,就是“鬼方破城,天子无能,南下逃命,而神武王却是力挽狂澜,守住了都城”。

    再之后弑君弑父的事,水太深了,有人也想到了不少疑点。

    如果只是单纯的皇家内斗,那么为何会引出“二十诸天”这种层次的传奇人物,还一引就是七个。

    天子临死前,在行宫遣散了所有的侍卫,似乎在等人。

    如此种种,无不说明着事情并不如他们想的那样。

    谣言就是这样...

    起哄的一万个人里面,有一个造谣的,几个明白的,几个观望的,剩下的都是脑门一热就不假思索跟着闹腾的。

    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把人逼死,真正的恶人逍遥法外,真正的受害人却受尽委屈,这种事,少见吗?

    若是事情真相大白了,那叫含冤昭雪,但冤死的人死都死了,何况,未曾昭雪的为多。

    如今,

    神武王不忠不孝的事儿,终于被人揭开了,他的名声在快速恢复。

    但,夏极在乎“昭雪”这种事吗?

    他不在乎。

    天下人如何看,他为何要在乎?

    此时...

    一个少年正坐在西城门前的春雨里。

    春雨淅沥沥地下着,

    少年坐在一张檀香木描金茶几前,

    茶几上垒着如山的酒坛子,他正一杯接着一杯地在喝。

    雨水淋湿了他的衣衫,淋湿了他微带白色的长发。

    街头只有他一个人坐在雨中,怡然自得,别人却不敢投来异样的目光。

    因为他是神武王。

    他也不会在乎这些人的目光。

    西城门敞开了,

    门外是突厥使团,为首的阿史力骑着高头大马,贪婪地扫视着皇城的一切,目光不可一世。

    忽然,平平淡淡的四个字,从远传来。

    “下马入城。”

    阿史力一抬头,就看到了坐在春雨里,独自饮酒的夏极,扫了一扫那小胳膊小腿,这位突厥猛将哈哈大笑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