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28章 我见证了你的存在
    夏极往前一步,苏意心中一骇,就往后一步。

    骤地他惊觉了,愤怒而痛苦地低吼一声,然后停下脚步,

    两人对峙,而形成了某种平衡。

    “为何?”

    “为何?!!”

    苏意忽地开口,一声声质问着。

    这不是等夏极回答,而是在等自己回答。

    从他退后一步开始,就知道自己败了。

    夏极无意冲杀,他还要等着见识一下第二次的山河社稷图,那可以更多地了解苏家,如果都杀光了,就见不了。

    二重天,三重天,千重云层的苏家观众则看的鸦雀无声,这等结果远不是他们最初的设想,甚至他们根本未曾想到风南北会出现在这里。

    苏冰玄看了一眼长公主,冷声道:“好手段。”

    几番算计,计中藏计,他却终究是输了,

    此时也不再看,而是甩袖离去。

    苏意察觉到了冰帝的离开,神色黯然,口中喃喃着“我...真没用”。

    忽然,他重重喘气起来,一瞬间,已经熄灭的斗志似死灰复燃,再度燃烧。

    “风南北!!”

    他狂吼一声,双手死死抓着刀柄,石台四周,云层随他而绕,一道道近乎实质化的高处风化作长环,向四处震开。

    夏极看着他,“我能体会你此时的悲伤,但...你可知晓过我遇到过什么?”

    绝望到温和,流血到平静。

    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重重镇压,被判异数,举世皆敌皆欲杀他而后快,

    行路之难,步步惊心,平坦大道仿如登天之路。

    他可曾吼过?

    没有。

    一次都没有。

    便是夏小苏也未曾吼过,她只是带着匕首静静站在城墙上,等着命运给她发出下一张牌,坦然受之,她即便哭泣,也从不是为了自己而哭。

    吼叫,又能改变什么呢?

    苏意已不再去问,不再去听,他一脚踏地,身化惊龙,如电激射而出,圈圈气浪化作怒波四散,层层爆圈烟云之间,右手带着萦绕小黑龙气的长刀,发出一声尖锐的戾鸣,撕裂十多丈空间,直向这面前之人斩去。

    而他右手之中,龙气流转,爆发之下,那黑色鳞片竟然又多生出了不少。

    这一刀,威势极猛!

    代表了他心底的愤怒,还有绝望之际,背水一战的决然。

    夏极摇摇头,春水闪过寒芒,与那黑色刀气对撞在一起。

    刀刃与刀刃在极速摩擦之间亮起一串儿耀目的火光,气流对撞、刀刃忽碾的刺耳嘈杂之声两重天迹皆可听到。

    而一念之后,夏极猛然抬刀,挥刀,斩刀。

    摧枯拉朽,一斩到底。

    叮!!

    清脆的崩断声响起。

    夏极收刀。

    动作一气呵成,

    这一刀,他甚至没用多少小黑龙气,而是纯粹的刀意、刀势、刀技,

    两相对比,可见这差的根本就是如隔云泥,

    他已经不看苏意,只是随着冲击,往前错身而过。

    当!

    苏意的刀断了,

    大半截刀身落在浮空战台上,

    他抓着刀柄,如同冻僵了一般,呆若木鸡,立在原地不动,双瞳圆睁,脑海里来回翻覆着刚刚那一刀。

    “你...”

    苏意声音如哭似笑,他已不知问什么好。

    别人不用小黑龙气,都能断他的刀,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夏极直接道:“来第二场吧,我不会教人,说不定输给你呢。”

    苏意茫然地点点头,他举着断刀看了半晌,终究无力的垂下。

    夏极稍稍侧身看去,这一个垂下的动作,让他对这刚刚才爆种的少年低看了几分...如此行为,实是不当豪杰,亦是不当枭雄。

    只不过是个泯于众人,有几分天赋的武者罢了。

    高台上...

    原本走了的苏冰玄实则没有远离,而是利用离开刺激苏意,但如今这少年的表现落在他眼底,冰帝才是真正的叹了口气,转身背对,再不看了。

    苏月卿看到尘埃落定,也才缓缓舒了口气,忽然,御手苏瞬凑过来,小声传音“她找你”。

    苏月卿愕然了一下,随后传音道:“帝师大局即将尘埃落定,落定后,我回去。”

    苏瞬轻声道:“长公主,我会尽全力帮你去解释。”

    苏月卿看着他。

    “我去了”,苏瞬低首,向着他眼里的长公主恭敬地拜了拜,然后缓缓退下。

    苏月卿扫了一眼他的背影,杏眼微微眯起。

    ...

    ...

    第二场比试继续进行。

    一卷图轴从高空落下,如云般飘到了两人之间,玄奇地悬浮在半空。

    夏极和苏意早就被告知了规则,便是如对弈般,相向而坐,盘膝坐在这图轴两侧。

    各自闭目静静等着。

    此图名山河社稷图,图中自有小世界,也有着许多假人,

    两人以精神入图,各在一国,随后在自己所在国的假人之中挑选一人来进行教导,

    最后由两人的假人弟子率领两国进行交锋,谁的弟子胜了,就是谁胜。

    而这图中的时间流速和外面不同,图中一年,外面不过是小半柱香时间而已,

    两人也不会在图中度过对应的时间,而只是会拥有一种“宛如做了场梦”的感觉。

    夏极观察着眼前的山河社稷图,

    脑海里又联想到“苏家庄园可将奴隶彻底掌控在主人手里”的神秘玉石碑,

    这些都是法器么?

    哗啦啦...

    正想着的时候,

    图已经打开了。

    墨色山水露出一角,雾气缭绕,日月光泽流转其中,山峦大河无法穷极眼目,国邦都城狼烟四起,浩然壮阔之景在眼前展开。

    夏极看着这一幕,心底竟稍稍有些震撼,

    他仿似看到神话传说里“一画开天”的场景,

    这极可能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却又不同于夹层空间。

    如今,这神秘的世界正在向着他缓缓打开,

    待到完全打开,

    一股强大引力释放出来,

    引着他进入了画中。

    夏极只觉自己如在厚密的水膜间穿行,粘稠感与朦胧感不时冲击着他的意识。

    啪嗒。

    如是从大梦中醒来,他从床榻上骤然惊醒,一侧头,铜镜里显出一张陌生男子的面容,男子穿着麻衣,这一切都模糊无比,

    夏极精神何其强大,闭眼睁眼之间,一双眸子变得平静无比,入眼的一切也都变得清晰了许多。

    “这应该是在一处国邦里,竟能逼真至此吗?”

    夏极起身,伸手触摸着周围的一切,观察着一切,

    这一切竟如是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而显出不同,

    无论是桌上摆放“雕饰着蜘蛛猴”的黑色玉石容器,

    还是挂在墙壁上、垂落而下的刻绘着人脸的长鼓,

    亦或是放在角落里绘着充满古风画感的彩色三脚金属壶,

    再或是床榻末端那奇异的蛇状雕塑,牙齿暴突,有着可怕面孔。

    这些都在说明着,这是一个真正的国家。

    他再看向自己躯体,与其说是假人,不如说是自己入了这人的躯体,夺了舍。

    若是其他人,只要进入这里,就会处于“朦朦胧胧”的状态,肯定感受不到这一切,但夏极强大的精神,让他可以看到别人无法看到的东西。

    “那么,就是教导此处的假人,让他可以率领着这国家获得胜利就可以了吧?”

    夏极活动了一下躯体,往屋门走去,准备按部就班地开始比试,

    他心底忽然生出一种前世玩战略游戏的感觉,

    什么一波流,科技流,屯兵流,偷家流,塔防开矿流,他都玩的有模有样,

    想到这里,他心底甚至有了一丝缅怀与放松。

    但是...

    他的手还未触碰到门扉,

    门扉竟从外向里,被狂猛地撞开了,

    一个全身燃烧着火焰的男子扑了进来,跪倒在他面前,痛苦无比地高喊着:“老师,逃,逃啊,快逃,火魔...”

    声音戛然而止...

    这男子痛苦无比地匍匐在地,躯体挣扎了几下,再无气息。

    夏极看了这男子一眼...

    并未感受到悲伤,

    反倒是心底升起了吐槽,“喂,这才开始,就死了吗?不是还要等我教你东西吗?你不是还要去灭了对方的国度吗?”

    然而,这男子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夏极感受到一种“游戏内容对不上游戏说明”的无语。

    说好的战略游戏,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灾难片?

    他平静地看向屋外,

    远处,一片火海,

    而再远处,大地在快速凸起,

    平坦的地面,耸拔起一个个漆黑火山口,

    那中央大口的巨嘴忽地传来恐怖的轰鸣声,大地随之在震颤。

    嘭嘭!

    嘭嘭嘭!!

    一道道高温岩浆,从漆黑泥土里显出可怖的璀璨条纹,如亮红的群蛇在疯狂游向中央的口子,

    紧接着,同时窜起,

    形成了冲天的岩浆!!

    浓厚而充满毒素的烟云往天昂昂而去,焚灭一切的岩浆往四处拍打而来,空气骤然升温,越来越高,入目的一切都变得扭曲。

    “出问题了。”

    夏极目光扫视了一下,抓起一把挂在墙上的弯刀,直接冲出了大门,门外早聚集着诸多“假人护卫”,看到他出来,急忙扶他上马,然后其中最强壮的两人随着他一起逃离,

    向着火山爆发相反的方向,策马飞速而去。

    入了这人的躯体,他是真的成了“拥有着神明精神,但却是凡人”的苦恼,只是跑了没多久,竟因此处的高温而感到不适,甚至还有一种脱水的虚弱感传来。

    但夏极意志力无比强大,他心底有着奇异的感受,假如真被火山给扑到了,自己应该不会死,但会重伤,而苏意估计是只要被沾到一下,就神魂俱灭了。

    这里藏着许多秘密,他就算不得不死一次,也至少要拖到最后。

    于是,他根本不顾身体疲惫,疯狂抖动健马缰绳,两个强壮护卫紧随他后。

    身后城市被岩浆冲毁了,

    浓郁的毒气几乎就追在他身后。

    一具具火尸火兽从洞口爬出...

    紧接着,又是万千只火鸦从洞口振翅入天,将整个天穹烧成了黑灰色,然后向着四方振翅飞去,

    其中最明亮、火焰最炽热的一只火鸦则是盘旋在最高处,忽地,它侧头看向了极远处策马奔跑的三道人影。

    这只火鸦盯看着良久,骤地发出一声嘶哑尖戾的长啸,然后飞了过去。

    ...

    ...

    苏家,二重天,三重天的演武战台上异变忽生。

    坐在山河社稷图一侧的苏意忽然发出痛苦的嚎叫,

    他皮肤之下出现了刺目灼热的深色火纹,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已经彻底焚烧起来。

    观众席高处,有人影霍然起身,一道水龙呼啸着萦绕而下,从天降落在苏意身上,将他笼罩其中,

    但火焰非但没有被水龙冲尽,反倒是浮在水面继续燃烧。

    只是这一来一回的功夫,苏意已经被烧成了一具炭尸,被四周观众席上惊叫的声浪拍成了粉尘,撒了一地。

    “怎么回事?!”

    “速速收了山河社稷图。”

    “召回风南北,问明情况。”

    原本的苏家比试场,变得一片混乱。

    此等变故,从未发生过。

    苏家子弟们不少人都已经坐着飞辇离开,

    苏冰玄反倒是不惧,从高处落上战台,但苏月卿却比他更早落地了,静静站在夏极身侧,以一种保护地姿态拦住冰帝,淡淡道:“等家主。”

    ...

    ...

    现实世界里哪怕一分一秒,在画中都会被拉成的很长。

    夏极已经策马跑了很长的路,

    忽地...

    一道璀璨的亮芒从高空炸开,灼热的火流如扑至的海啸,无情往下拍打而来。

    “火鸦!”

    一名强壮护卫弯弓搭箭,快速松手。

    嗖!

    秘箭矢锋糅杂着一抹银芒,直冲高处的那红色亮光,

    亮光却比他更快,在银芒射至的刹那,已经侧身俯冲,

    伴随着尖锐的鸟鸣,那射箭的护卫已经整个人腾空,只发出一声痛苦哀嚎,便是七窍流火,全身焚烧,形貌可怖。

    另一名护卫知道无法逃跑,便是猛地一抓七支箭,

    真气灌满,

    连珠四射。

    嗖!嗖嗖嗖!!

    声声破空,

    亮芒飞快闪躲,

    但这护卫实力显然极强,他双瞳安静地盯着那火鸦的闪挪,

    在火鸦刚扑下羽翼、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时候,

    他看准时机松手了。

    一声惊弦如雷,

    最后三支箭矢蕴藏着他近乎全身的力量狂射而出,化作三道银色扭曲气流,咆哮着旋转交织,才射出数米,便竟然构成了一道奇异的巨箭法相,

    三箭化一,在他蓄势一击之下,爆发出强大的威力。

    然而,

    与此同时,那火鸦却如是早料到了这一箭,而骤然升腾,以超快的速度呼啸而起。

    射箭护卫愕然了下,

    刚刚那是火鸦的假动作?

    火鸦还会虚招?

    这些火里生出的妖魔不是都是只会莽吗?

    怎么还会有智慧的?

    巨箭法相紧随着火鸦而起,远远追去,但火鸦以有心算无心,一鸦一箭飞的极快。

    未几,便是消失无影。

    这护卫心中不禁胆寒,骤然之间御马向着远处疯狂而去,他竟不再管夏极,口中喃喃着:“这火妖怎么会有智慧?怎么会...”

    马蹄狂响,

    远处的火山轰隆、铁云密布、妖魔狂舞成了背景。

    过了小片刻,天穹再度破开,那被巨箭追着的火鸦已然一个盘旋,绕转了回来,居高临下向着那护卫如电俯射去。

    护卫手中弓弦狂响,一道道箭矢向着这火鸦而去,但都被这只火鸦轻松地一一躲开。

    刹那的交锋。

    嗖!!

    火鸦穿胸而过,那能射出法相箭矢的强大护卫便是连人带马都烧了起来,跪倒在地,瞳孔中犹然带着不敢置信。

    火妖怎么会有这等的智慧?

    他眼睛失去了光彩,彻底死去,周身焚起了一场大火。

    然后,那火鸦便是扑闪着翅膀,再度腾空,

    静静地飞到了夏极面前,

    一人一鸦对视。

    火鸦并没有攻击,它骤然双翅收敛,火焰与高温也一同收敛,

    火鸦变成了乌鸦,落在了马头上,

    一双鸟眼盯着这正悠闲策马、似乎没准备逃的男人。

    夏极并没有畏惧,他只是估算着这一次旅程的终点怕是到了,以他如今的力量不可能战胜这只显然不凡的火鸦,他心底疑惑满满,山河社稷图里的世界究竟是什么?

    下一刻,奇异的事发生了...

    火鸦忽然张开嘴,口吐人言:“你是谁?”

    夏极反问:“你是谁?”

    火鸦居然回答了,声音居然带了些人性化的沮丧:“我不知道我是谁,从我睁开眼,我就在一群火鸦里,但它们没有谁能与我交流,它们也不喜欢和我在一起。”

    夏极问:“那你怎么会说人类语言?”

    火鸦:“这是...人类语言?我也不知道,我生来就会说了。”

    它露出些茫然之色。

    夏极这才回答它最初的问题:“我从外面的世界而来。”

    “外面的世界?”这一只奇怪的火鸦满眼迷惑。

    夏极又问:“你为什么不杀我呢?”

    这只火鸦犹豫着道:“你身上有奇异的气息,好像和我是同类,都不是属于这里的。你在你的世界,是不是也是异类,或是异数?”

    夏极心底忽地生出了一丝奇异的共鸣,他缓缓道:“别人只是喜欢把与他们不同的存在定义为异数,其实并不是这样。他们嘲讽异数,只是担心异数会过于强大。但当你真的站立到最高处了,他们就不会再称呼你以为异数,而会敬畏你,害怕你。”

    这只火鸦好奇道:“是吗?”

    夏极:“那时候,他们就会称你为帝皇。所以,不要感到迷惑,变强就可以了。”

    火鸦想了想,真诚道:“谢谢...你还在会在这儿停留多久?我想听你说话,我喜欢听你说的话。”

    夏极想了想,山河社稷图发生问题,估计外面的人已经察觉了,于是道:“我很快就要走了。”

    火鸦沉默了下,然后问:“你们人类都有名字吧?”

    “嗯。”

    “那你能不能帮我也起一个?这样,也证明我存在过,证明我和其他无名无姓的火妖们不一样。”

    夏极问:“你喜欢什么呢?”

    火鸦抬着头,看着天,“不知为什么,我总会记起一种很漂亮的屋顶,流云漓彩,晶莹剔透、光彩夺目,想到这个画面,我心底就会很开心,我喜欢那个屋顶。”

    夏极想了想:“那是琉璃。”

    火鸦鸟眼里露出欣喜之色,“那我就叫琉璃。”

    夏极道:“我见证了你的存在,即便你死了,也会活在我记忆里。”

    火鸦欢快地振翅飞起,萦绕着他盘旋了三圈,落在他肩头,“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风南北。”

    ...

    三个字刚刚落下。

    夏极只觉到了一股强大吸力,带着他从这方世界里飞快离开,回到了自己的躯壳之中,一抬眼,只见周围站着不少苏家人,正严肃地看着他。

    ...

    山河社稷图中,

    那只火鸦看着马上的男人无魂地倒地,鸟眼里呈现出人性化的愕然,旋即轻轻道了声:“再见了,风南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