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34章 我的一个人类朋友
    家主和夏极两人回到了苏临玉故居。家主向众人解释了一番,虽然没说细节,但这很正常,到了这种层次的人都知道一个规矩“事以秘成,语以泄败”。

    家主很有威望,他确认了一切正常,那么就不会有人去反驳,即便冰帝也不打算多说什么了。

    来势汹汹的权贵们又乘着飞辇各自离开,暮色里,蛟龙狂舞,云层分开又聚合。

    没多久,

    这个别致的庄园里除了仆人,就只剩下长公主和夏极两人。

    两人走在回廊之中,

    荷池的接天碧绿已经暗淡,

    几朵风荷的艳丽也已经渐隐于黑暗。

    夏极道了声:“谢谢。”

    苏月卿坐在他身侧,轻声道:“你不是一个人。”

    “没什么,只是忽然...”夏极打住了话语,即便长公主现在是自己人,但世事变幻、无常至极,他见多了,所以也不打算再说这个话题,以免让长公主能真的窥探到他内心的想法,于是,他哈哈笑了起来。

    他才笑了一下,就被抱住了。

    苏月卿抱的很紧,淡雅的女人香入了鼻,柔如缎的青丝撩拨着他的耳,肌肤紧贴的充实感安慰着他的心。

    她柔声道:“别笑了。”

    然后又加了句:“我也会这样的。”

    夏极这一次没推开面前的女人,

    并不是因为她是苏家最美的女人,

    也不是因为心底焚烧着男女欲念。

    而是这一刻,

    他觉得虽然举世皆敌,

    但至少在这一瞬间,

    面前的女人是他的战友,

    是一同行走在黑暗里的孤独的人,

    他们从不会对任何人彻底敞开心扉,也绝不会去认同信任任何人,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也失望太多了。

    两人静静靠在一起,心思澄明如水晶,没有半点杂念。

    夜幕拉上,

    月色入水,

    苏月卿忽地笑道:“打寒天侯打的爽不爽?老实说,我看那张脸也很烦,看到一次就想打一次,没想到被你打了。”

    夏极道:“你也打了,我拿了第一滴血,你跟上补了一刀,然后我又蹲尸秒了他一次,嗯,他一共喷了三口血。”

    苏月卿道:“我记得是四口。”

    “随便吧。”

    静了一会儿。

    苏月卿道:“明天,家主还要找你去领取帝师的宝物,功法,资源。你如果要提前外出,那是最好的机会,我会见机行事,帮你说话。你到外面,记得杀了那七个人。”

    夏极忽道:“我记得谁说过,如果我在一个月内把小黑龙气修炼到第九层,那我在上面也不是不可以。”

    长公主愕然了一下,然后双手猛地推开他,转身跑了,就如受了惊吓的猫,嗖的一声就溜到没了影子。

    ...

    ...

    次日。

    苏月卿接了夏极,再度去到了四重天。

    上一次来是在大殿,这一次却是另一处殿堂。

    殿堂奢华的长桌上放着五样东西。

    家主道:“风南北,你即将外出,成为新君帝师,家族自然不会让你空手而去。”

    夏极面色肃穆地上前。

    家主从长桌上取出第一样东西,那是一只墨黑色的手套,看起来似乎平平无奇,但其中显然蕴藏着可怕的力量。

    家主把手套带在自己右手上,“看好了。”

    话音刚落,一股浩然的气势从他身上升腾了起来,扩散到整个殿堂里。

    咔咔咔...

    细密鳞甲从那只右手上层层生出,直到彻底覆盖,而那只明明是人类的手却再也看不到任何人类的迹象。

    家主的右手猛然在一握,

    肌肉膨胀,血流加速,骨骼变动,经脉扩展,利爪从指尖“蹭蹭蹭”地生出,他的右手如同变异了一样,开始飞速变大,直到成为了一米有余的龙爪才停下。

    夏极仔细看着,只见那黑手套随着手掌而变化,如紧贴在手掌上,同时,他能感到,这不是小黑龙气的第十层,而是无限逼近第十层,外加一道奇异的秘法。

    家主道:“看清楚这法器。”

    夏极凝神看去,

    家主的龙爪上再生变化,整只黑色的巨爪上忽地浮现出了幽暗而诡秘的玄奇脉络,一条条交织编缠,让夏极想到错综复杂的“电子网路”...

    家主巨爪朝上,五指缓缓握紧,掌心的空气翻腾起来,呈现出一团黑色的火,神秘地熊熊燃烧,那火越来越旺盛,

    黑暗无比,却竟不会升腾起半点的烟,只是静谧的燃烧着,虽然没有浩大声势,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很纯粹的“毁灭”。

    他手上,握着的不是火,而是毁灭本身。

    家主看着那火,似乎自己都有点害怕,五指猛然张开,那黑火就消失了,他的手上的幽暗脉络也消失了,手恢复为了原本大小。

    “小黑龙气配合我们家族血脉,可以让手掌化作龙爪。

    但人和龙终究不同,人可以化龙,但不代表真的可以成为龙。

    即便外表相似,力量相似,但本质还是不同的。”

    家主缓缓道,“对人而言,筋骨血肉产生劲力、脉络产生真气、眉心元神虚无飘渺。

    血肉,脉络,元神,这是三大力量的源泉。

    同样,龙也有。

    我们修炼得到的龙爪只是得了龙的血肉,而发挥出巨力,等到血脉提升到了高等程度,也许可能临时激发部分的龙的脉络,从而产生龙气,用出属于龙的真正力量。

    而这只手套法器,一旦启用,可以让你的龙爪直接产生龙脉,从而直接使用龙气...构建出龙语玄功。

    刚刚那火焰,名为黑龙烈阳,其中的威力你也看到了。”

    夏极点点头,不得不承认那黑火威力极强,如果这黑火砸到他身上,他也不清楚能否抵抗的住。

    忽地,他心底有种贯通的情绪,

    人的经脉弱,而九阳心经产生的九颗烈日虚影,就是人之烈阳。

    龙的经脉强,所以生出的便是黑龙烈阳。

    这是...

    一颗还比九颗强的意思么?

    家主把手套放到托盘上,慎重地双手举着,走到夏极面前道:“这法器是上古的宝物,会自动恢复,但每个月只能使用一次,今日就交付于你。”

    “手套的名字是?”

    “上古的宝物,名字早就丢了,老祖也没说,你出去之后,自己起个吧。”

    夏极点点头,取过黑手套放入储物空间。

    ...

    家主又从长桌上抓起第二样东西。

    那是一件黑金色长袍。

    他缓了缓,言简意赅道:“功能和手套一样,日后你在外激战,定是最早一批觉醒血脉化出龙躯的人,这长袍能让你的躯体获得龙脉,每个月只能用一次。”

    夏极取过黑金长袍放入储物空间。

    ...

    家主再从长桌上抓起第三样东西:

    一枚镶嵌着红色宝珠,暴发户款的戒指。

    “这个法器,叫辟火珠,戴着可以在火焰中行走,而不会受伤。

    戒托是为了方便携带才打造出来的,款式是老夫亲自设计,戴上整个人都会显得霸气几分。”

    夏极:...

    家主抓着托盘送了过去,“按理说,这珠子什么火焰都能避,但没人试过用黑龙烈阳来砸这个,既然是火劫,你就带着以防万一,关键时刻总能有用的。

    这辟火珠随时可用,但非常脆弱,即便被一把普通的木棍敲打,珠子也会粉碎。”

    夏极取来再放入储物空间。

    ...

    第四样:

    一卷书册。

    “我苏家共有十龙卷,

    这一卷是黑龙法典,与低品阶的银龙法典不同,这是我家族高阶的玄功,需以小黑龙气为基,

    你既然已经把小黑龙气修至了巅峰,那么这一卷抄录的法典便是赠予你,勤加修炼,提升自己实力。”

    夏极从“送宝童子”手里再接了过来,放入空间。

    ...

    第五样:

    一卷名录。

    “我苏家和人间不少大妖都有关系,名录上记载着细则,关键时刻,你可以请这些大妖出山帮忙。”

    家主实在是掏心掏肺,

    法器,玄功,关系,

    一股脑儿都塞给了他。

    家主继续道:“放心吧,随着杀劫的进行,我苏家还会为你提供更大的后盾,支援会源源不断的。”

    夏极简直“感动”了,他接过名录,忽然奇道:“人妖殊途,势不两立,为何我苏家会和大妖有关系?”

    家主道:“有力量就行了,人妖殊途这种话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遵从的,南北,你还年轻,等再过几年,你就会知道,

    有些话我们要经常说,但却不能那么去做,有些话我们一句都不说,但却明白那才是对的。

    这不是虚伪,因为人世规则本就如此,你不遵从就被人踩在脚下,只有那些败者才会跪在泥尘里吼一句‘卑鄙无耻,我不服’。

    比如现在,我离开了这里,还是会大声说‘人妖势不两立’,还是会把‘勾结妖族,罪该万死’的盆子扣在敌人头上,但那又如何,我苏家和大妖还是关系密切,谁知道呢?”

    夏极顿时觉得自己在皇都的遭遇...合情合理...

    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力挽狂澜,守住了城,一次又一次击退了敌人,却还是无法改变任何事。

    家主走下高台,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的帝师,不要去听别人说的话,尤其不要去听大部分人说的话,听你自己内心的欲望,等你功成名就从外回来,老夫可是要拉着你天天下棋的。”

    夏极忽道:“家主,我想过两天就出苏家。”

    家主顿了顿:“如今苏家禁止进出。”

    “我若能早一步外出,也能早一步接触新君,开始布局。”

    “话虽如此,但杀劫很快就到了,说不定就是明天,说不定就是下一刻,杀劫之初一切混乱,而且...皇都的那个疯子在一直找我们。”

    “皇都在北,我去南方,不会遇到的。何况,若是我不知道还好,此时知道了,却还缩着躲着,我心不甘。”

    家主舒了口气,他侧头看了看殿侧的长公主。

    长公主道:“天皇,我保南北无事。”

    家主还是犹豫。

    长公主扬声道:“我以性命担保。”

    家主猛然抬头,深深看了她一眼,“我去请示老祖。”

    “谢天皇。”

    ...

    ...

    飘渺虚无的黑暗之中,

    一座如画的行宫仿是亘古便存着,

    其中神异玄奇,不可用语言描述。

    两道面容模糊的身影,依然相对而坐。

    “你周家的国师定了吗?”

    “定了,你苏家的帝师呢?”

    “也定了,但不安分。”

    两人说话完全没有太多神秘人的味道,这是因为两人相知已经很久了,而且身份力量平等,如果在任何其他人面前,祂们都是如神一般的存在。

    “怎么不安分?”

    “他明知杀劫之初混乱,还要提前出去。”

    “那你一定不会答应。”

    “不,我答应了。”

    “...”

    “他身上有一股奇异的魔力,让我好像...”黑影思索着着,然后缓缓道,“让我好像看到了上古时候的自己。”

    “竟有如此感觉?那是否...”

    “等个千年再看,希望不是我的错觉。平心而论,那个少年...”黑影脑海里浮现出夏极的模样,然后道,“他让我有一种庆幸,庆幸他是我世家人,否则定又是这天地一大异数了。”

    “哈哈。”

    “你周家国师呢,说说那孩子吧。”

    “他...”

    两道模糊的身影正说着话,忽地听到一声清脆的“滴答”声。

    “墙壁”的大钟上,

    秒钟终于跳了过去,

    分钟清楚地指在了“六点”的位置。

    两道身形都是一颤,彼此对视,目光里表意清楚无比:

    第一场杀劫,

    到了。

    与此同时,两人只觉一股被压抑极久的恐怖力量从躯体里复苏了。

    两人都不再说话,化作虚影消失在了原地。

    祂们都需要去巩固适应这刚刚解封的境界。

    ...

    ...

    充满野蛮气息的极西黑土地上,

    如同巨瞳的地面深坑周围堆积着火山口,

    横流着灼热的火岩浆,

    密密麻麻,星罗棋布。

    巴琴笼了笼头纱,抬了抬发烫的头饰,跪倒在地,正虔诚地向西而拜,这是生活在此处的突厥人的日常。

    收敛傲慢,维持卑微,不可以人类的恶念冲撞“地神”。

    如今正是暮色时分,

    西方天空瑰阳如血,

    再远处则是弥补彤云,时而红色雷电划过天空,极端天气笼罩之处,就是“地神”的居所,当“地神”愤怒时,火焰就会爆发而出。

    巴琴默默祷告着,希望今天的“地神”能有个好心情。

    忽地,

    没有任何征兆地,

    万万里的无垠大地如被深藏地心的宇宙巨兽翻了身,疯狂震荡起来,

    天地骤然无光,前一刻还高悬天穹的烈日如被大地裂开的深渊突兀地吞噬了,

    没有了光,一片黑暗,但极度的高温却开始升腾而起,让人几乎要被煮熟。

    巴琴惊惧地呼喊了起来。

    整个村镇都变得嘈杂了,沸腾的恐惧,降临在这里。

    轰轰轰!!

    刺耳的汹涌声浪啸成灭世的洪水,淹没了一切,树木被拔起,房屋被震的粉碎,不少人捂着耳朵开始惨叫,而五指之间已经鲜血潺潺,流满手背。

    而在这极暗的天地里,

    忽然有了光,

    红光,

    在极西的世界里,冲天咆哮而起,

    那是无数的火山拔地而起,

    那是无数的火焰冲上了天穹。

    浓郁毒气雾气,电闪雷鸣里,

    一具具火尸火兽从火山洞口爬出...

    化作黑压压的火潮,向着东方而来。

    一只最明亮、最炽热的火鸦正在地底,冷冷看着川流而上的同类,忽地张开嘴巴,吞下一只落单的同类。

    片刻后,它的羽毛竟更璀璨几分。

    它又开始寻找其他落单的同类...

    它唯一的朋友告诉过它:不要感到迷惑,变强就可以了。

    别人只是喜欢把与他们不同的存在定义为异数,其实并不是这样。他们嘲讽异数,只是担心异数会过于强大。但当你真的站立到最高处了,他们就不会再称呼你以为异数,而会敬畏你,害怕你,然后尊你为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