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37章 二十万“祭品”
    夏极踩着重重海啸,拾阶而上。

    海啸中,魔影往蓝黑深水里伏了伏,刹那间从视线里消失,

    旋即,原本已成啸的海水又如沸腾了起来,

    水沫滔天,肆意地彼此撞击,不停破灭又重组。

    深水下,隐约见到一道强横无比的巨影,正推碾着浪涛,从深到浅,从浅到露出了狰狞的蛟精头颅,破水而出,带出浩大的声势,撞向夏极!

    安寻虽被这陌生少年揽住,但此时也不去想那男女感情的时候,她惊恐地在这与她平生毫无交叠的环境里,脑瓜子嗡嗡作响。

    这少年,难道是仙人吗?

    她瞪大眼,忽然看到了那咆哮着冲天而起的魔影,下意识尖叫着喊道:“小心!!”

    “心”字的尾音还没拖完,

    那魔影已经带着狂暴的水压,从海啸巨墙里急速飞射了出来,飓风相随,这蛮横的一撞,就可摧毁坚固的房屋,山峦,而携带的威势,就算直接毁灭一个小村庄也有着可能。

    安寻吓得闭上了眼。

    但撞击感没有传来...

    天地似乎进入了某种短暂的宁静。

    她好奇地睁开眼,

    只见抱着她的少年,只是撑开右手,手掌张开挡在了那蛟精的额头上。

    蛟精就不动了,

    那对安寻来说恐怖的力道就在轻轻一挡里,灰飞烟灭了。

    怎么可能?

    安寻忍不住侧头,想去看这少年的脸,但水雾里,那张脸朦朦胧胧,只能见到鬓角垂下的几缕糅杂着苍白的黑发,有些沧桑。

    夏极冷冷问:“为何要引发水灾,作乱人间?”

    蛟精双瞳瞪大如水缸,然后猛然扭转身体,但才一扭转,就感受到剧痛,它发出一声刺破耳膜的吼叫。

    声浪滚滚,撞击在夏极周身的气膜上,向周边流去。

    它的长须已经被全部揪住了。

    夏极道:“停下海啸。”

    蛟精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夏极猛地一拔,所有长须全部拔起,鲜血狂喷,

    蛟精身子一抽,如是触了高压电般狂吼起来,它身子本能地再一扭,又要逃回水里。

    它没能逃回水中,

    因为它在这剧痛里还有着一丝理智,

    理智让它看到了架在面前的那把黑刀,

    让它看到面前的少年吞了一口天地之气,

    刀与气散发出凛然的威慑。

    夏极再道了一遍:“停下海啸。”

    蛟精水缸大小的眸子扫了扫那把刀,忽地发出一声长啸,

    随着它的长啸,水底里的不少小妖顿时停下了推波助澜,反倒是开始合力抵挡海啸,让滔天的巨浪被拦住了,渐缓了,虽然还未完全平息,但也只剩下时间的功夫。

    渔村里,已经逃避到最高处避难的人们看到如此情景,开始相互抱着,痛哭流涕,又看着那高处的身影,叩拜着。

    “多谢仙人。”

    “多谢仙人呐。”

    蛟精做完这一切,眼巴巴地看着夏极,水缸大小的眼珠子又人性化地撇了撇夏极怀里的少女。

    安寻:???

    夏极会意,抬手将安寻往后丢去,他如今的力量控制物体简直是轻而易举。

    安寻在半空“啊啊啊”地惊呼着,未几就落在了村民中。

    村民里的一个年老者急忙拉着安寻,“快拜谢仙人。”

    安寻虽还是云里雾里,但还是跟着一起拜了下去,

    高高喊着“多谢仙人”,

    但她心底怪怪的,那仙人好年轻呀。

    夏极踩踏着水浪,看着蛟精淡淡道:“可以说了。”

    蛟精又人性化地撇了撇头。

    夏极稍作思索,跨身骑到这蛟精身上。

    蛟精落水,老老实实向着深海缓缓游去,游了一段,才开张开龙口,一开口竟然是人话:“真人不要多管闲事。”

    “为何?”

    “真人你道行都这么高了,应该知道杀劫到了,天地之间的许多东西都在改变,我是小蛟,我只是奉命行事。”

    “什么命?”

    “抓元阳元阴未破的男女,男童女童也可以。”

    夏极心底有了推测,“抓多少?”

    “二十万。”

    夏极深吸一口气,即便是他也忍不住反问了一句:“二十万?!”

    他印象里,前世看书也不是没看到山精海怪需要祭祀,但祭祀常常都是每年一个这样子,如果没有及时奉上,那么山精海怪才会发怒,二十万太不合理了。

    蛟精道:“不错,就是二十万。所以,我们趁着盛夏本就洪水泛滥的季节,奉命引啸,先淹没周围渔村,掠夺其中男女,看看能不能凑齐二十万之数。”

    夏极沉默着。

    蛟精继续道:“真人你能修炼到如此境界,看到的东西一定比小蛟多,天地逍遥,广阔浩大,真人哪儿都可以去,哪儿的小妖都可以除,但这一次这一边你动不了。”

    夏极道:“往上游再行百里,有龙王庙在,龙王庙中藏真龙,你们不怕么?”

    蛟精道:“真人不要为难小蛟了,小蛟也是奉命行事的诸多蛟龙之一。”

    “天蛟王?”

    蛟精愣了下,天蛟王这个名字,普通真人都不可能知道,眼前这少年看似年轻却能一口道出,肯定是到了那层次了,它更加恭敬,不敢有半点违逆,于是道:

    “您既然知道天蛟王,也该知道东海外海都是天蛟王管。其他的,小蛟真的不知道了,小蛟也没那资格知道。”

    夏极道:“你回去告诉天蛟王,我在乌村以北三十里的飞蛇矶等三天,让它来一见。”

    “小蛟...”

    “此物交给天蛟王,它自然明白是谁要见它。”

    说着,夏极从怀里取出一个彩色贝壳,这是苏家一并随着妖族秘录给出的信物,天蛟王恰好是苏家联盟的一个妖魔,它会来见自己的。

    那蛟精不敢有违,一口将彩色贝壳存入口中,然后又反身向着海岸边游去,恭敬地把夏极放下,这才又潜回了海底,往深海去了。

    夏极站在沙滩上,看着还未退散的海水,忽然深吸一口气,这是【净明道术】里的“吞气之术”,可赋予刀兵上,也可直接使用,算是一种小范围地临时借用天地之力的手段。

    四周空气,长风都如是瞬间静止了,或是被他这一口而吸入到了体内。

    “哈!!!!”

    一口暴雷般的炸响。

    夏极口中喷出一卷如有实质的暴风,他双指点在自己唇侧以进行方向微调,头颅缓缓转动着,

    随着他的转动,那暴风从他口中席卷而出,从一点迅速扩散成浩大的风团,向着他面前的一切冲撞而去。

    海水在这暴风的吹撞之下,顿时止住了蔓延的势头,水中的小水妖们怔怔地看着那少年,还有不少被这暴风直接给吹得在海底翻跟头,然后飞远了的。

    一口气吹尽。

    夏极再运用这“吞气之术”,猛然再吸一口天地之气,别人或许一口就差不多了,但他真气何其雄浑,一口只是消耗了些微而已。

    “哈!!!!”

    双指继续点在唇侧,转动头颅,

    风暴狂卷,将一切另一边还在扑打的浪**了回去。

    海浪里忽地被吹出了一条粗壮的蟒妖,那蟒妖口中还吞着人,那人是渔民打扮,双脚直挺挺地还在外蹬着,竟还未死绝,

    蟒妖一惊,猛地要往水底再钻去。

    夏极一压脸颊,缩小嘴唇,

    顿时,

    暴风化作了一道锋利至极的“箭”,

    箭矢嗖地一声已经穿透了那蟒妖的头颅,

    夏极继续低下头,猛然紧闭上嘴巴,

    稍稍调整角度,再张开。

    轰!

    一道风炮从夏极最中喷出。

    风炮轰打在蟒妖身上,顿时把它压爆了,而它口中的渔民也被吐了出来,那渔民早已奄奄一息,躯体腐蚀,只是生命未曾彻底耗尽,所以还在本能地痛苦挣扎着。

    夏极右手一抬,隐形的判官笔便是浮空而出,生死薄隐显,

    他耗费力量,勾勒出一道“生符”。

    生符现,

    他收起笔,

    手掌一拍,

    符箓凌空飞射向那人。

    夏极并不停留,继续耗费力量去勾勒“生符”,

    未几,又是两道生出,一并打入那人体内。

    那渔民身上被腐蚀的血肉如同神迹一般地长了回来,他本能抽搐着的手脚忽然有了知觉,他双眼一睁,忽地发出“从噩梦里惊醒”的惨叫,继而向着岸边游来,看到沙滩边的少年,他急忙跪下,满脸是泪的喊着。

    “多谢仙人,多谢仙人救命之恩!”

    夏极不管他,继续吹卷着风暴。

    如此,约莫大半柱香时间后,整个潮水都被夏极给吹了回去。

    夏极也稍稍感到了一些疲惫,

    他把黑刀插在沙滩,

    盘膝坐下,

    远处彤云未散,

    稍稍侧目往上游下游看去,只见依然是滔天的浪潮在扑来,这是诸多的蛟妖作祟。

    蛟从水,

    何况还有无数的海妖在推波助澜,

    如此借助天地之力的攻击,根本无法阻挡。

    此时,渔村的村长已经带了许多人过来了,数千人黑压压地跪倒在少年身后,齐声高喊着。

    “多谢仙人救命之恩。”

    村长又道:“仙人可否留下名讳,容我等供生祠,为您祈福。”

    “不用了。”

    夏极往后一倒,毫无仙人风度地躺在沙滩上,看着铁灰色的天穹,然后问:“村长,村里可有安家人?”

    村长愕然,众人也愕然,纷纷侧目看向安寻。

    村长道:“有,有一家。”

    “安家人留下,其余人散了吧。”

    村长不敢有违,便是恭敬地退开,村民也跟着他退后。

    乌连也在人群里,看着留下少女那美丽而楚楚动人的身影,再看看远处的仙人,眼底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但众渔民才走远,村长一把揪着乌连的衣衫,劈头盖脸地一巴掌就猛地扇了下去。

    乌连捂着脸,只觉脸肿起来了,但看到是村长,发火又不敢发火,只能问:“爹,你打我做什么?!”

    村长低吼道:“你个孽障,在乱想什么?!”

    “我...我没想什么。”

    “狡辩?你是老子的儿子,你屁股动动,老子就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告诉你,世上女人多的是,和那仙人沾上关系的,你给老子离远一点,想都别再想了,否则老子定会打断你双腿,让你哪儿都去不了。”

    乌连恐惧地点点头,“我...我知道。”

    村长拍拍他的脸颊,“孽障,再说一遍。”

    “爹,我真的知道了。”乌连带着哭腔。

    村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道:“这回是真的了。”

    ...

    夏极侧头看着安寻,奇道:“安家就你一个人?”

    安寻半跪在他面前,小心点头应了声。

    夏极打量着这少女,抬手一挥,一道清风就窜了出去,吹拂开少女两侧鬓发,露出一张美丽的脸庞。

    夏极看着这张脸,忽然产生了一种古怪的情绪,再联想到长公主临行前让他好好照顾安家人,他这古怪情绪顿时变成了猜想。

    安寻被看的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夏极道:“到我身边来。”

    安寻乖巧地过去了,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夏极猛地抓起她左手。

    安寻“哎哟”叫了一声,呼吸加快,胸口起伏,只觉得如有一只不安分的小鹿在乱撞着。

    随后,她身如电亟,

    忍不住娇呼出声,

    疼痛感传来,

    第一滴血也流了出来,

    但旋即,强烈的舒服感传遍了安寻的全身,

    让她似乎连疲惫都忘记了,而发出舒畅的轻呼。

    夏极从她指尖取了一滴血,又打了一道柔和真气入她经脉,助她恢复,然后起身,往前走了几步,背对着安寻。

    他手指亦是弹出一滴血,

    两滴血浮空而立,

    很快,一股玄奇的力量牵引着这两滴血向中央而去,继而撞击融合在了一起。

    夏极心底的猜测已经得到了证实。

    长公主,是苏家遗留在外的血脉,而这安寻应该是她仅剩的亲人了,长公主在苏家步步惊心、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无法亲自来人间,所以就委托了自己帮忙。

    夏极声音柔和了些:“你父母呢?”

    安寻道:“十二年前,我姐姐在海边失踪了,娘很伤心,过了几年就死了。而在前年,爹为了多为我挣些嫁妆钱,去深海打捞白令虾,然后就没回来。”

    夏极道:“你失踪的姐姐叫什么?”

    安寻道:“安蓉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