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45章 红血白鹤衣,深藏镜湖西
    东海水患虽然还未解除,但等到海蛟一族的政变彻底完成,便是水灾结束之时。

    薄奇许了神秘的风先生一场天大的名声,自然还会持续施压。

    而夏极,他和赵宣说“无意名利”,并不是真的,亦不是假的。

    因为,他不会陶醉在这所谓的名利之中,所以无意。

    但他需要这些名利来为他的帝师之路、未来之路奠定基础,所以在意。

    有人以名利为享受,趋之若鹜。

    有人以名利为虚伪,避之如虎。

    夏极却以此为棋子,不趋不避。

    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欲活,唯有自强不息。

    善恶,生死,胜败,孰先孰后?

    自是先有胜败,然后才有生死,有了生死,才有了善恶,史书从来如此。

    胜败在局中,

    既然五百年为一劫,

    那么,自然五百年为一局。

    夏极带着孩子们、安寻、半龙回到湖心庄园,

    拨了西院给众人居住。

    所幸,这处庄园本就是极大的,苏家安排的这座特殊庄园可以容下近万人的军队。

    夏极看着孩子们,

    从脑海里搜索了一门紫色练体类功法让他们修行,

    至于技艺,他融合千技化出一枚斩神飞刀,已经穷极了诸多技艺,与其寻找技艺类功法不如自己创出一门,

    所以他于是花了大半天时间,再以原本“北地刀王”风牛马的无生刀为主体,融合诸多招式为一体,而创出了“新版无生刀十式”,让孩子们勤加练习。

    半龙附体的那男孩名叫韩浪,夏极也没准备让他去做什么特殊的事,既然他扮成了男孩,那就继续扮下去吧,而且有他坐镇这湖上庄园,也算是在阵法外多了第二重防护。

    韩浪非常孤僻,

    根本不会和其他孩子一同,

    他被当做了怪人。

    但,韩浪根本不在意,他一个被香火供奉了千年的半龙,完全可以如菩萨般一坐百年不动不摇。

    在经过最初的郁闷,半龙已经接受了现实,何况,风先生如此强大,如此神秘,竟然藏着十一境的底牌,他败的不冤。

    而神武王的名声,以及唯一一场浮玉山战斗细节并没有传到此处,否则,半龙会一瞬间明白此人就是神武王,到时候又会更加感慨了。

    同时,韩浪心底也多了几分期待,他听说过,每一次大劫总会有核心的几人去卷动风云,而最核心的那位就会被判为劫主。

    劫主是一场大劫的“解铃人”,也是一场大劫之中收获最多的人。

    半龙虽然不觉得风先生会是劫主,但和他一起,活到杀劫最后,却也不无希望,虽说被彻底奴役了,但其实也是另类的彻底绑定在了一辆战车上。

    韩浪便是安分地在这里住了下来。

    起初,还有孩子来喊他一起练习武功,后来,就没人叫他了。

    韩浪也乐得清静,经常一人悄悄坐到湖底去透透气,

    时不时吞吃一些经过的鱼虾,

    这样的日子,对于一个被束缚了千年的老怪物来说,算得上是自由了。

    但杀劫已至,万物于此中,都可能陨灭,也都可能崛起,韩浪看着眼前幽深的水波,眸子里闪过一丝担忧。

    风南北,你到底打算怎么做?

    ...

    ...

    夏极在等。

    这半年的时间,他成长的飞快,无论是力量、精神还是自我,都是。

    从最初,一个被困猛兽般的异数棋子,到如今,一位欲下五百年棋局的棋手。

    从最初,拙劣到无法掌控局势的手段,到如今,大气磅礴的手段。

    他成长了很多。

    过去,他恨,如今,他依然恨,未来,或许还会继续恨,世家若不能覆灭,此恨绵绵无绝期。

    他等着时,就坐在湖边,摩挲着念珠,制作着念珠,听着胡仙儿汇报远在极北之地皇都的情况,小苏的安危。

    孩子们会把练功的困难统一起来,等着他暮色时分去一并作答。

    安寻时不时会跑来询问符箓方面的问题,她已经吞吃了三颗蛟血丹,如今可不敢用力,否则瞬间肌肉爆炸。

    她也再不把这少年当做同龄人,而是当做了一个逆生长的老怪物,所怀的再无半点男女之情,而是真正的师徒之情。

    湖边柳绿,

    池中花红,

    藕风过堂,

    百鸟鸣啼。

    安寻再一次抓着笔记跑向了湖边,她如今天天精力旺盛,所以走路都带风。

    她本想着冲上去问问题,但却蓦然停下了脚步,

    湖边坐着的那人,背影虽显出桀骜,但却给人一点莫名的孤独之感。

    安寻忍不住想“师父如果是老怪物,那么师娘在哪儿呢?能配的上师父的,一定也是一位真正的仙女吧?”

    女人终究很八卦,她问完符箓相关的问题,就顺口问了:“师父,你是在等谁吗?”

    “我谁也没等。”

    “那你一个人,过去一直生活在这里吗?”

    夏极没回答她。

    但心底却有一丝奇异的孤独。

    他也有着七情六欲。

    但这一路步步惊心,五百年为一局小博弈,六千年为一局大博弈,十二杀劫前途未卜,究竟有谁能陪他走下去呢?

    又有谁能跟得上他的脚步?

    如果跟不上他,那么终究会越走越远,走成两个世界的人,鸡同鸭讲彼此根本无法交流,而双方如果连彼此平视都做不到,又谈什么感情?

    安寻吐吐舌头,小心地下去了,站在远处又看了一会儿,终究心疼师父,到吃晚饭时看到师父还没来,便取了许多食物,又端了一盘美酒送了过去。

    夏极只是在思索问题,他瞥了一眼美酒美食,奇道:“你怕我没晚饭吃?”

    安寻急忙摇头:“不是不是,我是怕师父不按时吃饭...师父虽是仙人,但还是要规律一点。”

    夏极有点哭笑不得,他看着这顺着苏月卿之意收下的弟子,道:“我没事,下次不用送了。”

    安寻:“哦,那您老人家多注意保重。”

    夏极一愣,猜到她估计把自己当成老怪物了,也不多说,只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安寻走后,黑暗里出现一个高大男孩的身影,韩浪缓缓走到夏极身后,轻声道,“这些其实都是累赘。”

    夏极看了他一眼,没接这个问题,而是道:“你实在没事做,查看一下这座庄园有没有防御破绽,或是对我们不利的陷阱。

    你如果会做法器,可以开始做了,五百年之初,现在正是最初积累的时候,今后真打起来了,你可再没有如今这时间了。”

    韩浪也不回答,转身隐入黑暗。

    ...

    ...

    夜色里,湖心荡开波纹。

    一艘小船载着十人来到了护庄大阵前。

    这十人都穿着苏家子弟的服侍,夏极一看就知道这几人是明是“苏家派来帮助自己的”,暗是“苏月卿,或者说安蓉蓉派来让自己杀的”。

    夏极打开大阵,任由小船入内。

    那十人见到夏极,纷纷恭敬道:“见过风先生。”

    旋即十人开始分别取出苏家信物,以及介绍自己身份。

    等到结束后,气氛稍稍放松,有人看向远处,见到许多孩子还有安寻,忍不住露出些诧异之色。

    堂堂帝师就买了这些货色来玩?

    于是,有人道:“等家族大门开了,我愿赠上十名美人,为帝师庄园添加风光,这十名美人保证个个在人间身份煊赫。”

    有人道:“我愿为帝师赠上一对看门凶狗。”

    又有人道:“我愿为帝师打造五牙大船十艘,横亘在这湖上。”

    还有人道:“我愿帮帝师疏通水路,开凿运河,帝师想坐船去何处就去何处,天下逍遥。”

    ...

    夏极听了一会儿,目光撇了撇这十人,又落定在了那七人身上。

    那七人都是原本真正长公主的心腹。

    而其中一人忽然和夏极目光对上了。

    夏极招招手:“你随我来。”

    “是,风先生。”

    这名为苏熊的弟子随着夏极沿着湖边走远,其余几人则是由安寻带他们入住厢房。

    夏极道:“有什么事说吧?”

    苏熊压低声音道:“风先生,冰帝一直仰慕先生大才,之前帝君也是因为错信了苏意,所以才支持他而与先生敌对,那是阵营和形势所趋。但帝君本人与先生并无一点仇怨,反倒是每每提起先生,都是赞不绝口。”

    夏极不动声色道:“继续。”

    苏熊一抹面孔,换成了另一个男人模样,然后道:“风先生,我不是真的苏熊,真的苏熊已经和帝君讲明了许多事。”

    “什么事?”

    假苏熊轻声道:“如今的长公主是假的。”

    夏极依然不动声色,“那真的呢?”

    假苏熊迟疑了一下,然后道:“应该是已经被囚禁了,或者是死了。”

    夏极思绪一转,顿时有了一个简单的推测:

    长公主分两批安排人手外出,

    冰帝截了最后名单,然后察觉出其中的人有异样。

    那七人被同时派出,又没有得到长公主的确认,心底自然会因为怀疑而生出异样。但这也在长公主的考虑之中,因为这七人是临时增补的,即便他们有怀疑,却也没有足够时间去印证,家族命令不可违反。

    但冰帝却敏锐地察觉到了这异常,于是连夜抓出其中心防较差的一人进行突破,慢慢诱出了所有的话。

    杀劫刚起,无论冰帝和长公主都正在消化家族赐予的玄功灌顶,而无法去做其他事。

    所以,冰帝派遣了部下里的一人替换了苏熊,外出来招降自己,同时准备灌顶结束后,就立刻发难。

    但,即便苏熊也不知道真正的长公主如何了,所以面前这位假苏熊才会不确定地给自己一个答案。

    假苏熊继续道:“风先生大才,乃是我苏家这一代的栋梁,长公主即便对你有知遇之恩,但那也是为了和帝君争夺权势。

    若她是真的长公主,帝君也不会让我来劝您,但如今,她既然是假货,便不值得风先生再效忠了。”

    夏极沉默着,眼中露出一种“得知信息,却又怀疑,又谨慎”的模样。

    假苏熊看着他的神色,继续道:“帝君说,她之所以增补这七人出来,便是想要借助风先生之手为她铲除后患,风先生可千万不能上了她的当。”

    夏极故作肃然地点点头,却又忽然道:“但我不会信你一面之词,此事等我回了苏家,自然会查清楚!”

    假苏熊舒了口气,看来一切果然如帝君推断,这风南北也是被瞒在鼓里了,其实也正常,如果长公主是假货,那么有哪个苏家人肯陪她一起发疯?

    风南北固然是长公主阵营的人,但首先,他是苏家人。

    “风先生,我名苏泽,但之后还是以苏熊称呼我便是了。”说完,假苏熊再一抹脸庞,他的脸竟然又变成了苏熊的样子。

    夏极道:“你先去休息吧。”

    “是,风先生。”

    苏泽恭敬地退下了。

    夏极看着一湖的月色,轻轻吐了口气。

    安蓉蓉...你自求多福吧。

    想到安蓉蓉,他就想到了猫,想到了她曾经在自己怀里拱来拱去的撩拨,但...无论是他还是安蓉蓉,都需要独当一面,否则无法在这步步惊心的杀劫里活下去。

    他会做好他的事,但安蓉蓉如果撑不下去,那么...她不过也只是个特殊一点的路人而已。

    这条旅途没有尽头,这盘棋局跨越千年万年甚至更久。

    夏极收回心思。

    他原来的打算是杀那七人,如今有一点点微调,但也不会变太多。

    ...

    ...

    “江南有仙人,遗世而独立。

    吹风平海啸,挥手绝群妖。

    十步屠一蛟,红血白鹤衣。

    事了拂尘去,深藏镜湖西。”

    高台之上,一名白衣才子抬笔在白云楼最高处,挥笔落诗,引来一片叫好声。

    那才子掷笔,饮酒道:“这几日,我走遍海边,到处都能听闻这仙人之名,实在是心向往久矣,只恨不能得见。这一路打听,才知晓那仙人竟是住在镜湖西边,我去拜访,但却是入不得内。可惜我福缘浅薄啊。”

    这话题顿时引起了许多人共鸣。

    又一名华衣男子道:“我听说那仙人以符水救人性命,一路下来,不知救了多少人,许多渔村,甚至小镇都已经立了他的长生祠了。”

    “这算什么,你没见到那仙人一口天地气,化作狂风卷当百里,一柄长刀入海踏涛,斩杀妖孽如屠鸡,一把纸人洒出,变幻力士强兵压海怪。”

    ...

    众人议论纷纷,讨论着这近些日子名声极盛的神秘仙人。

    白云楼上,一名身形魁梧的男人正静静听着,然后默默起身,便直接向着巨业城中的城主府去了。

    他是巨业城主雷禄的诸多暗探之一。

    没多久,他跪在一名相貌气度皆是不凡的男子面前,“禀主公,今日据市坊李才子所言,那仙人住在镜湖西边。”

    “李才子?那四处寻仙的李青莲?”

    “正是。”

    雷禄踱步沉吟着:“他虽然嗜酒如命,但在寻仙与诗歌上,却是绝对可信,而且镜湖西边确实住着一位高人。待我亲自去拜访。”

    “主公日理万机...”

    “无妨,这等人物,若是让他人去,实是怠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