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47章 新君已死,偷天换日
    接下来,夏极和天蛟王如同走流程一般,以专业的演员素养,把这大型舞台戏走了一遍:

    第一幕:

    苏家弟子激斗恶蛟精,但架不住天蛟王暗中出手,进行暗杀。

    按照约定,天蛟王帮夏极杀掉了九个苏家子弟,只空着苏泽没杀。

    第二幕:

    夏极“暴怒”之下,飞身下了七星坛,去替苏家子弟报仇,手起刀落。

    按照约定,帮天蛟王斩杀了所有恶蛟精,同时也救了苏泽。苏泽感激涕零。

    第三幕:

    夏极重返七星坛,而天空乌云破了,万千里海岸的海啸也退了,整个天地一副末世洗涤后的模样,诸多即将被淹没的渔村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存在,而向着长龙峰七星坛方向跪倒。

    雷禄,青王等人是真的震惊了,作揖长拜。

    第四幕:

    夏极带着苏泽飘然而去,叹息地说着“未知这些妖魔如此猖狂,居然杀我苏家子弟”,苏泽是看到了全程的,他此时还心有余悸,一边感谢夏极,一边说这种灾祸不可避免,他一定会为风先生解释。

    完成了流水线般的作秀后。

    夏极回到了镜湖上的庄园里,继续隐居起来,苏泽则是返回苏家禀报。

    秋季已到。

    杀劫越来越近。

    夏极每日看书,刻绘念珠,而在某一天的清晨,万里生云雾的胎灵也“诞生”了,整个镜湖周边被大雾覆盖,足足七日七夜都没散。

    而也许是因为仙人之名的传播,镜湖外围变得车水马龙,一开始还只是访仙求道的才子小姐、达官贵人们来寻他。

    再后来,许多百姓甚至商人、侠客等不远千里跑来,在镜湖外向着他所在的庄园叩拜,俨然把他当做了一个活着的神明。

    登七星坛作法一场,就退了天灾水患妖孽,这不是神明是什么?

    镜湖原本清幽,但如今却变得如同皇都中心般热闹。

    原本只有绿叶红花的味道,此时竟然多了许多香火味。

    原本地上都是尘土,如今却多了许多香灰。

    最关键的是,这些人来拜了一次居然还会拜第二次。

    越来越多奇怪的口碑传了出去。

    “镜湖仙人,很灵的,我自从拜了仙人,外出行商顺利无比,再没有遇到一次劫匪。”

    “真的很灵验。”

    “我上次帮我女儿祈福,结果没几天我姑娘就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我是来还愿的。”

    “不管什么事,先来拜拜仙人总没错。每求必应,我今天也是来还愿的。”

    “仙人,请赐我一个...”

    事实上,夏极什么都没做,但“镜湖仙人”风南北的名声已经传遍了整个南朝。

    一来是他在众人眼前展露了“神迹”,二来是如梦雪帮忙造势,青王在为自己和雷禄的贤明造势时,不得不把风南北带上。

    一来二去,镜湖仙人之名,如日中天。

    ...

    苏家后续并未来人,夏极也不知道安蓉蓉如今的情况。

    他返回了几次皇宫。

    果然火劫已经从西而来,

    大批量的异族人因而流离失所,奔跑向中原,伴随而来的是大量的混乱。

    夏小苏焦头烂额地处理着这一切,愿意臣服的收下,不愿意臣服的杀掉。她安顿着那些人。但奇怪的是,苏家并没有后续派出十一境的人来进攻自己。

    夏极以神武王的身份出手了几次,制造出“神武王一直在皇宫”的假象,然后又返回了湖上庄园。

    ...

    中秋满月时,夏小苏依然非常忙碌,简直忙的头都快没了。

    夏极等到了午夜,那位女皇才匆忙赶回来,心事重重地和他一起吃了顿团圆饭。

    夏极也不以为意,这不是疏远,而是她已经有了自己的路。

    ...

    深秋时候。

    如梦雪成功上位了,唐青娶她为妾,大婚很隆重,巨业城城主雷禄派人邀请自己去证婚,他拒绝了。

    日子过得简单而平淡。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整合出了一万颗功法类技能珠了,也刻绘出了三串能化作掌上佛国的三千世界。

    他尝试了几次对那万颗技能珠的融合,但还是少了一丝契机,而无法成功。

    黑龙法典则是一颗深金色的技能珠,以小黑龙气驱动,不仅能化出黑龙法相进攻,还可以将黑龙缠绕自己四周进行防御,比之金色的银龙法典功能更多,力量更强。

    ...

    冬日终于降临了。

    大雪天里。

    镜湖仙人带着小道童一起走出了镜湖,来到了天虞山。

    寒冷的天气冻得沿路不再见人。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等一个重要的人。”

    “谁?”

    “未来千年王朝的开朝之主。”

    这是约好的时候。

    夏极在天虞山巅搭了个草庐,每天便是在其中翻阅书册,刻着念珠,无时不刻不在充裕着底牌。

    韩浪也没闲着,他每天在雕琢着一种令牌法器,但他制作令牌的速度比夏极可是慢太多了。

    两人在山顶又等了足足七天。

    韩浪问:“新君怎么还没来?”

    夏极:“再等等。”

    于是,两人又等了三天。

    夏极心底产生了一点古怪的情绪。

    “你在山上等,我去四处找找看。”

    说完,夏极一步踏出,凌空虚渡一般往着山下而去。

    不知是天命,还是注定。

    他在山脚的草丛里找到了一具少年尸体,少年相貌堂堂,虎背熊腰,实在是不凡。

    他心中一动,从这尸体里取出一滴血,然后又储物空间抓出一个玉瓶。

    抬手一吸。

    瓶口亦是飞出了一滴血,血液据说是大商开国之君的。

    这是世家告诉他的新君验证之法,同为天命之人,自会相互吸引。

    新君并不是他们随意设立的,而是由老祖们推算出来“天命之子会在这个冬天来天虞山”,所以夏极只要提前来等,等到了再进行测试,测试通过即可。

    此时,

    那两滴血被夏极托在掌心,悬空静浮。

    夏极舒了口气,显然,他想多了。

    天命之子怎么可能如此死去?

    应该是还没来吧。

    但,他这一念才闪过,

    悬空的那两滴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血忽地动了,越动越快,既而粘合在了一起,闪耀着某种玄奇的光芒。

    即便是夏极,也愣了几秒。

    他将这血滴迅速送入玉瓶。

    虚空画出一道生符,随后打向面前少年,没用。

    他又接着画,连画五道,纷纷打入少年体内。

    六道生符下去,只要还没断气,就都能救活。

    然而,少年确实是死透了。

    夏极伸手一抹,是脖子被扭断了。

    他继续查探,发现少年怀里有一个小布包,但是包里空空如也,显然是原本存放了钱财,但被人盗了。

    这是遇到山匪了?

    夏极愕然地看着天空。

    老天,你是不是玩我?

    他闭目仔细想了想,天虞山濒临东海,如果他没有去拯救百姓,没有将海啸退去,此处早就被海水淹没了,根本就不存人了。

    但正因为海啸早退了,这里还有百姓居住,而此处又介于混乱地带,因而还有山贼土匪流窜作案。

    所以,在原本时间线里不该存在的山贼出现了,然后抢了天命之子,甚至还杀人灭口?

    世家算得没错,自己确实是异数。

    现在自己这个异数把天命之子给无意间克死了?

    夏极一摸尸体,还热乎。

    他忽地神识放开,略作搜索,便感受到了东南方向有人窥探。

    ...

    窥视的那人身形魁梧,显得孔武有力,头上缠着灰色头巾,手里紧紧抓着一根镔铁棍,正趴在灰蒙蒙地积雪树后。

    这人见到又有人来,便是准备冲过去。

    但他才一动,就被身侧一个精明的小个子拉住了。

    “看仔细了,这次的不是肥羊。”

    “咋个不是?”

    “你看那气场,完全就是高......人呢?人刚刚还在那边,怎么突然消失了?”

    精明的小个子惊住了。

    再等回过神来,刚刚还在极远处的那人忽然出现在了他身边。

    魁梧的山匪反应很快,抓着镔铁棍舞出呜呜劲风,就想着来人砸来,但来人根本没动,任由他砸来。

    嘭。

    镔铁棍砸实了,魁梧的山匪只觉砸中了一团雷电,可怕的力量从铁棍上反馈了回来。

    咔咔咔。

    他的骨骼从手骨开始,一直到整个身体都被这反馈的力量震碎了。

    另一个精明的山匪看傻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恐怖的来人一把抓着,远处。

    数秒后,

    夏极把这山匪丢在了那少年面前,问:“说吧。”

    那山匪面色大变。

    夏极道:“放心,无亲无故。”

    山匪这才叩首道:“大侠,我上有老...”

    “说。”

    冰冷刺骨的声音让山匪顿时胆寒了,他这才道:“这少年独自登山,我哥俩自然打劫了他,但我兄弟出手没轻没重,一棍子打断了他的脖子。”

    夏极问:“他有没有说什么?”

    这山匪回忆着,“我如果说了...”

    “快说。”

    “他死前说了许多疯话,说什么他姬玄受到神明指引,来这里寻找能帮助他的人,他绝对不会死,一定不会死。”

    山匪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他...他的东西都在这儿。”

    夏极道:“实不相瞒,我是这位公子的护卫,如今他死了我无法交差,你们山寨人可多,多的话,引荐我入伙。”

    那小个子山匪愕然道:“没有山寨,就我们两个...”

    夏极点点头,放心了,他能辨认出这山匪没说谎话,于是随手一击将山匪杀了。

    他最后一点希望也碎灭了,天命之子真的死了,这具尸体在迅速冰凉。

    那怎么办?

    他思索了小片刻,忽然弯腰抱起这少年,然后飞速往山顶而去。

    也许还有一个办法。

    他的心跳忽然加快了一点。

    夏极身如疾风,没多久,他就到了山巅。

    韩浪正坐在大雪里刻令牌。

    耳中忽然传来匆忙脚步声,他一侧头,只见那位强大的仙人飞冲而来,脸上居然带着一抹...急?

    “快,夺舍他!”

    夏极催促道。

    韩浪:???

    夏极并不开口,而是在地上飞快地写道“他就是我等的人,但出了意外,他死了。他虽然死了,但必须活着,所以,你立刻夺舍。”

    韩浪看着这一行字,只觉心跳也加快了。

    身为被香火沐浴千年的半龙,他自然知道“开创千年王朝的开朝之主”意味着什么。

    但为什么这等天命之子会死?

    夏极催道:“没时间了。”

    半龙点点头,之前他被夏极控制,还只是站在杀劫外围,如今这一夺舍,就是瞬间跻身入了杀劫的最中心,但却也是最大机遇所在。

    他双指一点这尸体眉心,元神波动传来。

    忽地...

    韩浪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夏极双手一撑,急忙撑起了隔音气罩,再细细看去,只见韩浪双眼翻白,正露出痛苦的模样。

    想夺舍天命之子,承受他的命,即便只是入尸体,也是极难的,那涉及到未知的命数与气运。

    夏极静静等待着,他能通过契约感受到半龙的进度,虽然艰难,却还在进行。

    逐渐的,韩浪软软地倒了下去,而那原本是尸体的少年却如鬼上身一般,抽搐了起来。

    许久之后...

    那少年终于停止了挣扎,虚弱无比地睁开了眼。

    夏极从储物空间取出了几粒保命的珍贵丹药送入他口中,然后运气引渡了过去,帮他恢复。

    如此忙活了很久。

    半龙才缓缓恢复了平静,他露出苦笑:“幸亏我有一千年的香火力,否则这次夺舍,我必死无疑。”

    “成功了吗?”

    半龙点点头:“成功了,我能感受到这躯体内有着无限的奇异潜力,但我自己的力量却全部没了。我也被彻底困在这身体里了,此后我真的就是他了。”

    夏极心底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天命之子被自己克死了,但他身边却恰好有一个可以占据天命之子身体的半龙,换个人还不行。

    这一饮一啄,如是定数。

    又如是天道拨乱反正,将一切调回原本线路的手段。

    “从今以后,你就是真龙天子了,半龙的力量不要也罢。”

    两人对视一眼。

    沉默良久。

    夏极继续道:“今后你的名字叫姬玄,入山时受了山匪一棍,而忘记了许多事。

    你来到山巅拜我为师,我传你小黑龙气与黑龙法典,同时传你各种知识。”

    少年坐着,发了很久的呆,终于接受了如今的局势。

    夏极道:“我们还有不少时间。”

    “你要教我什么?”

    “主修课,演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